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790|回复: 5

【翻译】the 2nd try 第5章开头部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6 23: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鱼 于 2011-1-17 00:58 编辑

好吧我其实是来存档的,U盘报废,电脑也岌岌危矣。

很难得的一篇不错同人,采取很罕见的双线写法。
内容?loop文,CP真香 (不过我其实是薰党……
从五章开战翻译恐怕没有人能看懂……慢慢来罢。


原文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1413558/1/The_2nd_try


Chapter 5: The 14th
当东治睁开双眼时,首先映入他眼幕的是一片陌生的空白天花板。他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在房间外对话的只言片语。
“……只有5分钟,”某人说道,随后是一个年轻点声音的同意。
门开了,一个仍然穿着绿白组合校服的黑发女孩出现在面前。她用几乎是尊敬的速度径直走向他旁边的椅子。
东治疲倦的眨了一会眼,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快意识到了对方是谁。
“阿光?”他嘶哑地问道,这看起来几乎有点吓到来访者。
“铃……东治,”留着马尾的女孩儿纠正着自己的称呼,脸颊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淡淡的红晕。“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你现在醒着。你……还好吗?”
“嗯。”他虚弱的微笑。“我猜我还活着。”
“呃,你……你都睡了一天了……”
“才一天?嗯?我觉得自己还能再睡个一两天……”东治喃喃道,直到最后才又把注意力放回她身上。“那你为什么会在……”
" “哦,我到这儿来只是为了履行我作为班长的义务,没有别的。”她羞怯地答道,脸上挂着一副完全天真无辜的微笑。
东治会意地咧嘴一笑作为回应。“呐,我知道了……”
“我猜也是……”光低声说道。
在那短暂的一瞬间,含义不明的的沉寂充斥于二人之间。但随着逐渐意识到近来所发生的事情,他们的笑容也缓缓地消逝了。
“你知道发生了甚么吗?”东治最终问。“我的意思是,那台EVA?”
“碇同学把它摧毁了……”
“……真嗣?”他诧异道,望着天花板无力地苦笑起来。“有时真难相信我们那个害羞又胆怯的伙计会这么能打。假如我在学校第一次见到他之前看过他在EVA里的样子,可能那次我就不敢揍他了。”
光赞同地点点头。“但如果你没有那么做的话,你们二个也许就永远无法成为朋友了……”
“是啊,”他同意道。“我想,有时甚至连最糟糕的错误中也能产生点什么好的东西……”
东治再次陷入沉默。第一次,他朝下端详自己身体的伤势。他疑惑地瞪着那些已经处理过的伤口,特别是打了石膏的手臂与被挂带吊起固定的腿。“那么……我怎么了?”
“据我所知……他和其余的人在进攻之前把你弄出来了。我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起来他们不够快……”光突然停下,留意到刚才听起来好像自己把所有的责任都要责怪到驾驶员们头上一样。然而她也十分庆幸之前发生过没有比这种感觉更糟的事情。
“你的腿和手臂骨折了。”最后她继续道。“他们说你很可能要在这里呆上好几个星期。”
“几个星期?”他的声音中几乎带着种惊慌失措的感觉。就连想到可能要独自一个人在这张床上呆个几天的念头,都会令他反胃。他就是这种若被关起来的话恐怕连神智都无法保持清楚的人。
不管怎样,光似乎还是被他那恐惧的神情逗乐了。“又不是说你的手脚没了,”她笑着说。“只需4-6周你就能康复,重获自由,然后你想去哪都行。”
东治在绝望中呻吟,但他感到太过疲惫,完全不想去争辩。最后,他叹息一声,并再次望向旁边的女孩。“那么……如果我不能很快离开这里的话……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当然可以……”
“你能告诉我妹妹我一切都好吗?”
“肯定…”光保证道。但当他们视线交汇之际,其余的言语好像都逃离了。在这短暂的几秒中,他们不敢移动,甚至是眨一下眼睛,唯恐这一瞬间即将消逝。
“恐…恐怕我现在得离开了。”最后由女孩打破了沉默。“他们允许我来看你已经是非常幸运了。”
她起身离开椅子,走向门口,在中途东治再次呼喊时停下了脚步。
“阿……阿光?”
“嗯?”她问道,却没有转身。
“谢谢你……到这里来……“
“不客气……”
然后她就静静地离开了,希望他并未注意到她脸颊上的红晕。
-x-x-x-x-x-x-x-x
-x-x-x-x-x-x-x-x
“不,剑介……”真嗣对着电话叹道。“不,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选择的是东治而不是你……什么?他们不让你去看望他?呃……不,不,我——我不觉得我能帮你这个忙……阿光能去看他?那不是因为她作为班长的责任的缘故吗?……是,你可能是对的,这个有点可能是……不,我不知道是不是明日香在这方面做了什么……”
他在走廊向起居室投去一瞥。他那位红发同伴正躺在地板上,在提到她名字时好奇地抬头看着他。看来她并非如之前所见那样真的把注意力放到那部电视上正在播映的家庭电影或者是诸有此类的什么玩意上。
当剑介在电话另一头继续时,真嗣又不得不把目光转回来。“问——问她?”他装出最符合“紧张/恐惧的真嗣”的尖喊。“我……我不知道……她……她实际上最近很容易发毛……喂,为什么你不自己去问她?我可以叫她来接……剑介?喂?剑介?”
带着一丝浅笑,真嗣将电话挂断放好。“我猜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在重返起居室时这样低声念叨着。
“我真不敢相信,我又输了。”红发女孩沮丧地喃喃道。
又……
“明日香,就我们二个了。”真嗣打了个呵欠。“刚你淋浴时美里走了。”
“那又怎样?”
他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除了刻意表演之外,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她如此烦躁。"你该不会还把这种事情看成一回事吧?"
“如果我是这样又有甚么吗?”她抱怨道,翻身避开他。
“呐,明日香……”他为她的举动暗自发笑。作为一个一直把自己看作大人的人,就算是已完全进入成人时代,她还是保留了些孩子气的地方。至少,他希望是这样……
他小心翼翼地躺倒在她身后,将她轻轻拥入怀中。她有点僵硬,但很明显比起继续发闷气,现在她更愿意依偎在他怀里放松自己,他就知道她不会把那种态度撑太久。
“那只是……”她语调里的愤怒已经渐渐消退。“我竟然就被那么轻松的被击倒了!又一次!我甚至连战斗的机会都根本没有把握住。我就呆在那里,想着这次我能拯救自己但是我……我……”
“它让我们都措手不及。”他向她保证,将手盖在她的手臂上安慰道。“就算你什么都没有做,我也很确定你本来就可以让他知道谁更能打。”
最终,一个细微的偷笑穿透了她愤怒的面具。她翻身用手臂环住了他的肩膀。玩笑似地一撇嘴道:“我讨厌你这么做,你知道吗?”
“是吗……”
她摇摇头,缓慢地靠向他。“错误的台词,”她耳语道。“你这时应该说‘对不起’。”
“噢?”他咧嘴一笑,探身贴近,几乎能感到拂到脸上的她的气息。“对不起。”
“这才对……”她阖上双眼,然而就在他们的嘴唇相碰前……
“我回来了!”
两人在听到这个年轻而兴高采烈的声音时闪电般地跳起身来;这并非是因为震惊或是恐慌,而是出于惊喜以及某种荒谬的希望。然而他们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直到真嗣把手放到她肩膀上时,明日香仍是忧虑不安。随着她迟缓地转过身,他望向她的眼睛,却只瞥见希望的光芒在一瞬间被纯粹的悲伤所取代。
“只不过是电视的声音……”她平淡地说道。声音中找不到一丝感情的痕迹。
“是的……”他咽下哽在喉咙里的悲痛,重新把她拥入怀中。“只是电视……”
-x-x-x-x-x-x-x-x
-x-x-x-x-x-x-x-x
这并非她首次见到战场,但每当看到那巨人般的尸骸时,她仍会觉得毛骨悚然。
现场的清理工作已经开始,但仍需耗费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消除掉EVA/使徒所遗留下的血肉。重型起重机和卡车正忙于将尸体运出现场。为了保密而封锁现场的NERV员工在这里随处可见。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包括没有认出这位少校的,胆敢阻拦她的去路。
“你还好吧?”
律子习惯性的提问并没有让美里吃惊。当然, 她并不“好”。她的伤势显而易见——特别是悬着手臂的那条绷带,很明显它们会留在那儿几个星期。不过她的老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在额头上裹着一圈绷带。
“只要我还能工作就好。这种非常时刻可不是休假的时候。”她恼怒地叹了口气。“如果不是某个司令做出了他职业生涯中最蠢的命令的话,只怕我还能来得早点。”
“我已经听说过真嗣的事情了,”赤木博士评论道。“虽然对他的处罚看起来好像没有甚么理由,但我想碇司令肯定有他的道理……”
“你总是站在那个混蛋那边,是吗?那又是什么理由?一个我没有听说过的新游戏?‘看谁能把真嗣伤得最深’?!我………”她在狂怒之中挥手,受伤手臂上突如其来的一阵疼痛却打断了她的话。
“镇静点!”律子断然反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你的说话口气简直完全就像他已经被NERV开除了一样!”
美里再次叹气。“抱歉。但是……他不应该受到处罚。他什么错误都没有犯!如果他没有试着去救自己的朋友的话,情况可能会更糟。他为了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现在终于对驾驶EVA显示出了一点自信,但现在又不允许他驾驶了。”
“我可不认为他会在意错过几次测试哦……”律子笑道。
“噢……也许吧……”美里允许自己露出一个微笑。“我想或许你是对的。不过我还是希望下一个使徒不要在近几周来袭。”
-x-x-x-x-x-x-x-x

-x-x-x-x-x-x-x-x
真嗣从自己的床上跃起,心跳急促,满身大汗。然而现实才刚刚开始。
另一个噩梦……
距离他上一次做噩梦已经有好几年了,但近来它们经常降临,总是在嘲笑着他的失误,总是在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将终归徒劳,并且,在最后怪物总是让他无法逃离。
伴随着沉重的叹息,他重新跌回床上,闭起眼睛,但却心烦意乱难以入眠。在被这种状况困扰着翻来覆去好一阵之后,他疲倦地环顾起黑暗的房间,最后目光落到了电子钟的荧光数字上。
4点36分……加上他那纷乱的思绪和干巴巴的喉咙,现在完全没有可能入睡。不过至少他能对付口渴。
当真嗣走进厨房时,汗湿的皮肤与夜晚冰冷空气的直接接触几乎令他有点颤抖。因为不想打扰仍在专属冰箱里酣睡的企鹅,他忍住了开灯的念头,悄悄地从另一个冰箱里给自己取了一份饮料。
但是在迅速喝光并把空罐扔进垃圾桶之后,他还是没有觉得有甚么好转。这也只是另一次无用的尝试罢了。
他埋头拖着脚走向自己的房间。然而当经过明日香房间的门口之时,轻柔的啜泣声使他停住了脚步。
他不由得发出一声哀伤的叹息。几乎没有任何东西能比这种声音更让他憎恨了;它始终能让他记起自己到底有多么无助。然而他也没有资格因为哭泣而责备她。因为他也经常发现枕头被自己的泪水弄湿。
有那么一阵,他仅是站在过道上,无法走进房间去安慰她,也无法就如此走开,将她与痛苦独自留下。
最终,在确认了美里没有在附近之后,他踌躇地走向明日香的房间,并悄悄推开了门。顷刻间,他对着房间里的混乱微笑起来.与外表不同,其实她一直很邋遢;即使是岁月也没有改变什么。
但在他看见她蜷缩在床上哭泣的姿势之时,笑容也随之消失了。
伴随着小而安静的步伐,他小心翼翼的避开地板上的杂物,走向她身边。在他坐到她旁边时,她仍旧陷于那不安的睡梦中,没有注意到。
他只想在她耳边低语些慰藉的言辞,任何能让她平静下来的的都行,但是他能想出的却只有会带来更深伤害的谎言。最后,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用手臂抱住她,分担她的痛苦。于是他们就这样一起静静哭泣,一直到曙光带来压抑而未知的新的一天之前,他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x-x-x-x-x-x-x-x
-x-x-x-x-x-x-x-x
发表于 2011-1-23 06:2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这行文风格怪怪的……哪国作品啊?给点详细信息啊
发表于 2011-1-27 17: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不是T3上的EVA机动警察同人小说啊
发表于 2011-3-16 22: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唉!没有全本,不给力啊!
发表于 2011-5-1 20: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ASUKA的性格和原作差异挺大呢
发表于 2011-9-12 14: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主的性格和原作的差异太大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8-12-15 14:2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