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78|回复: 16

这东西我应该没帖过吧……幻阴阳·红泪 《第一部·咒の冰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0-28 15: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幻阴阳·红泪
  “红色的月亮,是不祥的先兆和魔性的象征。很多人讨厌,因为它的出现就会有妖魔动乱。但我喜欢这赤色的红月。它就好象你的眼睛一样。”
  抱着怀中睡着的女孩,看着破碎天花板外的赤色红月,少年喃喃自语着。被火焰包围的他们,此时也因为火光的映衬,整个人都好象红色的一样。而少年此时受伤眼角流出的——在淌出的那一瞬间就结为冰晶的眼泪,因为掺和着血水也变成了红色。
  红泪,这是碇真嗣一生中唯一的眼泪……
  
  
  
                     第一部·咒の冰子

  混沌、妖与人交战的年代。这样的时代,赤色被视为不祥的颜色。它代表着死亡,也代表着那不应该来到人间的异类。每当赤色的月亮出现在天际,那就是灾难的先兆。


  “尘归尘,土归土;生者之心,亡者之心;天的眷恋……”

  为什么要这么做?事实上不要管不是更好吗?
  心中有着疑惑,但少年没停止自己的工作,继续着他也认为残酷的使命——咏唱着阴阳的咒文,让面前那试图挣扎的可怖凶灵随着凄厉的惨叫化为一片虚无的青烟。
  魂魄被彻底打散的凶灵永远也没有机会复活。将这种危险的东西消灭,是真嗣的工作。可面对身边那被母亲紧紧搂在怀中,看着那凶灵消失的身影,发出撕心裂肺、痛苦叫声,最后向自己投来仇视目光的女孩。少年心中的困惑愈加浓厚……

  
  不管什么理由,亡者是不可以再和生者在一起的。即使还在生的人并不介意对方是个幽魂,是个凶灵。可阴阳师的使命就是毁灭他。而身为天皇直属阴阳师,即使年仅十六岁,碇真嗣更是要彻底贯彻这种原则。即使在不知不觉中,少年的心中有了深深的疑惑……

  面对对世间尚有眷恋的幽魂,自己什么也不想就直接把他们送回死者的世界,或者将他们的魂魄彻底毁灭,使他们连转世的机会也没有——这样做真的正确吗?
  面对不愿意舍弃妻子,使用邪术复活的年轻男子,自己将他们的魂魄破灭了。在一般人眼中,他没有做错;但面对因为再次失去丈夫而痛苦、诅咒自己的女子,少年自身却在怀疑他的行动究竟是否真的正确。
  虽然说那化为凶灵的男子如果留在人间一定会有很多人死在他手上——他要继续留存在人间,就必须狩杀普通人的性命来维持自己那使用邪术复生的躯体。但他是为了妻子才不惜走上邪道,即使他错了,这样的人真的一点机会也不能给予吗?
  如果说仅仅因为是异类的存在,不被允许生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对于真嗣而言,他应该也是其中之一——和那些异类一样的存在。
  流着冰女血统的他,也是半个妖怪。如果说那些异类的生物,因为它们和人类的不同而要被剥夺生存的价值,那么真嗣是否会和他们一样?
  现在自己还活着,仅仅是因为天皇还需要自己那强大的灵力;如果说有一天他不再需要自己了,大概和那些被自己封印、被杀死的幽魂鬼怪的命运就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吧?这似乎是不需要怀疑的情况。
  
  “并不是我的错吧?又何必想这些有的没有的呢?”
  少年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回府邸的路还很长,是夜又恰巧是自己最喜欢的赤月之夜,或许漫漫地散步并不是什么坏事。
  可是,有些时候经常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他永远不会明白在那个时刻为什么会发生那件事情。真的,对真嗣而言这可以说是他一生中唯一无法揭开的疑问。
  面对一群妖魔的围攻,少年阴阳师奋力作战着,可随着时间以及身上不断累计的伤痕;渐渐得,真嗣无法再继续自己的抵抗了。

  报应吗?杀了太多和有着一半相似血缘族类的缘故吗?
  心中感叹,自嘲着,少年觉得无可奈何,但对于迫近的死亡却没有什么恐惧。
  身上的咒符快用完了,他的灵力也已经消耗了相当多。   
  似乎真的是无法继续战斗下去了,不如放弃好了。
  心中浮现着这样的念头,缓缓得真嗣也真的停下自己的动作,看着面前的妖魔目露凶光地靠近着他。
  突然觉得周围一下子变得非常冷,一点也不象7月的天气;而且,慢慢地天空之中飘落下了一片大雪——一片红色的大雪。
  当这些异样的红色雪花降落在他面前妖魔的身上后,那些妖魔们一个接一个的如同冰块暴晒于阳光下,一一融化了。在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就化为了一滩滩的红色血水,而那些血水也在落到地面的刹那结成了一块块红色的冰晶。
  不知何时,在不远处,一个身影站在那里,一个雪白的身影……
  
  赤色是不吉祥的象征,赤色的瞳人更是危险的象征。
  白色的短发,赤红的血色瞳人,白色的女孩,如同一樽冰的雕像一般,静静地站立在距离少年不远处的地方,没有丝毫生气的红色眸子冷冷注视着少年。
  
  “很久不见了,真嗣。”细小,却又犹如冰一般的声音从少女的口中流了出来;注视着她,少年在因为自己身上的伤势而倒下的刹那,不由轻声叫道:
  “零……”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有事情要做。”
  “这不是你应该来的世界。对你而言,太危险了。”
  “即使如此,也必须来。”
  “这样我们可能会成为敌人的。”
  “这并没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
  “需要问为什么吗?”
  “……”


  夕阳的余光,静静洒落在平静的湖面上。老人坐在岸边,注视着那反射片片鲮光的水面,脸上是安逸的神色。背后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白色的少女站在了老者的身后。
  “你看!这里的景色很美丽吧?”没有回头看来的人,带着淡淡微笑,老人询问着身后的女孩。
  没回答他的问题,少女只是默默注视着他。
  “来杀我的吧。”不需要回答就知道身后是恐怖的刽子手。但年长的人没有因为她的存在而害怕。苍老的脸上依旧是那淡然处之的微笑。
  “生命永远是很美丽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生命,都具有自己的美丽——即使是妖怪也是一样的。你不这么认为吗?”
  “你想死,是吗?”终于开口了,依旧是那细小又冰冷的声音。
  “生与死有差别吗?拘泥于存在的形式,是很愚昧的事情啊!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再看看这里的景色。真的很美丽,为什么以前没有注意到?”
  “因为以前的你,没有机会欣赏这样的景色。”
  “对哦。是这样。只有在什么也没有的时候,才会发现真正向往的是什么。你或许还不明白,但将来一定会明白的。光,真的很漂亮。”
  
  在夕阳下飞过寒光,清澈的水面渐渐被渲染成了一片红色。
  红色的流水,在光的衬托下,反射阵阵红晕,变成了异样的美景。
  老人似乎有些累了,低着头,睡着了;身后的少女,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红色的光,是最美丽的。”


  “命令吗?”
  少年看着面前的男子——自己的父亲——用着几乎找不到丝毫情感的声音问着。
  “是,命令。”
  回应儿子的也一样——冷冷、没情感的声音。
  “可以问为什么吗?”
  “不可以。你照做就可以了。”
  “明白了。”
  “尽快把事情解决……不要胡思乱想,那样对任何人都比较好。”


  “当初为什么要回来?”注视着少女,少年平静地问着。好象他不是接收了命令来杀她的一样。
  “又问这个问题?不是说过吗?不需要问为什么。我只是想来,也必须来而已。”表情是冷漠的,但双红色眸子此时闪烁着异样光彩——似乎有火焰在燃烧一般。
  注视对方良久,真嗣呼出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过身。
  “因为上次你救了我,所以欠你一份人情,今天就算了。如果你早点回冰山的话,也许我们就不必发生任何冲突了。”
  “……那么你的任务呢?”
  “只要你不在,我就可以交差了。再见了,零。”
  没有说什么,注视着他的离去——直到少年的背影彻底消失的时候,少女才缓缓地张开自己的嘴唇。

  “不会这么结束的,真嗣。”



  妖魔肆虐的时代,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民间百姓只能生存在提心吊胆的日子中,因为那些可以和异类们对抗的人,是不会那么简单得为了一介平民而采取任何行动的。
  阴阳师,他们的存在仅仅是为了皇室以及那些权贵。

  什么原因很难解释,京都在不知不觉中爆发了妖魔风暴。夜夜是杀戮,日日会出现新的尸体。妖魔们的行动难以解释得变的异常频繁。面对危机,京都的阴阳师们全部出动,四处对抗着不断出现的恶灵和妖魔。另类战火蔓延在古都中,普通人看不见的战斗时时刻刻进行着。
  少年——碇真嗣也陷入了这令人诧异的战斗,每晚每夜,浴血奋战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丧命在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的杀戮中。
  原本,作为天皇直属阴阳师的他,是没理由介入这样惨绝撕杀的;但因为前不久他没执行京都御神抗魔组发给他的一个任务,真嗣的身份被降到了普通的阴阳师之列。十六岁的少年被迫加入这无休止的战斗中。
  可真嗣没在意这些事情。不在意自己高贵的身份被人剥夺,也不在意自己身陷如此疯狂的杀戮中,他似乎对一切都麻木了。
  是的,早在很久以前真嗣就对个人的生死麻木了……
  
  碇真嗣是京都首席阴阳师——京都御神抗魔组首席——碇元度,和一个身份不明的妖怪冰女所生下的孩子,是被人唾弃、被人恐惧的对象。孩提时代,不只一次身边的人由于惧怕真嗣的力量试图杀死他;甚至连他亲生父亲在他母亲死了以后也不再喜欢他——不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
  元度需要的仅仅是他那肮脏混血所具有的强大力量。
  为了生存,少年必须学习如何杀死和自己有一半相同血统的异族;为了生存,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类诛杀;为了生存,他甚至被迫去消灭自己母亲的族人。
  这一切的一切,已让他麻木。真嗣已经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了,事实上他更加想在这无休止的战斗中死去,这样他才可以得到真正的休息。
  但神偏偏不让他死,不管他面对的是如何强大的敌人,他还是不会死。一次又一次的面对死亡国度大门在自己面前打开,却一次又一次看着它的关闭。
  是运气?还是一种无可奈何的作弄——神对他的作弄?

  
  可是不在意生死,毕竟只是少年自己的想法;那些与他一起战斗的其他人却不见得这么看。真嗣在诸多惨绝的战斗中依旧可以生还的情况,渐渐被其他直接对抗妖魔的阴阳师感到恐惧。因为不管多强大的阴阳师,面对如此众多、如此惨烈的战斗,却都可以全身而退,而且几乎没什么大伤患,这自然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
  是不是真嗣和妖魔签定了什么契约?
  不负责的谣言渐渐在京都阴阳师之间传开。本来,京都出现这么多的妖魔就是一个无法理解的状况,而且人类与妖魔签定契约的情况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为了得到更大的力量,为了稳定自己的地位——许多高官,许多名门都曾经和妖魔签定过契约。这些事情虽然没有摆明说出,却是阴阳师还有京都权贵们不可否认的事实。
  所以,怀疑真嗣和妖魔签定契约不是没有先例的,更加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他被降级的缘故正是放过了一个刺杀高官的妖魔。
  害怕和猜测,漫漫转变成一种恶性的想法——只有将可能存在又可能不存在的威胁消除,才能保全自己……
  
  
  “算了,也不问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这个问题就算问也是毫无意义,因为你们不会给我答复;而且我也并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
  明明知道面前的人是不会在意自己说些什么的,但真嗣还是说着这些没任何意义的话语——就好象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
  刺客,应该说一起工作和战斗的同僚,为了少年不想去理解的原因来暗杀他。此时真嗣心里只有一件事情很清楚——他这次应该无法再逃离死亡国度的召唤了。

  手臂上,红得发紫的血在慢慢向外流着;身上到处都被阴阳师法力打伤的伤痕。如果说是一个普通的阴阳师,这样的伤势早已应该前往三途河了。但少年没有倒下,依旧面对着面前的那些残存的刺客们。
  真嗣身上染着的不仅仅是自己伤口中流出的鲜血,也有那些已经被打倒的刺客们的鲜血。那些人的尸体还没有完全冰冷下来,但是少年自己的身体却在别人所无法注意的情况下,慢慢变得冰冷。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支持不住了。

  望着那些再次靠近的暗杀者们,少年突然笑了——那是无奈和放弃的笑容。但这种笑容却让那些试图杀死他的人为之胆怯,竟然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少年没有做什么,没有再做什么反击,只是将保护自己的那把降魔杵移到面前,看着这因为粘满鲜血失去原有光泽、锋刃也已经钝缺的武器——轻轻一抛,少年让这过度尽职的伙伴离开了自己。
  “想要杀我的话,就来吧!我已经累了。”
  语气淡淡的,对什么都不在意了。但他这种对生死淡然处之的态度,那些暗杀者们却无法理解。他们没有因此上前。
  “你们在怕什么?我已经没有力量再抵抗了。快点动手吧!现在是你们最好的时机。否则等我恢复了的话,就是你们的死期了。”
  依旧是那视死亡如无物的笑容。但对方还是没上前。
  对峙,过了很久的对峙。似乎真的确定了少年是真的放弃反抗了,刺客们终于提起那微弱的“勇气”——再一次涌上,试图给他致命的一击。
  可他们的犹豫,他们的胆怯,已经让他们错过最好的机会了……

  
  满天飞舞的白色雪花,在这异景中不时闪烁过短暂的寒光。血飞洒着,一具具躯体在失去了生命之后倒在地上;他们飞溅而出的鲜血沾染在被白色冰晶覆盖的大地,如同印在白色幕布上的片片红斑——使四周的景色变的异常美丽。当然,这是一种异端的美丽。
  白色少女,红色眸子似同两团鬼火一般飘荡着;手中晶莹的冰剑,画出一道道寒光,闪耀着。望着突然出现的少女将刺客们一一击倒,少年觉得身体的疲惫愈加严重了,眼睛渐渐合上。当黑暗彻底掩住他视线的一刻,他用虚弱的声音无奈地说道。
  “真是的。这一次又不能死了……”
  
  
  “你想死,否则那些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伤到你的机会。”
  看着躺在地上,全身裹满了绑带的少年,一边少女发出如同冰冷寒风般的声音。那声音好象没有任何感情的存在。但隐藏在这语气后的味道并没从刚刚醒来的少年眼中逃过。不由得,微笑出现在真嗣的脸上。
  “谢谢了,又欠你一次情。”
  道谢,事实上自己知道并不需要这样。如果换一个立场,自己也会为了少女做相同的事情。
  “他们为什么想要杀你?”
  话中带着困惑,但在提出问题的时候少女就已经知道少年的答复会是什么。
  “需要问为什么吗?他们这么做有他们的理由,即使我知道了,难道就可以改变一切吗?”
  无奈的答复,但却也是最现实的答复。
  “……”
  沉默,面对这样的回答,少女能做的只有沉默。但是,似乎并不只有沉默是少女可以做的。
  
  “京都的异变,事实上是有人试图谋夺天皇皇位的阴谋。我这次来也是被人雇来进行这个佳话的。”
  错愕的神情,少年不知道应该使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女孩告诉他的事情。此时此刻,少女的表情依旧是那样冷漠,那么无情;但隐藏在冰一般的肌肤下的情感波流事实上正汹涌翻动着。这是她许久没有过的感觉了。
  那是从面前少年杀死她的母亲——少年自己的外婆后——作为他阿姨的她就再也没有过的感觉。
  
  一切仅仅是刚刚开始而已……

  (第一部完……)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6-6 1:09:17编辑过]
发表于 2003-11-4 10: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朔夜在2003-10-28 19:26:59的发言:
- - 丫的!


夜姐……好牛……[em03][em21][em21]
发表于 2003-10-28 18: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个有前科的人又发三部曲我就浑身不舒服……

不过,还是,看了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8 19: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 - 丫的!

我的三部曲有几部没结束?
发表于 2003-10-28 19: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急 不要急 挖个坑 慢慢填
朔夜的文章还是很令人期待的
发表于 2003-10-28 21: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至少研究站里就有啊,而且我只看过那一个。
发表于 2003-10-29 09: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ing
发表于 2003-11-16 13: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转到我的网站吗?
发表于 2005-3-13 17: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P>有必要顶上来</P>
发表于 2005-4-18 00: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P>转眼在e研偷偷呆了好多年了,一直没说话忍不住还是说一下,三部曲就是等了快一年了,依然无完毕的迹象,尤其是已经有好几个三部曲,sigh~~</P>
 楼主| 发表于 2005-4-25 15: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套好像进行到第二部了吧……
发表于 2005-4-25 18: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P>更新到第2部,首页上就有。</P><P>好象说是3部曲吧?这第3部要到什么时候放出来着?</P>
 楼主| 发表于 2005-4-25 19: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了……
发表于 2004-4-18 08: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下去吧!这个是同人的范作啊!!另有个事问一下,短信里。
发表于 2004-4-24 15: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有点像《东京巴比伦》,恩,不过我还是以为这一部更好,期待中
[em27]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4-24 15:58:19编辑过]
发表于 2004-4-24 18: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泪……
好像是HGAME啊……
 楼主| 发表于 2004-4-24 19: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那个我的确听说过
也知道内容

所以本文的确是因为觉得这名字不错而借用了那个名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7-21 06:0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