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52|回复: 6

[原创]堕落天堂-失落的神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0-16 17: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类应该禁足的黑暗领域,失落之塔。龙翔看着地上的尸骨,很明显的是人类的,龙翔虽然咬着牙说出了一句“自不量力”,可是他心中却有着一股深切的恨,因为那毕竟是人,他对魔王的恨意又深了几分。背后红色的恶魔之翼在颤抖着,龙翔内心的恨已经激起了恶魔嗜血的本性,他的周围立刻凝起了强烈的杀气,这么强大的杀气,吓的几个企图接近他鬼魅哆哆嗦嗦的退了下去。人类称呼他为魔头,他也有着与魔头相称的力量,现在连失落之塔中的魔物不敢接近他,发现这一点的龙翔发出了一阵狂笑,只是笑里有着一丝苦涩的嘲讽,他已经被遗弃了吗?连魔物都惧怕他的力量,更别提懦弱的人类了。他并不喜欢杀自己的同类,但当他看见人类眼中贪婪的神色,他就控制不了心中厌恶的感觉,嗜血的一面就表现了出来。他不把那些人当成人了,那些应该是垃圾。不过,看着一个活的生命终结在自己手上,他的内心还是会感到恶心。他是一个不称职的魔头。
    一路上的魔物都被他强大的气势吓退了,龙翔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直接到了失落之塔的最顶端。就快要与魔王巴洛克对决了,其实他心中并没有必胜的信心,他并不是连敌我力量都不清楚的自大狂,他知道自己与魔王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他此行有送死的意思,既然是战士,就要死在剑下,他不能容忍自己在衰弱的时候被卑劣的人杀死,所以他宁可选择了这一条灭亡之路。
    “很久了,终于又有人能站在我的面前了,你是很优秀的人类,那么,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龙翔终于见到了巴洛克,奇怪的是,他虽然恨巴洛克,但是并没有厌恶的感觉。
    “龙翔”
    “你来这里是为了杀死我吧,那我能问问你的目的是什么吗?”
    为了自杀,龙翔当然不能这么说,他也并不想当英雄,于是他说道:“只是单纯的看你不爽而已。”
    “好,好理由。你比那些为了人类为了正义为了拯救世界的人要诚实的多。就凭这一点,你可以得到我巴洛克的尊敬。我看惯了那些英雄的嘴脸,听腻了他们那一套虚伪的话,你很好。那么,你愿意成为我的手下吗?”
    “不”
    龙翔心中有点奇怪,从来没有听说过魔王这么多话的。
    “我在你身上发现了跟我十分类似的气息,我们是一样的。所以我才会对你说这么多废话,大概你已经有些烦了吧,那就不罗嗦了,请。”
    龙翔没有再说话,他怕一说起来就动不了手了。他一晃身,留下一个残影,真身已经移到了巴洛克的右面,一个回旋斩就砍了过去。当他看着自己手中的破坏将接触到魔王的身体时,心中一阵暗喜,魔王很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他的剑破开空气划了过去,没有实感。“残象”,龙翔心中刚闪过一个念头,就觉得背后的空气被一高速物体卷动,“躲不开了”,龙翔咬紧牙用恶魔之翼硬挨了这一下,立刻感觉到一阵剧痛,背后的翅膀被劈开,紧接着坚固的龙王铠像一片树叶破碎开来,皮肤被撕裂的感觉立刻传遍了全身。龙翔就势向前扑了出去。只这一下,龙翔就没有再战斗下去的能力了,而且,还是魔王手下留情,不然龙翔已经被分尸了。
    巴洛克没有一丝得意的神情,他面不改色的站到龙翔身前,像是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再问你一遍,愿意做我的手下吗?”
    龙翔虽然知道会败,但却没想到会败的那么快,他苦笑了一下,说道:“你不需要我这个卑微的人类做手下,谢谢你的好意了,但这个将死的身体对你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巴洛克也没有意外的神情,好象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
    “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吧。”
    巴洛克手指向了龙翔,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六芒星形状的魔法阵,这大概就是传说中魔王的地狱火吧,能够把接触到的一切都烧光,连人的灵魂都能烧掉的地狱的业火。龙翔的身体立刻就燃烧了起来,一瞬间的工夫就消失了。巴洛克的眼中居然出现了一丝怜悯,是同情的怜悯。正当巴洛克准备转身走开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怪异的事,一个白色的光球出现在魔法阵中,黑色的地狱火居然被白光熄灭了。巴洛克的脸上出现了惊异的表情。
    光球渐渐的暗淡了下来,中间出现了一个有着银色长发,身着蓝色的魔法袍的人。
巴洛克内心的震惊已经在脸上清晰的表现出来,他感觉到了十分纯粹的光的力量,人是不可能有这种力量的啊。
    那人张开手,手中出现了一个透明色的宝石。他低声吟唱着咒文,空气中出现了闪亮的光点,逐渐形成了一个人形,然后被吸入了宝石中。原本透明的宝石变成了粉红色。
    “原来是这样~~~~”
    巴洛克已经全明白了,那人手里的就是灵魂宝石。灵魂宝石,祝福宝石,生命宝石,恩惠宝石都是神器,灵魂宝石可以使人的灵魂不堕落地狱而永恒存在于宝石之中,永远不会消散,除非用等同于神的力量才能将宝石打破,不然里面的灵魂就是绝对安全的。没有灵魂在内的灵魂宝石是透明的,那是刚被神制造出来的宝石的原形,而人间是没有这样的宝石的,能拥有这个的,只有……
    “天使~~~~~~,一个天使居然会为了一个人而进入魔界,这里可是神的禁区啊!”
    “这人的灵魂,我带走了。”
    天使扔下了这样一句话,消失在空气中。
    巴洛克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未完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10-16 17:29:28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3-10-16 17: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龙之谷,成群的龙在这里栖息着,偶尔会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屠龙勇士来这里希望获得龙血和龙鳞,但是他们没有人能活着回去。现在的龙谷和平时一样,静谧,安详。龙的年龄是很长的,因此有着仅次与神魔的智慧和力量。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龙都在思考,他们的心灵可以做交流,一群龙就是一个整体,无知的人为了贪欲来到这里自然讨不了好去。
    龙王有着金色的鳞片,王者的气息发散于无形之间。他正躺在龙谷另一侧的山上懒洋洋的晒太阳,忽然感觉到了天使的气息,他知道是谁来了。
    “露西菲尔,两百年不见了,你怎么会忽然来到我这里?”
    龙王连动都没动,任凭来人站在了他身边。“小龙,你可还好?”
    龙王一翻身,差点把露西菲尔压在下面,“你怎么又来这个,上次见面你就用这个做见面礼,差点又被你暗算了。”露西菲尔狼狈的跳开,嘴里不忿的说道。“这次不是没压住你么”(看语气上次成功了)龙王眯着眼睛,毫不理会露西菲尔的抱怨。“喂,怎么说我也是地狱之王啊,你多少也要给点面子吧,不然我在小弟面前很难做的。还有,早跟你说过了,不许叫我露西菲尔,那个名字已经被封印一万年了,现在有的,是地狱之王-露西法。”龙王晃晃脑袋,跳了起来,飞在半空。“在我面前你还矫情什么?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吗,你这万年来是怎么活的啊?”露西法老脸微红,想辩解却又张不开嘴。
    “说吧,这次地狱之王大驾光临,又有什么麻烦事啊?
    露西法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我要龙族守护了千年的神器,恩惠宝石。
    龙王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露西菲尔,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魔界和我们冥界向来没有什么交往,前些日子昆顿忽然派人给我送来了一封信,想让冥界和魔界联手征服天界和人界,然后天界归我,人界归他。”
    “昆顿的野心还真不小啊,他以为他的力量能够打败诸神之王吗?”
    “他是没有这个力量,但他可以让我和诸神之王两败俱伤然后把我们两人都杀掉。”
    “想起来确实不错,果然是昆顿常用的伎俩。”
    “所以我需要四大神器。”
    “露西菲尔啊,四大神器就算集合起来,也比不过诸神之王或你的力量啊,你要它们干什么?”
    “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
    “那好吧,既然你开口了。”
    “我还想要那套黑龙王铠”
    “好好,一件是坏两件也是坏,你需要就拿走吧。”
    “谢谢你,老朋友。”
    “露西菲尔~~~~~”
    露西法回过头,看着欲言又止的龙王,“怎么了?”
    “没什么,你保重”
    露西法尔笑了笑,消失在空气中。
   
    “冰风谷的冰雪还是这么冷啊。”
    “废话,你给我找片不冷的冰雪来看看。”
    罗林城通往冰风谷的路只有一条,因为时候已经接近深秋了,所以路上的行人格外的少,再加上有魔族出没,已经很难见到平民的身影了,只是偶尔能见到身穿铠甲的武士和穿着法袍的魔法师。现在已经是夜晚了,月光透过云层照在冰雪上面反射开来,一点都不觉得暗。路上走来了两个分别穿着白金铠甲和黄金铠甲的武士,胸前带着罗林武士行馆的徽章。忽然,风中隐隐约约的送来了一些人的声音,两个武士停了脚步,对视一下,都闭上眼睛仔细听声音的内容。“苍炎,你听到了吗?好象有人在喊救命。”,穿黄金铠的武士叫苍炎,他点了点,说道:“恩,没错,声音是从北方传来的,我们快去。”两人快跑起来,虽然地上都是雪,但两人很明显有着高超的武技,积雪并没有影响两人奔跑的速度。
    只见一群雪人王围着一个法师和一个精灵,精灵站在法师的身后瑟瑟发抖,刚才的呼救的就是她。法师的肩膀已经被血浸透了,还是不顾疼痛,拼命的放陨石,可是眼前的雪人王实在太多了,法师由于流血的关系体力在飞快的流失着,已经撑不下去了。
    “上喽,还看什么看啊。”
    穿白金铠的武士一挥手上的太阳就冲了上去,“地裂斩!”
    苍炎拿出了自己的雷神,紧跟着冲了上去。“萧箫,别光看着前面杀怪了,要注意背后啊。”
    话音刚落就听到萧箫叫了起来:“哎呀!死苍炎,乌鸦嘴,叫你咒我。”
    苍炎一个旋风斩,把偷袭萧箫的雪人王腰斩了,其实根本没有那么严重,白金铠是非常结实的,被雪人王的爪子扫到只会出现几道划痕,萧箫只是在乱叫而已。只一会的工夫,一群雪人就被他们杀散了。
    “你们没事吧。”
    两人来到的法师和精灵身前。
    “谢谢你们,我没有事,可是他~~~~~~”
    躺在地上的法师因为失血过多已经陷入昏迷了。精灵顾不得擦脸上的泪水,不断的念颂着生命之光的咒语。可是她的精神力实在太弱了,这个情况又很难集中精神,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效果。
    “求求你们救救他,这样下去他会死的啊。”
    精灵一边哭一边继续念着咒语。苍炎和萧箫也很头痛,他们确实带了伤药,但是只能止血,这样的伤一定要高级的精灵祭司才能治好。
    “他的血已经止住了,我们去冰风谷里碰碰运气吧。”
    苍炎和萧箫刚想抬起法师,一阵刺耳的笑声传了过来。
    “见鬼,是冰后,快走。”
    “阿哈哈哈哈哈哈~~~~~~~~”
    “晕,来的真快,苍炎,我缠住冰寡妇,你带着MM和小法师快走。”
    “你自己小心。”
    苍炎知道萧箫的攻击和防御要比自己高一些,纵然打不赢也跑的掉。他扛起法师的时候,萧箫的太阳已经劈到冰后的结界上,两人都退了一步。苍炎带着精灵向来路上跑去,刚跑了几步,又退了回来,从黑暗中走出来了更多的雪人王。
    “萧箫,不好了,我们被包围了。”
    萧箫略一分神,一个真空波已经打到胸前了,他急忙用太阳剑硬架住了这一击,因为太仓促所以没能用上全力,整个手臂一阵酸麻。
    精灵已经知道了眼前的危机,她哭着喊道:“你们快走吧,只有你们两个人一定能走的掉,不要为了我连累你们啊,这样大家都会死的。
    萧箫灵活的躲开了一个雪人王的扑击,一回身把雪人王的头砍了下来,一边喊道:“我们就这么跑掉的话,会被老婆骂的。”
    苍炎比萧箫稳重的多,他把精灵拉到了自己身后,准备拼命杀出一条路,就算自己死了,也一定要让她出去。
    雪人王越来越近了,苍炎握紧了手中的雷神,低喝了一声:“冲!”整个人就像一个剑轮转入了雪人王群中,所过之处无不是血肉横飞,精灵扶着法师紧紧跟着他。
    苍炎的动作越来越慢了,眼前的怪物像是杀也杀不完,他已经不能大量的打倒敌人了,有的时候还要用身体为盾牌替精灵挡下雪人王的攻击,他的黄金铠有多处都破碎了。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03-10-16 13: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玩奇迹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进啊
 楼主| 发表于 2003-10-17 11: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炎的动作越来越慢,眼前的怪物像是杀也杀不完,他已经不能大量的打到敌人了,有的时候还要以身体为盾牌替精灵挡下雪人王的攻击,他的黄金铠有多处都破碎,气力也渐渐的消失了。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声惨呼,是萧箫。苍炎只觉得心中一阵揪心的疼痛,如果说世上只有一件事能够使苍炎失去冷静,那就是萧箫遇到了危险,这个时候,苍炎已经接近疯狂了。他不再躲避雪人王的攻击,而用硬碰硬的方式,把近身的雪人王一个个绞成两半,同时身上又多了无数个伤口。手中的武器是这么的重,看来他已经不能保护精灵了。
    “萧箫,我们在人间是好朋友,到了地狱,仍然是好兄弟。”
    苍炎把精灵搂在怀里,闭上了眼睛,心中默默的说道。
    一阵奇怪的呼啸声传了过来,像风的声音,可是苍炎从来没有听过风可以产生如此大的巨响。他睁开眼,看到了风。
    巨大的龙卷风带着雪片和碎冰,旋转着冲进了雪人王群的中心,经过的雪人王都被卷起、撕裂,漫天的碎肉和血滴撒在了地上,整个地面都被染红了,血的气味弥散在空气中。苍炎禁不住一阵恶心,他不是个胆小的人,他也经常闻到血腥味,可是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太恶心了。
    只是转眼的工夫,雪人王就一只都不剩了。一个穿着深红色骷髅法师铠的男人走了过来,问道:
    “你们没事吧?”
    苍炎想起了这是之前自己问精灵的话,多么讽刺啊,自己没能救了别人,还要别人来救自己,不过他还是很感激眼前的男人。
    “恩,我们没事,真的很谢谢你。”
    “没事就好,那么,任务完成。”
    法师说完就倒在了地上,苍炎吓了一跳,赶快冲过去查看法师的情况。
    “没关系,不用担心他,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苍炎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精灵。好美的精灵啊,苍炎的舌头不管用了,思维也无法和行动取得一致。精灵看着他呆呆的样子,笑了起来。她肯定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这一笑不打紧,苍炎也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苍炎醒了过来。苍炎和萧箫不一样,萧箫起床的时候总是迷迷糊糊的,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醒过来。可是苍炎只要睁开眼,就一定会让自己立刻进入最清醒的状态,这是做为一个武士所必须的功课。苍炎坐了起来,环视四周,天已经大亮了。他正睡在一个帐篷里,和他同帐的还有几个男人,大概是和昨晚的精灵一路的吧。苍炎稍微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一阵酸痛,他明白这是昨晚用力过度的原因。奇怪的是,身体上居然一点伤痕都没有,答案只有一个,那个精灵有着可以媲美大祭司的法力。
    他扭了一下头,眼睛捕捉到了一个人。是个睡相极差的人,只有他的好友萧箫才会有如此难看的睡相,知道萧箫没有事,他放了心。他的黄金铠在昨晚已经支离破碎了,现在身上穿的只是铠甲下的普通长衫。他看见床边放着一套新的外衣,知道是精灵的好意,穿上外衣,苍炎走出了帐篷。帐篷外是一片晶莹的空间,这里已经不是昨天晚上战斗的地方了。
    “早上好。”
    苍炎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了,能发出这么动听的声音的,除了昨天晚上救了他们的精灵外就没有别人了。苍炎转过身,行了个武士礼,说道:“谢谢小姐昨晚救命之恩。”
    精灵笑了笑,觉得苍炎的礼未免有点太过了。“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才对,如果不是你们及时出现,菲雪和阳昨天晚上就已经~~~~~,而且你们在最危险的时候,也没有丢下他们自己逃走,宁可自己的生命不要也要保护他们,我代表他们,谢谢您和您的朋友。”
    说完,精灵双手在胸前划了个半圆,然后做了一个手势。苍炎并不知道,这是精灵族最高的礼节。苍炎心中一转,明白了精灵的话,那个小精灵和小法师是跟他们一起的。苍炎苦笑了一下,说道:“别提了,最后还是你们救了我们。”
    “这是应该的,可是你们明明可以逃走,却为了不认识的人牺牲最宝贵的生命,你们有绝对的勇气足以获得我们精灵族最高的敬意。”
    苍炎的脸略微有点泛红,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你不用那么拘束呀,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扭扭捏捏的,我叫凤凰,你呢?”
    “我叫苍炎,他叫萧箫,我们都是罗林武士行馆的。”
    “没想到罗林武士行馆也有像你们这样的好人。”
    苍炎一愣,听口气好象她以前见过罗林行馆的人,他自己也知道,行馆的一些高级剑士是副什么嘴脸,虽然他和萧箫非常看不惯,可是,他知道他们的身份,像他们这种只能打打下手的小角色又怎么怎么样呢,品行不代表身份啊。
    “大家也该起来了,菲雪和光要亲自向你道谢呢。”
    “唉,这个,惭愧啊。”
    “对了,昨天晚上救了我们的那个魔法师没事吧?”
    “他呀?强行使用超过自己控制能力的魔法,精神损耗过度而已,睡一觉就好了。”
    苍炎暗自吐了一下舌头,控制不了都这么厉害了,如果能够熟练运用会产生多大的威力啊。
    “不过,那个魔法真的好恐怖,他应该不是一个无名的法师吧。”
    “他呀,他叫冥。”
    “冥?他就是那个用火龙烧掉半个罗林王城的大贤者的弟子?”
    “看来他真的是恶名远扬了~~~~~~”
    “呵呵呵呵~~~~”
    “姐姐啊,你又在说我的坏话吗?”
    一个古怪的声音响起,为什么说古怪呢,因为他说话的音调是跳跃的,时而尖细时候低沉,单从声音上听不出来是男是女。苍炎回过头,看见从右后方的帐篷里走出一个人,正是冥。他今天换了一件淡黄色的长袍,长相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的法师一样,身体孱弱,穿着长袍越发显得单薄了。
    “我怎么敢说你的坏话呢,你的耳朵那么尖。”
    “哦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两声笑,苍炎的冷汗都出来了,那不是能够用言语描述的笑,估计就算是魔王亲至也会被这笑声吓的浑身起疙瘩吧。看来能够成为大贤者弟子的人确实不是一般人。
    “呀,糟糕了,我和萧箫要去冰风谷送信,必须在中午前送到,我们必须走了。以后有缘再见吧。”
    “哦?这样啊,那我们确实不好再留你们了,不过请您一定要收下我们的谢礼。”
    凤凰说着拿出了一个泛着蓝光的戒指,“这是经过我们精灵族大三代大长老魔法加持过的冰戒指,可以起到治疗伤口的作用,精灵天生就有治疗的能力,这是我们特意为了高尚的人准备的。这是你们应得的。”
    苍炎知道推辞的话就显得虚伪了,因为对于战士来说,这个是真正的至宝。“那,我就收下,谢谢你们。”
    苍炎走到帐篷里,看见萧箫还在做梦呢,他把雷神剑拿了过来,用剑尖轻轻的碰了萧箫的胳膊一下,萧箫立刻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叫声,跳了起来。每当萧箫赖床的时候,苍炎就会用雷神剑“帮助”他,因为雷神剑有提神醒脑的功效。(被电了一下肯定提神醒脑啊)
    “这里是哪?怎么会有帐篷?冰后呢?雪人王呢?那个MM和小法师没事吧?我们死了没有?”
    苍炎早已经习惯了萧箫凡事不肯动脑子,他催促道:“快穿衣服,到外面说,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啊~~~~~~”
    萧箫终于想起来了,用最快的速度起床穿衣服,心里还在琢磨这到底是怎么了。

(未完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10-17 11:13:16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3-10-18 10: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穿好了衣服,萧箫跟苍炎来到了帐篷外,萧箫看着凤凰那佼好的面容,嘴张成了一个O字形,差点连口水都留了下来。苍炎怕萧箫失态,表面不动声色,底下用力的踩了萧箫一脚。萧箫回过神来,刚发现自己的失态,干笑了两声,再不敢去看凤凰的脸。
    苍炎和萧箫告别了凤凰一队人,独自向冰风谷走去。苍炎没有等菲雪和光起来向他们道谢就急急的走了,因为他自觉没脸再接受人家的谢意。苍炎看的出来,那些人的身份都不一般,最起码都是高官贵族,自己这种小角色跟他们有着太大的差距了。
    萧箫只是不喜欢动脑子,但并不是笨,苍炎把事情跟他说清楚,他就不再怪苍炎使他失去了一次和美女交往的机会。两人用最快的速度向冰风谷走去。
    终于按时完成了任务,他们赶在中午之前到达了冰风谷,把信交给了战盟使者。至于信的内容,就不是他们的身份所能够得知的了。
   

    凤凰目送着苍炎和萧箫离去,转头回来。冥斜靠着在树干上,一脸的坏笑。
    “姐姐,你动情了。”
    凤凰脸一红,嗔道:“不许胡说。”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送他的可不是一般的冰戒指。那应该是有“慈爱守护”之称的精灵族至宝吧,无数长老法力结晶成的宝石,整个精灵族上千年才出了2枚,你还真是大方哎。”
    “你就会说风凉话,他可是救了你的亲弟弟哎,难道你不该感谢他吗?”
    冥歪着头,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盯着凤凰。凤凰脸更红了,“你不要瞎想了,我们快走吧,他们该醒了。”
    冥想了想,这似乎不干他什么事,所以他也不计较了。跟着凤凰回到了营地。
    刚到营地门口,菲雪就迎了上来。
    “凤凰姐姐,冥哥哥,他~~~~~~他们呢?”
    “他们有急事,先走了,谁让你起的那么晚。”
    菲雪一脸的失望,“我还想亲口向他~~~~~~他们道谢呢,这可怎么办。”
    冥就好象一个可以窥探人心的怪物一样,懒懒的一笑,说道:“哈哈,又一个,这次有的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菲雪虽然和冥认识很久了,但还是受不了冥的笑声,捂着耳朵说道:“冥哥哥,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笑啊,好恐怖。”
    冥耸了耸肩,摇摇晃晃的走向自己的帐篷。
    吃过了早饭,一行人起身向罗林城行去。
    因为不是着急赶路,所以他们到黄昏时才走到了罗林。进城以后,他们东逛逛西逛逛,并没有直接进入王宫。守城的士兵早已把他们到来的消息送入了宫中,侍卫长匆匆忙忙的迎了出来。
    “臣拜见大王子,二王子两位殿下。”
    冥哼了一声,“起来吧”
    “谢殿下,臣奉命迎接王子殿下入宫。”
    “你回去吧,我们想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
    侍卫长一脸的难色,“可是,国王有要紧事着令王子殿下火速入宫。”
    冥皱了皱眉,“没办法,只好回去了,走吧。”
    其实护卫们早就累了,谁都没有像冥这么大的精力这么好的兴致,但是王子说要闲逛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凤凰和菲雪并不常来罗林,所以冥要逛逛正好合了她们的心意。结果却被国王的命令打断了他们的闲情。
    “不知道会有什么事~~~~~~,该不会又是去攻打失落之塔吧?这群白痴!”
   
    入了宫,冥、光两位王子进了国王的议事厅,凤凰和菲雪先去住处休息了。
    冥已经有半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了,不过他也不是感到十分遗憾。他们到议事厅的时候,国王和宰相在里面讨论着什么事。
    “儿臣参见父王。”
    冥和光一起单膝跪了下来。
   “呵呵~~~~快起来,半年不见,你们又成熟了不少啊。”
    宰相给王子行个了礼,退了出去。
    “不知父王命儿臣前来,有何事命令。”
    国王苦笑了一下,他的儿子在他面前摆出一付公事公办的态度,摆明了不买他的帐。国王念头一转,已经明白了,冥之所以情绪恶劣,肯定是知道了要发生什么事。  
    “看你这张脸,什么都写在上面,你已经知道我找你们来的目的了吧,有什么话想说就直说吧,别再玩这一套了。”
    “那我就说了,为什么要去攻打失落之塔,上次的教训还不够么?以我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成功的,结果又会像上次一样,把上万人的性命葬送在那里,这事我坚决反对。”
    “唉,儿子,你也要考虑父亲这里的压力啊,给你看看这个,这是全国49个武士行馆,20个佣兵团和一些民间组织的联名奏章,要求大举进攻失落之塔,铲除魔王实现整个MU大陆的和平,同时为死去的亲友复仇,其实说清楚了还不就是为了扬名。虽然为父是国王,但并不是所有的事都能控制的了的。”
    “人的贪婪心~~~~~~哼,算了,随便他们吧,不过,我绝对不会带兵去那里,魔王跟我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什么被魔族害死的人,是他们自己去招惹魔族的,死了也是活该,只怪他们自不量力!”
    “唉唉~~~~~~”国王不断的叹着气,他没有办法反驳儿子的话。“你这样不是太无情了吗?虽然你说的确实没有错,唉!”
    “你们想怎么干随便,我要带着光和凤凰去仙踪林,等他们死光了我再回来看热闹。”
    说完,冥扭头就走了。光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跟着哥哥去还是在这里听父亲怎么说。他的年龄还小,军国大事是不怎么懂的。国王挥手让光出去了,一个人坐在那里苦笑。
发表于 2003-11-10 19: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MU奇迹改
 楼主| 发表于 2003-12-17 09: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亚特兰蒂斯,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杀机。自从魔族侵入后,亚特兰蒂斯变成一了片死亡之海。曾经有多少勇士为了亚特兰蒂斯族藏在圣殿中宝物或者为了杀死海魔希特拉成为人类的英雄把自己的生命葬送在这里。
露西法正站在亚特兰蒂斯的入口处,感觉到这里日益增强的魔力波动,他虽然是堕落的天使,但是天使的性质并没有改变,光和暗天生就是无法相融的,露西法一来到,希特拉就感觉到了,他命令海里的魔族全部退下,不久之后,海魔和堕天使见面了。
“原来是冥王大人驾到,真是有失远迎啊。”
希特拉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瞪着露西法,露西法看到了希特拉的身体,好象明白了一些什么。
“你和巴洛克一样是吧,不过,你们的记忆好象并没有被封印。看你这个样子,以前应该是个魔法师吧,和元素系禁咒同等级的光系魔法极光,你已经领悟到第9层了。不过,如果不领悟到神的恩赐是不可能打败昆顿的。”
“神的恩赐?”
希特拉低声重复了一遍,带着讽刺的语气说道:“神给我们的恩赐是什么?把我们制造出来然后再遗弃,任我们自生自灭?把我们当玩偶么?我不甘心,就算是既定的命运,我也要打破!”
希特拉挥动着他的八个头,红色的激光哧哧做响,露西法站在那里没有动,任凭激光划过自己的身体。
“你的火气还是那么大,从来都不肯认真的思考生命的意义。”
“那么,这个又如何!”
希特拉念起了极光的咒文,白色的光在他第九个头前方汇聚起来。
“生命的意义,诸神之王为什么要造你们出来,为什么要给你们智慧和力量,你们从来都不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吗?”
禁咒的威力果然强劲,但是希特拉已经失去信心了,因为在他发出极光的前一秒,他发现露西法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改变。
极光以雷霆万钧之势打到了露西法的身上,希特拉自己的脸色变了,那道极光居然没有产生任何效果,昆顿都不敢硬受他的极光,可是露西法~~~~~~好象把极光吸收了!
“天使的本体是灵质,由智慧产生的力量。明白么?”
“也就是说~~~~~~没有生命?”
“恩,没有生命。所以,只要有足够的灵质,任何物体都可以成为天使的本体。”
希特拉一脸的沮丧。
“那么,请把亚特兰蒂斯族收藏的7颗祝福宝石交给我吧。”
“宝石就在那边的圣殿里,你自己去拿吧。”
希特拉有气无力的说,他的生命随着信心在一瞬间被海绵吸光了。
露西法摇了摇头,他知道希特拉和巴洛克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巴洛克是自愿入魔的,就像当年的昆顿。
“36颗灵魂宝石,24颗祝福宝石,1颗恩惠宝石,差2颗生命宝石就可以完成了。”
露西法用自己的羽翼在死亡沙漠神殿的上方漂浮着,心中暗自计算。露西法取走了神殿里中魔族多年来收集到的4颗生命宝石,可是还差2颗。露西法只知道其中一颗的下落,另一颗,只能看运气了。


冥憋着一肚子的气随着凤凰来到了她的家-仙踪林。这里就像是和外界完全没有联系,清新的空气,纯洁的笑脸,一尘不染的村落,就连结界外魔族的怪物都那么可爱。
精灵族并不像人类有那么多的虚礼,精灵族长安吉拉经常坐在一株长生藤上弹奏着美妙的乐曲,路过的精灵总要停下脚步让音乐洁净自己的心灵。冥和光是这里的常客了,罗林国和精灵族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民间还流传着精灵族长的小女儿菲雪和罗林王的二王子光订婚的消息。
“安吉拉姐姐,你越来越年轻,越来越美丽拉。”
多好听的话用冥的语调说出来都会变了味道。安吉拉已经800岁了,可是冥总是叫她姐姐,她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不过,虽然外貌像个少女一样,安吉拉拥有着近千年的智慧,这就不是人类的少女能够比拟的了。
这天,除了冥他们之外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安吉拉像往常一样坐在长生藤上弹琴,冥和光坐在下面的小木凳上,听得魂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听到安吉拉琴声的人都会暂时失去自我,意识漂浮在音乐的旋律中,除了音乐再不知道其他的事。一曲结束后,听众要过一段不短的时间才能恢复知觉。在一般情况下是如此了,奇怪的是,这次居然有人鼓掌。
安吉拉睁开眼,看到了微笑着的露西法。
“真是美妙的乐曲呀。”  
“阁下是冥王露西法?”
“恩。你是精灵族的族长吧,前族长淋莎应该跟你说过我们的合约吧。”
“说过,不过我没想到您这么快就来了,最后的期限应该是在500年之后,情况很危机了吗?”
“唉,人的贪婪心成长的太快了,不过现在追究责任也没有意义了。我要带走生命宝石。另外,我还需要6块玛雅之石。”
安吉拉的身体明显的颤动了一下。
“您,您是要使用禁忌的技术?”
露西法并没有正面回答安的问题,用眼神示意安跟着他来,然后向仙踪林的西方飞去。安振动着身后的精灵之翼跟在露西法的身后。
“仙踪林外有着最强力的结界,是我和精灵族第三代大长老合力完成的。他们把全部的生命力化成了封印的力量,将自己的灵魂寄托在了这个结界上保护着仙踪林不受邪恶的灵魂入侵。即使是昆顿亲临也无法打破这个结界。”
露西法和安来到仙踪林最外围的一圈长生藤前,露西法嘴里低声咏唱起上古的祭文,随着他身上闪耀着的圣洁的白光,长生藤上也开始泛起水蓝色的光华。安吉拉能清晰的感觉到魔力的波动,如大海一般深沉,有着能容天下的博爱之心。这就是大长老的灵魂之光啊,一种超出悲哀的情感黯黯的涌上安的心头。
“大长老,一直用他的生命守护着我们。难怪这几千年来,仙踪林从未经历过魔族大规模的入侵。啊!不对,为什么村子外面会出现那些怪物?虽然很低级,但确实是魔物,难道这个结界已经~~~~~~”
安的心情一下就紧张了起来,不自觉的抓住了露西法的手。
“这个结界仍然是坚不可摧的,那些魔物并不是来自魔界,而是人界。”
“人界~~~~~~”
露西法把手指放到了安的额上,安虽然不知道露西法要干什么,但并没有躲开。
“这是,一切的起源……”
安的感觉消失了,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再次亮起来的时候,安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为什么?”
露西菲尔以不带任何感情的冰冷的语气问诸神之王,王没有说话,只是他笼罩在他身上的圣洁的光华暗淡了一些。
“我不会向他参拜的,我是自豪的天使长,我拥有万年的智慧,怎么能臣服于一个新创造的生命?虽然是您创造了我,可是我已经拥有了灵魂,这一次,我无法服从您。”
“我已经宣布了,他就是亚当-弥赛斯(神之子),服从他就等于服从我,还是,露西菲尔,你想要违背我的旨意?”
露西菲尔的灵魂之光不断的变换着颜色,“我不想违背您,我的王,但我只能服从您一个人的命令,其他任何的天使都没有这个资格。”
“连神之子都没有资格吗?”
王的目光已经有些严厉了,露西菲尔还是迎向了他的眼睛。
“是,没有。”
诸神之王深深的叹了口气。
“那你想怎么样?”
露西菲尔低下头,很快又抬了起来,眼中闪耀着坚决的神色。
“我将舍弃天使的身份。”
王闭上了眼睛,挥了挥手,露西菲尔倒退着走到了殿外,停了下来。
“各位天使们,我是大天使长露西菲尔,我是自豪的大天使,绝对不会臣服于一个力量不如我的人,我现在舍弃我菲尔的称号,自愿堕落地狱,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将带领地狱的恶魔迎接各位,以地狱之王的身份。再见。”

画面切换到了另一个地方。

伊甸园的最中央,诸神之王亲自制造的结界,里面有两棵树,枝叶繁茂的干上只长了两个果实,一颗是生命之实,一颗是智慧之实。而现在,长有智慧之实的树已经干枯了。
“亚当,我已经给了你生命,给了你灵魂,你为什么要去偷吃智慧之实?”
诸神之王的语意虽然是责备,但是却没有带着责备的语气。亚当没有说话。
“好吧,那我就按照你的意愿。给你完整的智慧,但是你也要付出代价。你可以走了。”
亚当微微一弓身,退了出去。

安睁开眼,看着露西法俊美的面孔,用微微有些发颤的语音问道:“亚当,就是人的始祖?”
“是,虽然拥有了完整的智慧,却失去了完整的灵魂和生命。因为这个原因,人类有着可以和诸神之王同等的智慧,却无法完全应用。”
“后来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11-19 21:2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