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10|回复: 10

行人公园里的微笑-->Sohryu转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7-8 20: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不要转载,这篇文章已经用作它途了,谢谢!~

                            行人公园里的微笑
                                            林 源

    “征服利特尔” 之战结束后,我回到KA-1333的老旧别墅,忘记那些血腥的场面,过了5年平静而无所事事的日子。直到NC399年4月份,突然收到一个在帕拉里特-艾的老友的邀请函,希望我去帮他忙。我自己也静极思动,便收拾了简单的行装,来到帕拉里特-艾的长夏市,开始在新开的“W.D侦探事务所”工作。

    虽说是在侦探事务所工作,但我并不需要绞尽脑汁去和那些形形色色的罪犯玩脑力游戏,因为我的工作只是为事务所搞宣传。我的名片上也就没有了那些“XX的名侦探”“犯罪克星”之类冗长的修饰,只有短短几个字:

林源  W.D侦探事务所宣传课课长

    这份工作也算是比较悠闲了。我每星期只需审阅几件课员交上的新广告创意,决定使用其中一件,然后用我现有的关系网去结识一些新朋友,说服他们加入事务所的会员制侦探协会就可以了。还算幸运,这个社会也有很多人对推理感兴趣,所以侦探协会每个月收上的会费相当充裕。
    很快,事务所原有的在二环路边上的办公小楼就不能胜任日见繁忙的事务所业务了。一到周末,小楼就成了一听沙丁鱼罐头,来委托的、咨询的、上辅导课的、听讲座的、会员聚会的,人满为患。连我的办公室有时也不得不挪作他用。所员们多次向所长反映后,所长终于在市区内的一座大厦里买下两层楼作为新居。
    搬家后的事务所离我居住的地方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中间仅隔了一个行人公园。这下,我每天上班连开车都省了,直接步行穿过公园就到了。顺便还可以呼吸自然的空气,对身心健康也很有利。

    一开始我还没有注意到公园里那个老妇人。只是后来每次经过柳树下那条长椅时,我都看见她坐在那儿,对每一个路过的行人微笑,从没有“缺席”,便暗暗注意了。很快,我便发现她并不是一个地球人类。凭着我以前那些深刻的记忆和她那略带黄绿色的皮肤、淡黄色的眼睛和有着三个关节的手指,我可以断定她是一个利特尔人。虽然我和他们打过仗,但我对利特尔人并没有什么恶感,真的。利特尔人是一个温和的种族,很难让人产生厌恶和痛恨的感觉。
    历时两个月的观察后,我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每天早上会有一架利特尔式的橄榄状穿梭机把老妇人送到公园里,傍晚时分再来把她接走。她除了坐在那里对每个路人微笑外,从不做任何其他的事------这点我倒可以理解,因为利特尔人新陈代谢比地球人慢许多。但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始终不明白。我自然不可能冒失的过去问她,而且我也不像侦探那样喜欢追根究底,这个迷题就在我心里慢慢沉淀下去了。老妇人和她的微笑在我眼里已成为和公园里那些漂亮的树,美丽的花一般毫无二致的景观。每次走过,心里总是感到无比的舒畅。传言中利特尔人能使人的心情趋于平和,如此看来并非虚言。

    万物都在运动着,世事也不是一成不变,一些事注定要发生。

    大约又过了两个月,这天早晨我夹着公文包再次路过老妇人身前时,突然察觉到了和往常不一样的情况:老妇人没有微笑了。她两眼看着旁边的一棵红杉,甚至表情还有些忧虑------我猜测利特尔人既然笑是和人类一样,那么忧虑时或许也应该和人一样。就像她现在这般,眼神凝滞,眉间微锁,双手合在腿上。发生了什么事呢?
    好奇心足以让人干出许多平时不可能做的事,如果再加上同情心,那么不可能的事就转变成了必然会发生的事。具体到这种情景下,就会和我接下来做的一样。

    我避开垂下的柳枝,从右边轻轻靠近这位利特尔老妇人。她太专注于自己的思考了,竟没有发觉我已走到她身边。不得已,只好由我提醒她。

    “咳、咳”
    我咳了两声。她闻声转过头来,看见我先是有些惊讶,然后脸上浮现出我熟悉的微笑。“对不起,夫人。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用纯正的利特尔北部通用语问道。
    这次老妇人是真正的惊讶了!“啊……你怎么会……”我知道她的疑问,便告诉她,自己曾在利特尔的一颗殖民星上经过商(当然不能告诉她我曾参与了入侵那里的行动),认识一些利特尔人,从他们那儿学会了利特尔语。老太太点点头,相信了我的话。
    “你有什么烦恼呢?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助你。”我在长椅另一端坐下。不用看时间我也知道今天是铁定迟到了,索性就不去了,利用这次机会把老太太的谜揭开。
    老太太刚开始执意不肯说,我便充分运用我说服别人加入侦探协会时的本领,再加上一口流利的纯正的利特尔北部通用语,软磨硬缠,终于让老太太答应说了。我最先知道了她的名字的两个主要部分:瑟西塔·卢申。瑟西塔是她的名字,卢申是她那个母系家族的名字。而在全名中,瑟西塔由12个词来修饰,卢申由24个词来修饰。
    “哎,你这人哪,说的我好象不告诉你就欠你一份情似的……”卢申老太太笑着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头绪,便说开了。

    “我有个儿子,叫……弗拉尔……卢申(已省去修饰部分),他继承了他爸爸的英俊和我的智慧(在利特尔社会中母系家族长者在谈论成员优点时,一般都这么说;父系家族也是如此),我们都很爱他。后来,你知道的,爆发了“七日战争”……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去打仗了。弗拉尔也去了。当然,打仗就会死人,活着回来的希望很小。我和他爸爸每日祷告,只盼弗拉尔能平安回来。十天后,他被担架抬着回来了。一根钢条贯穿了他的骨盆,这是很严重的伤。”
    “回来后,我们细心照料他,但他的伤势还是开始恶化。在当时的情况下,你们舰队的指挥官也派了一个医疗小队专门负责医治我儿子,我很感激他。但那时候你们的医生对我们的身体还不熟悉,所以尽管大家都努力了,弗拉尔还是很快就死了。”
    “他在病床上的时候,一直跟我说等他好了以后……”卢申老太太有些哽咽了,“一定要去花园里走走,他开始想那些小草和大树了……但是,他最后还是没有办法……想想也挺遗憾的……”
    “后来,我和他爸爸就在这里买了一块地的使用权,建了一座行人公园。我们看着人们在里面走来走去,弗拉尔也就不会太遗憾了。不过我们觉得这样还不够。所以我又花了十年时间学会了人的表情,然后用最有效的表情:“微笑”,把平和、喜悦扩散给每个在花园里走动的人。这样,弗拉尔也会高兴一点。”

    我对利特尔人的感情逻辑不是很懂,但这番话------花十年时间学会敌人的表情,然后把美好的东西带给敌人……这里面蕴藏着让我的心“卟卟”跳动的东西,是可以和内心深处某种被掩盖的情感发生共鸣的东西。但在很久以前我就感觉不到它在我心中的位置了,好象那部分已经死了。意识到这点,我的心开始收缩、难受,就和丢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

  “再过不久,按族里的惯例我就要进修养院了。在那里生活,就不可能常来公园了。我担心弗拉尔从此就会感到失望,而且,这里也有可能被推掉建成一座商场什么的。弗拉尔的愿望就又落空了……”说到这里,卢申老太太又流露出忧虑的表情。我突然发现,利特尔人不只是能让人心情趋于平和,让人陪他们忧虑也是拿手好戏。
  嘿!你忧虑什么?我在心里对自己大叫。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忧虑。大不了把公园买下来就是。这些年来我倒也存了一些钱,虽然具体的数字我也没有仔细清点过,但买下这样一座行人公园也是可以办到的。不过,这一瞬间,我想到了更节省的办法……我决定做些事让心里死去的那部分活过来!

  “我明白了。请再等待几天,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请耐心。”我站起来,迅速离开了卢申老太太。先是被感动,然后难受,再激动一番,再呆下去只怕我会作出一些小孩子的行为来。在大街上被人看到可不好。
    老太太在后面喊道:“这位先生,你……”我头也不回地一路直冲,冲进了事务所。我径直推开所长办公室的门。所长没有在。“所长呢?”我问门旁呆呆看着我的秘书prayer小姐。我突然闯入大概把她吓坏了。她抬手一指走廊尽头,“在休息室……”我又一路直冲进了休息室。

    “所长!”
    “什么事?”所长略有些戒备的向后一仰。
    “和你商量个事。是这样,我考虑,事务所既然已经在城里落了脚,以事务所这么大的名气,不去结交一些城里的社会名流,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这么一说,好象也是……”
    “可是事务所这么窄小,举办个小型PARTY也有困难。”
    “是啊,但上下层都被其他公司买走了……”
    “还有个更好的,现成的场地!就是楼下那个行人公园!”
    …………
    经过两小时的艰苦斗争,所长终于被我说服了,同意买下公园作为宣传课的活动场所,同时以我十年的薪水做了担保。所长向来精打细算,能有这样的结局也算不错了。回到我的办公室,高兴之余才发现公文包留在老太太那里了。

    下来的两天我都没有回家,跑了市政府和空间资源管理局,把买公园所有权的手续都办妥了。很走运,SIRENS星球开发公司刚公布了一项包括1000多颗行星,1200亿移民,涵盖KA-1341至六芒星云的开发计划,所以当前的地价十分便宜,只用了想像中一半的钱就买下了。第三天早上,我特意换了一件外衣,拿着相关文件,走到长椅那里。
    老妇人仍然是安静的坐在那儿。淡黄色的眼睛注视着来去匆匆的行人,充满了宽容和理解。柳条在她周围随风飘荡,好象她的头发。见到我走过去,卢申老太太急忙站起来,双手拎着我的公文包。
    “林先生,终于等到你了!你那天连公文包都没拿就走了,我在后面叫你也没听见……”
    直到她站起来我才发现这老太太原来很矮。我接过了她递给我的公文包,并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她。“请看吧。这是我所能帮你做的事。”我说道。心里有点高兴。老太太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接过文件看了下去。渐渐地,老太太那满是皱纹的手颤抖起来。
    这是一份委托文件,我作为公园的所有者将公园的使用权无限期委托给另一个人。我在文件上已经签了名,老太太只需再签上她自己的名字,文件就生效了。

    “Gott'in son'il……”
    老太太闭目念了一句我所不懂的利特尔语。估计是他们宗教里的圣语。然后对我鞠了一躬,“谢谢你,林先生!”
    我在这一刻,明显的感觉到身体里的某部分被打开了。回来后心底一直死寂的那一角,也开始有松动了。

    最后,老太太还是没有签上自己的名字,而是把公园托付给了我。这种情况也在预料的可能之内,所以我没有推辞。接手公园后,我作了一番大改造。先在公园里添置了一批名贵花木,再把公园四边都种成了雪松,将内部与大街稍稍分隔;中心的花坛改成了喷水池。公园的环境完全变了个样。
    很快效果就显现出来了。周围几个公司的职员和经理都喜欢在休息时间来公园里散散步,这时候说服他们加入侦探协会是最容易的时候。事务所在这里举行的几次大型PARTY也很成功。当长夏市新闻台来拍公园的专题节目的时候,我得意极了!
    只有一件丢脸的事。就是所长坚决要给公园起个名字,还在四个入口上都挂了牌子,上面用珍贵的KAB1346 产的水晶镶成了[W.D侦探事务所公园]的字样……聪明的人有时更加不可理喻,这话真的很正确!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利特尔老太太瑟西塔·卢申,也就一直没有机会弄清楚利特尔人的感情动机。或许,这里根本就没有逻辑可言?还是我太迟钝了?……其实也无所谓,只要微笑是一样的就足够了。我靠在长椅上伸了个懒腰。嗯……或许也有一些不同。
    “按照普遍的欣赏水准,”看着宣传课的漂亮女职员在公园里对每个人都露出温和的笑脸,我得意地想道:“至少目前这样的笑脸更容易被大多数人接受吧。”



--------------------------
发表于 2002-7-9 22: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哦·要请客哦
发表于 2002-7-8 21: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哇~~~~~~~~~
大家好厉害!
这就全转过来了……

次零君是往SFW投的么?
看来偶又要开始买SFW了……
 楼主| 发表于 2002-7-8 21: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知道那些大人看不看得上眼我的文文……这么些天了连个音讯也没有……
发表于 2002-7-9 16: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shanglegaosuwo~
发表于 2003-9-29 22: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
发表于 2003-10-5 09: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日期是和sfw无缘了,要现在的话,可以投“非主流”

sfw好象一直视EVA为无物,上次(好象是2002年)登了个什么日本动漫SF的专题,罗列日本最重要的十部动画,居然没有EVA。

不过,EVA也不稀罕上这种集权主义杂志。
发表于 2003-10-5 10: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SFW?是科幻世界么?
发表于 2003-10-6 10: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3-10-6 10: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SFW有一次专版介绍《大都会》那部垃圾
发表于 2003-10-6 18: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同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7-24 13:2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