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52|回复: 0

残酷的童话——《NOW AND THEN,HERE AND THERE》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1-11-11 19: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此彻底,如此渺茫,经过了百亿年的岁月,所以……双方爱得好悲哀

充满梦想的童话,谁都会憧憬着呢,对于孩子们来说,童话里的故事有着他们所期望的美好世界,那里有白马王子,有白雪公主,还未走入现实社会的他们,用自己天真纯洁的心灵轻轻触摸着童话绚丽多彩的羽翼。而对于必须去面对残酷的社会现实的人来说,童话仍旧是不可少的,在那里有着现实所未污染的净土,有着儿时纯洁而美好的回忆,如果内心的最深处没有对那美丽世界的任何一丝回味和感触的话,想必那人的世界观也一定是灰色的吧,他所看到的,必是世界万物的暗面而永远不会想起在那之上,其实也有着阳光和希望呢。

动画漫画,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仍旧是编织着一个个的童话,不过,这样的童话,也许不会永远充满着青青绿草和王子公主,毕竟,我们已经不再年轻。

当今的自然科学否定了一切神秘现象,科技水平的发展是摆在眼前响当当的事实,再敢胡思乱想就会有《空想科学教程》的续篇来把它批个遗臭万年,所以编造童话的人们只好把目光投向了剑与魔法并存的中世纪,或是巨大机器人横行的未来世界,当然,如果要把这两者巧妙地结合起来,就只有异世界了,反正那里是不合常理的舞台,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当然,现代人去到异世界后一般都不会空手而归,少年会在那里遇上一位美女公主并因为某种特长而成为英雄或拯救世界的救世主,少女则会在那里遇上一位英俊王子并因为他的而成为英雄或拯救世界的救世主的另一半。他们的旅途理所当然地会充满令人心动的冒险故事,打抱不平,探寻谜宝,看厌了现实中千篇一律的单调生活,这样的奇幻童话很能给人以精神上的抚慰。尽管这样的故事已经太泛滥而有些换汤不换药的感觉,但人们不会丢弃它,毕竟我们的冒险欲望在学习和工作的重压下已经雪藏得太久,需要让自己的神经暴走一回。

最初看到《NOW AND THEN,HERE AND THERE》时并没有太多的感动,这一长串英文直译过来应该是“现在和以后,这里和那里”,中文翻译为《此时此地的我》,并不是很醒目的标题。故事的开始仍旧老套,笨拙的少年小修过着动漫男主角们必备的青春校园生活,直到有一天他见到那位从异世界来的少女拉拉·露。沉默寡言的女孩继承了三无少女的一贯传统,那不似常人的一样瞳孔显得空洞而无神。好不容易爬上烟囱的小修还没和女孩说上一句话,异世界的追杀者忽然出现,抢走了拉拉·露。少女用微弱的声音向少年呼唤着什么,小修努力分辨出那是“救我”之后,便挥着拣到的木棍冲向了武装到牙齿的机动装甲。一阵闪光之后,所有人都被带到了50亿年后仿佛异世界的地球……

这样的开头并没有什么特别,大地丙太郎监督的作品因为出了个《爱心眼带的秘密》而让我产生了不好的印象。而且作品中的人物造型虽然线条明快功力深厚,但却偏幼稚化。本想就此将这五张碟永久封印,不料之后的故事情节及风格急转直下。原以为会是轻松作品的《此时此地的我》给了我一个意外,这个意外彻底颠覆了以往异世界题材作品的阳光套路。小修,拉拉·露,同样是因为追捕拉拉露时被牵连进来的少女莎拉以及海里伍德军队中的普通士兵拿巴卡四人的经历带领着整个故事展现了一个异常残酷的黑色童话。连监督大地也自嘲说怎么会转变风格去做这种严肃战争题材的作品。50亿年后的未来世界被战火包围,战斗、掠夺、虐杀、孩子的死、少年士兵的悲剧……心头仿佛堵着一团污物阻止了呐喊,面对残酷的世界想要伸出自己的双手抓紧命运,却发现掌心积满了各种肮脏的东西。这就是《此时此地的我》的世界。

满目疮痍的大地仿若文明已经消亡,水成了最珍贵的资源。已经在这严酷的世界中孤独地生活了数百年之久的水之精灵拉拉·露,凭借颈上的翡翠色坠子拥有可以自由创造及操纵水的力量。不过这样的能力,带来的却不是万民仰止的幸福。拉拉·露的身体随着每次使用能力而日渐崩坏,然而人们却为了一己私欲而四处搜捕她,包括这世界最强的势力海里伍德,在独裁者哈姆德的疯狂驱使下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得到她,为的是能用拉拉·露带来的水驱动机动要塞海里伍德以统治整个世界。在拉拉·露的眼中,自己所带来的只有人们为得到她所进行的自相残杀及种种罪行。正是在追捕她的行动中,使得正常世界的小修与莎拉无辜地被卷进了这个残酷的世界里,也从此让他们俩受尽了各种折磨与苦难。坚强的小修很快就在求生及想要救出拉拉·露的执念中从莽撞的小孩成长为独立自主,能够保护所要保护的人的坚强少年,而他在不知不觉中也改变了自己,以及身边人的命运。

初来到异世界的小修尽了全力想要救出拉拉·露,却不敌而被抓,坠子也在争斗中掉入万丈深渊不知去向。疯狂至变态的独裁者哈姆德指示忠心耿耿的手下阿贝利亚无论如何都要让小修逼供。鞭刑、毒打,甚至吊在空中任乌鸦的秃鹫啃食……种种令人发指的暴行折磨着小修,那种绝望而压抑的气息沁透了海里伍德城每一个昏暗且散发着腐臭气息的角落。其实这也是在告诉大家一个真实而残酷的童话,主角并不永远所向无敌横扫千军,反派角色也不会笨到对主角假仁假义到最后放其一条生路,现实永远是现实,磨难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摆在面前不可逃避的。小修的性格也许很多人会不喜欢,莽撞而盲目热血的他长着一张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孩子气的脸,在黑色的世界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也正因为这样,他的出现才能为这死气沉沉的异世界带来了难得的希望,也唤醒了在那摇摇欲坠的社会秩序在苟延残喘的人们。这也是小修作为主角在剧中的意义所在吧。高高的海里伍德就像一个沉重的枷锁,锁住了异世界,锁住了海里伍德人的自由,也锁住了人们的心灵。在哈姆德的恐怖高压统治下,所有人就像在一个密不透风的铁箱中挣扎,独裁者驱使着士兵们为了自己的野心训练,战斗,抢劫,拉壮丁,训练,周而复始。这样的生活规律而残酷,如果不卖命打仗就无法生存,而哈姆德承诺的打下天下就解甲归田的承诺让每个人都在死神的衣摆下拼命地用这虚无飘渺的希望来麻痹自己日渐消沉的身体。监督大地曾这么说过:“海里伍德尤其恐怖,因为那里是疯狂的世界。在制作的过程中我曾经想,如果让我去那种地方我宁愿疯掉。那是人类已经失去本性的地狱,拿布卡可是说是普通动画片中敌人的主角对手,也是好象也着了魔,疯狂莫名。失去了人性,而且清醒地知道自己失去了人性,这是怎样的一种恐怖!”

拿布卡和小波代表了海里伍德城的普通士兵,而他们自己也确实普通得无关大局。在追捕小修时被小修救下一命的拿布卡被这个代表另一个世界及另一种世界观的少年所改变,一直循规蹈矩只想着能在战争结束后回到家乡的他开始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迷惑。杀人的目的,以及自己一直为之而生存的目标,似乎之前建立起来的一切都因此而崩溃。犹豫不决的他却没有勇气能去面对着事实,一直在欺骗着自己。其实这又能怪谁呢?在黑屋子中所有的人都在沉睡,一个人的清醒只能带来痛苦的窒息死亡。正如上面所说,拿布卡的痛苦在于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却无法去直面它。当第七话中小修对拿布卡伸出手说“一起逃走吧!”时,海里伍德中最理解小修的他已经无法让自己的脚步向着自由迈出了。

《此时此刻的我》的主题是残酷的战争,都还只是孩子的士兵们被迫去憎恨别人。如果不杀敌人的话,那么自己就会被杀,人性和良知渐渐地被残酷的现实所麻痹。就像结尾的歌词中唱到的那样,如果这个世界已经习惯了互相残杀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再重新考虑一次这个世界?大地丙太郎在创作《此时此刻的我》途中曾参考了大量的战争新闻,但对于血腥的描写并没有采用鲜红的血液喷出的惊人场面,不过只是在真实的模仿战争中的场面而已,几乎没怎么剪接就能造出那种直接敲在心上的震撼,无它,因为现实本因如此残酷。

确实,在乱世中要生存下去只有靠自己的生命力和实力,小修也好,拿布卡也好,他们都得靠自己去活下去。同样是被意外拉到异世界的莎拉却无助得让人心酸。小修来到这里没有遇上白雪公主也没有成为横扫天下的英雄,同样,莎拉也没有遇上英俊的王子和她携手共创明天。《此时此刻的我》中的异世界对于每个人都一样的真实残酷,莎拉的遭遇比起小修更让人看得痛心。无依无靠的少女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没有能与暴力相抗衡的力量,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当士兵淫笑着走向她时,莎拉只能圆睁着清澈的双眼颤抖着蜷成一团……

一幕幕残酷的童话汇成了最后的悲剧,莎拉终于用纤细的手臂挥舞着沉重的武器杀死了凌辱她的士兵,逃出了海里伍德。小修也在拉拉露的帮助下离开了噩梦般的高塔,一起来到了()村,并在慈祥的大妈斯恩的家里开始了新的生活。但这安静祥和的村庄却不是孩子们的童话城堡,村里年轻人们无法忍受海里伍德的暴政而派出了刺客暗杀哈姆德,结果刺客被杀,气急败坏的哈姆德用海里伍德城的武力企图抹平()村。而逃到那里的小修、拉拉露和莎拉和海里伍德军的拿布卡及小波又再次把命运联在了一起。正义并不总是能战胜邪恶,村中人要拿拉拉露去和哈姆德交换,为此残忍地拷打将拉拉露和小修藏起来的斯恩。然而哈姆德一心只想发泄仇恨,在海里伍德的军队面前()村的人们就像风中落叶般被撕得粉碎。包括拿布卡在内的士兵们就和历史上所有的屠城者一样挨家挨户地把老人、妇女和儿童射倒在血泊中。声嘶力竭的哭喊和熊熊燃烧的房屋遮不住杀人者被黑血迷朦的双眼,以往所有动画所回避的血腥和残忍在《此时此刻的我》中尽情展现(原本还有孕妇全身着火在地上翻滚的场面,后来被剪掉了)。没有必要用几个火中的影子来表现,现实是如此,战争的残酷也是如此。死亡,每个人都要面对的死亡,而这样的死亡却没有任何的意义,又如此的频繁,刚刚还在一起谈笑风声的亲人朋友,转瞬之间就化为了一具具躺在血污中的僵硬躯体。

拿布卡和小波终于还是和小修在斯恩燃烧的屋里再会了。小修身后是颤抖着的孩童,面前是奉了命令要把村中所有人杀光的拿布卡,时间仿佛凝固在了那无法作出抉择的瞬间,直到被拿布卡杀死的刺客的女儿()用稚嫩的手指扣下扳机。小波冲上前去为拿布卡挡住了子弹,而愤怒的拿布卡开枪射倒了()……生命的消逝原来如此迅速而出人意料,而生命的价值又是如此的低廉,在毫无意义的杀戮间轻易消逝了许多根本不该挥霍的光芒。拉拉露被哈姆德再次抓走,小修被投进了大牢,拿布卡对于谎言的信赖也到了最后的尽头,回乡的前路依旧在前方,他终于还是成为了军队中残酷内斗的牺牲品,这时的醒悟已太迟,拿布卡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用最后的力气救出小修了。满身血污的少年倒在了小修的面前,在哈姆德的淫威下拉拉露无表情的瞳孔并没有更多的感情。瞬间的毁灭总是能给人以致命的快感。拉拉露的双手高高地举起象征着最后的裁决即将来临,从她身后汹涌而来的水流冲毁了黑色的一切。自己人也好,敌人也好,没有任何方向的潮流在海里伍德里尽情肆虐,用自然的狂暴嘲笑着人类的无力与脆弱。夕阳下海里伍德的废墟上只剩下了小修和冰一般晶莹透彻的拉拉露,耗尽了所有力量的水之精灵在最后的怀抱中渐渐透明,消逝于无形。

大地依旧荒凉,湖水也有干涸的一天,废墟依旧高耸,这世界已不再令人留恋。那是一个无法拯救的世界,任何东西都无法挽回了。虽然在最后的最后能够看到些许的希望,但是那时,那个世界早已失去了生命的脉动。

除了小修和莎拉,其他人都死了,而这样的死亡又是如此的空虚。战争来临的时候斯恩曾问过小修,休对斯恩说没问题你很安全。也就是说斯恩从心底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死。然而死亡还是如期所至,轻易带走了一切。大地丙太郎所要描述的真实而残酷的战争世界还是那片红色天空下的荒漠。不管别人怎么说,编织童话的动画作品离现实有着距离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动画必须要讲述现实性的东西却也正是时代性的悲哀。和漫画相同的事情也正在真实的发生。虽然我们也许在高兴的观看死亡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但是如果那种死亡真的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话,那我们恐怕就会明白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沉醉在理想化的故事中其实并没有错,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对大多数动漫作品所刻意回避的,也是不想让人们所了解的真实残酷一面细致的描写,却生生将童话的梦想击得粉碎。

担任《此时此刻的我》脚本工作的仓田先生曾说过:“在描绘第3话的时候,我在描写拿布卡的过程中产生了一种非常棒的感觉,而且那种感觉十分强烈。我觉得将这些描绘进去的人如果在故事进行几话之后而不再出现的话是很糟糕的。因为做为描写剧本的一方来说,描写杀人什么的并不是件有趣的事情。在以前的情节当中,我们也曾描绘过从少年兵那里归还的13岁左右的孩子们去上学并和朋友吵架的事情,那群孩子们后来还扔掷石头,从而引起激烈的斗殴,但是人类却已经完全麻木了。而我们就是希望看到“现在的我们”的人能够在看完这部作品之后而引发一些思考。”

对人性的毁灭,残酷的现实,战争的灾难和民众的呻吟,《此时此刻的我》描绘的是残酷的童话,尽管没有过多的爱情描写,也没有英雄的壮举。50亿年的岁月流逝带走了一切,人类求生的本能驱使着人类杀戮的本性,让满目疮痍的大地再次蒙上了死灰般的颜色。尽管黑色的风格压抑而阴暗,正义未必永胜的逆反设定也让人本来好好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很郁闷,但《此时此刻的我》对于过往套路及动漫定势的颠覆在当前快餐文化横行的年代里显得难能可贵。

最近自己也不知是怎么了,放着一堆美女和导弹满天飞Q版娃娃高呼“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的作品不看,没事找事去买些《BLUE GENDER》或《此时此刻的我》之类的东西来虐待自己的神经。当然,那些刻意用扭曲家庭、变态爱情和自虐来拼命掩盖空虚内涵的所谓黑色作品,并不能让我在看完之后还能胡思乱想些什么,浮灰一抹就掉,露出的是底下名为“视觉刺激”的朽木。黑色风格不是谁都能做,也不是谁都能做好的。至少我喜欢这部《此时此刻的我》,因为我真正为它而震撼,为它而感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6-18 19:4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