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025|回复: 66

給d伯爵的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7 16:3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親愛的D伯爵:

請接受我遲來的歉意...以及祝福...

避開凡人的耳目---那個名為qq群的茶館---我期望能在一個更私人的場合致上它們...

日夜期待您...和您的寵物...城堡的大門永遠向您敞開...

務請儘快答覆...因爲我已經厭倦了和白癡一起旅行浪費時間...

以上文字是以古英語寫成...背景是一輪東升旭日...

                                                                                  該隱.C.哈利斯
发表于 2004-1-8 12: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里斯阁下:


啊啦……………………(请用升调)

我为我在成行的帖子中险些忽略掉您的笔迹这样一种粗鲁的行为致上最诚挚的歉意…………(欠身)

今天这个下着绵绵细雨的午后,在苹果的芳香中,收到您的来信,是最令我值得欣慰的事……

然而……恕我难以对您的盛情邀请作出回应…………(别过脸)

据我所知……我已经不能胜任任何一次以陋居为中心画圆半径超出3米的旅行了……

对于哈里斯位于群山峻岭之间的府邸…………只恐是我无法到达的伊甸…………尤其是……充满血腥的空气将令我不寒而栗…………(皱眉)

再次感谢您的邀请也请您宽恕我无礼地回绝。

至此。


D.
 楼主| 发表于 2004-1-8 17: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利夫...利夫...’(該隱搖起鈴鐺...頃刻閒prayer已經站到門口)

‘有何吩咐...該隱少爺...’

‘你看看這個...’(递過信)

‘哈里斯閣下...’(prayer朗聲讀道)‘啊啦?反差如此巨大的開場畫面...這不會是d伯爵的回信吧...’

‘叮咚...答對了...現在你來告訴我...利夫...爲何d伯爵對我如此冷淡...’

‘那大概是因爲...’(p2故作沉思狀)‘厄...用來浸泡信紙的催情水...它的配方有問題吧?’

‘你真是我的幸運星...利夫...今晚我要草擬第二張邀請函...隨函寄出的...將是一個晶瑩剔透的玻璃匣...我想你我都知道裏邊會裝些什麽...’

‘沒錯...比最烈的烈酒更烈...比最好的葡萄酒更解渴...只要你能嘗一口...親愛的伯爵...就永遠無法離開我...’

‘滅哈哈哈哈哈’(兩人優美的笑聲...回蕩在空闊的古堡大廳裏...繞梁三日...餘音不絕)
发表于 2004-1-8 17: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汗啊……………………D伯爵之千钧一发………………

(欲知详情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我是一条广告线————————————


难道没有骑士来救美吗………………
发表于 2004-1-8 17: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催情水面前,骑士也无法担负救美的重任………特别是对催情水免疫力最强的骑士人群——去死去死团众在上次“照片事件”中受到重创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8 18:02:37编辑过]
发表于 2004-1-8 18: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prayer的内心独白:

哈利斯少爷,我原谅你一直固执地称呼我为利夫,虽然那常常让我疑惑您真正想说的是嫠妇。

我也原谅你对我的好友,安·德莉玛的背叛,既然她原本就对你无意。

但是,D,那位夜之都的贵族,面对海涛仍能沉静微笑的王……

当您把那张催情水配方的清单扔在我面前,并命令我调制的时候,我只希望我低垂的眼神没有暴露我的内心。

我毫不怀疑,我的历史早就被您查了个一清二楚,早在我来到这山中之城之前,在你我还能平起平坐地对谈的时候。

您了解我对伯爵曾经的崇拜和……痴迷,对,跟您了解这山中每一棵树上有几只松鼠一样。

所以,我不能不把您张扬的对伯爵的觊觎视为对她和我的一种侮辱。

金雀草换成迷迭香,很简单的一个戏法,那药剂甚至没有改变味道,但它却让您的邀请函成了废纸。

希望同样的戏法这次仍能发生效果。

也许……更让我愤怒到违背您的意志的事实是,您对伯爵无休止的觊觎和您当初反复表示的对我的觊觎一模一样……

——————————————————————
画外音:喂……你在把事情复杂化暧昧化耶……
prayer:没错,我真不敢相信这是我写出来的,哦,真是不知羞耻呢。
发表于 2004-1-8 18: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迷之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接龙吗…?
发表于 2004-1-8 18: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吸血鬼……

毒伯爵……

如果加上我的话……

好像应了N久以前某个家伙的话了……

研究站里什么鬼物都有啊!

(PS:我是夜魔……)
发表于 2004-1-8 18: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日后……

一个异常精致的看上去十分晶莹剔透的玻璃盒呆着阵阵香气放到了D伯爵的面前。

只见D伯爵微微一笑,就要动手打开那晶莹剔透的盒子。就在这时,伯爵身后的黑暗中传来了
一个声音:“伯爵殿下。”

D伯爵微微一惊,抬起的手缓缓放下,回头一看:“啊!是你?怎么今日突然有空,出现在我这少有人来拜访的家里?难道是来看望我的么?“

”伯爵殿下,听闻您今日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没错,便是我桌子上这个盒子。有何不妥?“

”伯爵殿下,听闻这份礼物是该隐殿下特意派人送到您府上的?“

”是的,是他派遣他府上的管家prayer特地送到我这里的,有何不妥?“

”尊敬的伯爵殿下,请问最近该隐殿下跟您有什么来往么?“

”几天前他邀请我到他的古堡坐客,我以身体不佳和难以接受那血腥的空气为由回绝了他。“

”哦?如果我没猜错,该隐殿下此次仍然是想邀请您到他的古堡坐客了?“

”嗯……似乎是吧。他早就想邀请我去了,只是我一直回绝了他。“

”这样的话,尊敬的伯爵殿下,请允许我代替您打开这精美的礼物,以我的直觉,该隐殿下一再被您拒绝,似乎他这次一定要将您请到他的府上,我的第六感觉告诉我,似乎他动用了特殊手段,一定要将您请到他的古堡,所以,我非常担心您的安危,请允许我代替您打开这神秘的礼物。“

D伯爵开始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位来客:高高的个子,宽阔的胸膛,明亮的双眼,浓密的眉毛,饱经沧桑的面容。自己心仪已久的国家第一骑士:征服之翼。平常忙于战事的他不知道为何今天突然会来访。不过他做事一向让人放心,老脸沉稳。应该不会有差错。

“那好吧,就由你来打开它吧。”

“遵命,殿下。”

说罢,征服之翼便走上前,对D伯爵深施一礼,然后从桌子上捧起那精致的盒子,小心的将它打开,发现那精致的盒子,里边是一封书信,同时还有一个精致的瓶子,里边装有少量的,像酒一样的液体。

“殿下,请您阅读书信。”

D伯爵接过书信,展开,仔细阅读。不久,她将书信放下,对征服之翼说:“原来是该隐殿下赠送的他精心收集的陈年美酒,嗯……别的倒什么也没有提到。那便这样,你可否坐下,多陪伴我一会呢?顺便,与我一起享用这陈年的美酒吧。

”殿下,请原谅我的多疑,我的第六感决告诉我,虽然信上没有提到什么,但是这仍然是一个阴谋。殿下,请原谅我的冒犯,请允许我代替您品尝这陈年的美酒吧。“

D伯爵再次打量着眼前的骑士,坚毅的双眼让自己无法拒绝他的要求。心里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仍然答应了他的要求。

”好吧,便由你来替我品尝这美酒吧。“说罢,便转身取来一只酒杯,将瓶内的美酒倒入杯内,递给了征服之翼。

征服之翼双手接过酒杯,在D伯爵的注视下,将酒杯放到嘴边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放下,仔细的回味这神秘的美酒。

”陛下,经我多年的经验和刚才的品尝,我怀疑,这便是用传说中的,比最烈的酒更烈,比最好的葡萄酒更加解渴的,可以俘虏女人的配方调制成的酒。“

D伯爵听罢,心里一惊,竟然会如此?然而一转念,立刻开始担心眼前的人。

”那你?“

”殿下您放心,虽然这配方厉害无比,但是似乎被人动了手脚,只有香气,没有效力。陛下,如此我便安心了。在下还有政事要处理,这便告退了。”

说罢,征服之翼便在D伯爵的注视下离开了D伯爵的房间。

(第一次在这里献丑……各位多担待……看了的不许笑。笑了的不许说……)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8 18:50:36编辑过]
发表于 2004-1-8 19: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远处的雨,无法遮挡近处的满月。

餐桌上是没有用尽的晚餐。婴儿的脑髓虽然如同琼浆一样甘美,却已经无法继续刺激我的味蕾。

也许只有美丽生物的鲜血、他们的肉体、他们的生气……也许只有这些才是我真正无法抗拒的美味。

忠实的奴隶跪在自己的面前,他的舌头在添动我的脚尖。

潮湿又柔软的感觉,就如同给予我这种感觉的人一样——曾经是那么的让我着迷。

只是也已经厌倦。

他背上神圣的白色羽翼已经被斩下,依旧俊美的脸上逐渐失去活力和血色。

这件玩具已经无法再给我更多的乐趣了。

用脚尖轻轻抚动着他的脸庞,即使在踢穿他头颅的那一刻我也是那么温柔。

夜。遥远的地方传来毒药和罪孽的气息,黑暗中的精灵带来了有趣的消息。

远方有着如同毒药、和魔界曼佗罗花一样——美丽而又危险的猎物。

还有许久没有再见的血之眷族,那美貌和邪恶或许是这世间唯一能够让我产生共鸣的存在。

用手指沾上一点那已失去生命的奴隶的鲜血,在嘴唇的边缘缓缓触动着。

一定会和这鲜血一样美妙的狩猎,它正在等待着我……
发表于 2004-1-8 20: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經破舊的的發褐色的皮革上已經裂開了幾道裂紋,書寫其上的古代文字微微閃蔗淡藍色的光芒慢慢的從皮革中顯出。這種簡單的小把戲使得在坐在昏暗燭光旁的D那高貴美麗的嘴角微微上揚了一點……


親愛的D:

      自從那次令人沮喪的計劃之後,在下就很難從那些邪惡的魔物毫無間斷的騷擾中抽空到您的城堡去拜訪您,同樣也怕即使使用法術給您送這種口信也會給您惹上一些不要的麻煩從而騷擾您黑夜下寧靜的生活。
      不過這種情況對於終于在不久以前的幾天得到了改善。現在,隨著那條最高位面的傑迪魔王曾經的手下火龍末三的復活以及其他古老力量的復蘇,令人厭惡和憎恨魔物的活動終于漸漸的減少。借此,在下也能再次向您致以問候,而在下也一定在處理好這便法術學院的事務之後親自登門造訪您。
      至於在下今天要和您說的最重要的事情大概您也略知一二了。“朔夜”這個名字您還記得吧,那個使一位上位天使墮落的夜魔。最近她又出現了活動的跡象……雖然光靠在下的法術還不能確定她的活動,但是您-D伯爵一定是她活動最終的目標。請您務必要小心,在您与您邪惡的追隨者該隱周旋的同時也一定要小心這個更加危險的生物。

                                                                    友好的   洛侖玆城首席法師 h.寒焰

附帶:哦……想必我那唐突的騎士朋友已經到過您的城堡了罷,希望他不會給您造成麻煩。另外,您上次所要求的經過洗禮的刑具也為您送過去了,希望您能喜歡……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8 20:13:09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8 20: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我不是笑你...騎士...只是表達一下我的興奮之情...

雖然d伯爵一再的拒絕我...讓我有些懊惱...但事實卻證明...把私信公開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我們稱之爲抛磚引玉...

不過...

難道這裡真的已經變成接龍了麽...-______-|||...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8 20:15:06编辑过]
发表于 2004-1-8 20:5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琴弦断了

“怎么了,亲爱的孩子

“噢,没什么,我的主人,我强弹了一个它力不能承的音符,所以它断了

那女子单手支起下巴

静静笑看眼前的美人儿皱起眉头

而后伸了个懒腰
发表于 2004-1-8 22: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常の红色魔姬”……

自从发生我和贝利亚为了路西法陛下大打出手、差点把“子宫”东部给毁坏的事件后。这个称号就不知不觉的被按在我的头上。

这实在是一个非常恰当的称号,即使是那位高高在上创造我的人也无法理解我的想法。

为什么像我这样高位的天使会自愿堕落成恶魔;为什么成为恶魔后的我,却也没有完全以恶魔的概念来行动;为什么我的一切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呵呵,这是永远无法得到答案的问题,我也没有打算让别人去理解。

所以在我拜访邪鬼族美貌公主的时候,她那美丽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是完全可以理解、也是完全合乎情理的表现。

即使是这位贝利亚除去陛下之外最疼爱、同样以难以捉摸而出名的公主,也一定难以想像为什么我会突然离开自己100百年来没有离开过的城堡吧。

在别人的脸上看到吃惊的神色,这是让我得到满足的方法之一。
只不过这次的外出“旅行”,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满足我所有的欲望的。

得到那美丽又危险的毒药,得到那冷漠又高贵的血之眷族……
只有达到这两个目的之后,我体内那如同黑色地狱之火一样的骚动才能真正得到平息。

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有很多方法可以暂时压抑自己体内的火焰。
例如九雷公主身边那位可爱的奴仆,那个邪鬼族公主使用各种手段才得到的“宠物”……
 楼主| 发表于 2004-1-8 23: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請進...’

‘歡迎...歡迎來到德莉瑪公主的寵物店...’

(訪客看上去有些訝異)‘寵物店?我還以爲這裡是九雷公主的別舘...’

‘沒錯...’(迎候一方點頭同意)‘不過別舘只是路標上的稱呼...我相信您了解這一點...就像您知道...德麗瑪只是九雷公主在社交界的名字一樣...這邊請...’

‘那麽你就是別舘的主人---哈利斯伯爵咯...’(兩人步上長長的二樓走道)

‘正是...公主殿下遠遊在外...就由我來代爲迎接...不過我相信在此之前你已經見過她了...我這偏僻的山中陋室可是鮮有訪客的哦...’

‘哈利斯伯爵...’

‘請叫我該隱...如您所見...我只是一個寵物店的飼養員...雖然這些寵物的確光彩奪目...’該隱在一扇門前停住腳步‘而我知道您也是為此而來的...’








ps:接下來應該是寵物的介紹...其實由公主寫比較好...畢竟不是我的寵物...

至於那位神秘的訪客...我覺得並不難猜測---能讓傲慢的該隱自謙的人...實在找不到幾個...

我知道她好像對公主的寵物發生了興趣...但是又不能確知是哪一位...所以就引之遍游古堡...


(待續)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8 23:41:24编辑过]
发表于 2004-1-8 23: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能是我 我已经找到九雷了

呵呵 狩猎是要慢慢进行才会有乐趣的

我现在的猎物是弄断琴弦的那个……
 楼主| 发表于 2004-1-9 00: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到不是什麽大問題...

也許我寫的是你踫到九雷之後兩個月...兩年...二十年甚至兩百年以後的事情...

畢竟無論是惡魔還是吸血鬼...時間都是無足輕重的...

所以你不妨到我的城堡來轉一圈---感受一下我的熱情...
发表于 2004-1-9 00: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呵呵…… 如果真的是这样和你见面的话

你说成几年前比较好

因为 如果在之后…… 我想你应该被我“吃”的差不多了……

因为 毒药也是我的猎物啊……
 楼主| 发表于 2004-1-9 00: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毫無疑問這是初次見面的鏡頭...而我們對彼此的了解也還停留在‘請多關照’的階段...

我知道你是公主的老友...來自地獄的紅色...魔姬...你也知道我的全名是該隱.c.哈利斯...毒伯爵該隱...帶來死亡的貴公子...

但是也僅此而已了...嗯...基本上就是這樣...

我發現我做出的解釋比正文多的多...看來言簡意賅是我的美德之一...
发表于 2004-1-9 00: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沒關係大家……繼續挖吧……最後我會進行總結的……

對了 附帶說一下  偶是 洛侖玆城的半妖精首席法師 - -

表想用時間來甩開偶……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9 0:42:01编辑过]
发表于 2004-1-9 00: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也可以这样接受

只不过 你大概不知道 我在魔界军的职务……

可以慢慢进行呢……
发表于 2004-1-9 01: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系统:这封信是突发事件…………)
-
[远方旅人带来了一份文件,以羊皮纸卷书写。D伯爵打开后闻到有一股银杏药水味散发出来]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D伯爵大人:
   请恕冒昧,容我介绍一下。[脱下法师帽子]
    在西方极远的一处无名山上有座没有名字的高塔,有一些人正从事一种非常有益于人类前途的研究。我是其中一员。这项研究的前瞻性和重要性是前所未有的,其复杂性和艰巨性我们在开始研究之前就已考虑,但时至今日,其程度之艰难,过程之漫长,消耗之巨大,仍然让我们措手不及。[低头]
    目前研究已进行到非常关键的时刻,但我们也开始面临资金方面的困难。我们得到了一些资助,但远远不够。在此,希望能得到您最大程度上的帮助,请相信我,您的援助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由于这项研究的影响和其他一些原因,我非常、非常抱歉不能详细对您解释它的情况,但我可以保证它是一项合法的,无害的,并且是有益于全人类的研究。[举手、握拳]
    如果您帮助了我们这次,作为答谢,魔法师公会可以满足您的任何三个我们力所能及的要求。不过决定权最终仍在您手上。无论决定如何,期待着您的回复。[欠身]
    再次为我的冒昧致以深深的歉意。

    祝您
健康

                                                                    茨林·赫·玛蒂弗可
                                                                    多林斯法师高塔
                                                                    魔法师公会

~~~~~~~~~~~~~~~~~~~~~~~~~~~~~~~~~~~~~~~~~~~~~~~~~~~~~~~
附:    如果您以前对我们没有印象,那么现在您应该已有所了解。我很高兴。信件通过了特殊处理,将保证只有您一个人可以看到。希望您能理解我们这么做的原因。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9 1:39:49编辑过]
发表于 2004-1-9 01: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怪物……全是怪物……
发表于 2004-1-9 02: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
此為系統信息,不影響故事進行:

靠,我不得不被這個坑的誘惑力所折服……居然連次零都一腳掉了進來,我想土跟 末三他們肯定是跑不了了……快快掉進來吧……
----------------------------------------
发表于 2004-1-9 09: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
这仍然是系统信息:

在下怎么越来越看不懂情节了呢……
朔夜前辈打算对谁出手,哈利斯少爷城堡里来的是谁呢……
D伯爵处好象变成了信件集散中心……
坐,观,其,变。
—————————————————————————————————————————
发表于 2004-1-9 14: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表带坏我主人……
发表于 2004-1-9 15: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版聊也能加精华啊。难怪没有新人认真写文章了。
难道这是老人们的特权么?
发表于 2004-1-9 15: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乱*舞在2004-1-9 15:32:47的发言:
版聊也能加精华啊。


我主人强吧~
发表于 2004-1-9 15: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新人还是做宠物比较有前途啊。
 楼主| 发表于 2004-1-9 17: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喂,新兵!你杀过人么?”

“不, 长官……”

“当然,当然,你这样的蠕虫是不可能杀过人的,但或许你会希望尝试一下。”他从怀里取出地图核对起来:“这样或许就能纠正你那该死的软脚虾性格。我们到了。”

被唤为利夫的仆人用電動割草機修裁着宠物店外的草坪,或许是对刚才陪着该隐进去的客人太过诡异,她不时转过身来抬头注视着‘别馆’的窗子。

然而当她第五次转过身来的时候,一个黑黑的腦袋迅速的從草叢裏伸了出來...並且不失時機地被捲進割草機下邊...

“噢!天哪……”新兵别过头去……

血...猩红的血漿把鮮綠的草坪點綴得華美動人...利夫囘頭發現此情此景...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又是一個愚蠢的凡人...該隱少爺一定會很高興的...


以下一段摘至新兵布莱克·伊偌恩的手记

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更好的消息...那个叫‘伊利亚斯·突格恩’的长官終于下了他該去的地獄...他是个恶魔,但是這座城堡的主人比惡魔更可怕...我今天亲眼看到了他被殺的场景...它們不是凡人...是一輛虎式坦克...只不過徒具人類的外表...

隨後我也被發現...並被関起來受盡折磨...

我現在只有一個願望---讓這一切快點結束吧...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9 17:10:07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9-17 23:1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