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92|回复: 2

冲破命运那禁锢之轮 飞越奇迹那曾经之巅——《EVA·破》赏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15 00:2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经在这里默默做过看客,之后默默的离去,虽然下面的东西已经在别处发过了,但是作为一个追随了EVA十年的支持者。我觉得还是要广布“福音”,执迷不悟、屡教不改。

    这个题目其实是看《破》的过程中,在名为“FATE”的背景音乐下,三台EVA机体对抗空天使时那份气势感染后顺嘴溜出来的,所以和下面主题其实、大概、可能、或许真的真的没啥关系啊……。
    这阵子实在是忙得脚打后脑勺啊,一直都在连续加班中,累啊!但是即便如此个人也仍抓紧一切时间反复膜拜神作,并为那崭新而绚丽的篇章而异常亢奋。以完成、进行、将来等各种时态参悟着神作的各种版本。啊!这不朽的主题是多么的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直叫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欲罢不能!回想当年上学时一到考试之际,先不管复习准备什么的,首先做的必是重温一下神作,而后便带着一份无比的虔诚和觉悟感奔赴刑场,哦不,考场......。事实证明,信神作不仅不挂科,而且考的还很多哟!XD!XD!XD!此外个人甚至还给表弟们人手配备一套神作,并对他们进行了十分残酷的“强制教义”,以此来颂扬并传播神作之伟大和不朽……。而当下《序》、《破》在内的新剧场版如此绚丽的回归,更是毫无保留的验证了神作的绝对魅力。以上不着调的回忆完毕,下面开始说正题。

   

    作为神作的坚定拥护者,下面就谈谈本人对于《破》的一些认识和理解。再作为“谋士控”,而且还是推崇上谋之“人谋”者,个人就先从人物设定上说起:



    碇真嗣

    在TV版中真嗣与其说是懦弱自闭倒不如说是一个缺少存在感的少年,正是他孤独的环境下其对于自身存在感缺失以及缺乏对自身的审视,才使得他产生了十分消极而又极不稳定的精神状态,更令其在待人接物上,时而逃避着外界对他的种种刺激;时而执迷的渴望靠依赖别人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并将其成为自己的精神寄托和慰籍。(比如对其父元渡认同感的渴望和使徒渚薰对其肯定后所产生的精神依赖。)正是这两种极端的表现,令他的性格中充满了犹豫、矛盾、焦虑、不安、疑惑、困顿,行事上时而敏感,时而消极,时而偏执,时而懦弱,没有一丝安全感。他称别人那“对他的背叛”其实不过是他一厢情愿后的现实给予他的否定,心理上不稳定使他无法正视自己及他人,正是这种心理上的不成熟,再加上庵野在情结上对角色的“反复折磨”,使真嗣这个角色一直处于一种“渴望—相信—否定—疑惑—再渴望—再相信—再否定—再疑惑” 的怪圈,一直到渚薰这个使徒的出现,作为使徒他是人类的敌人,所以其必须被消灭,但他也是当时真嗣精神上唯一慰籍,当真嗣最终由自己驾驶的初号机亲手将渚薰抹杀,无疑使其内心与周围环境脆弱维系着的链条彻底断裂,于是带着孤立无助的状态携着对于自我的疑惑和茫然,整部作品便进入了那烂尾的25、26话,(其实个人以为这两话虽然受诸多因素限制和影响而形式另类,但补完的效果还算不错。)正是在这两集所谓的“补完”,下,真嗣这个角色通过不断的浏览、探知别人的内心中自己的形象后,渐渐的懂得倾听自我发心底的呼唤,并最终感知到了一个不依赖于他人的真正属于自己的存在感,最终凭借“人类补完计划”完成了对自我的感知和认识。

    而在《破》中,对于真嗣心理上的刻画相对TV版少了很多,而其心路历程和故事的发展相比TV版的中更加直接,不再那么曲折,这也使真嗣这个角色在认知自我的过程简单、顺畅了很多。其实在《序》中,真嗣在对抗雷天使的时候其对自己改变就已经开始,而在《破》中,乍一看好像真嗣在性格设定上突然积极了很多,但其实,庵野在对这个过程的把握上还是进行了很多的铺垫和伏笔的,在《破》中庵野不在以那种病例分析的方式将真嗣推至于无援的状态下以自救,而是在收拢剧情后不断的促使真嗣与周围发生着接触而使其对自我的塑造上更加坚定,与加持的交流,令他更加理解了美里的同时,也开始反思自己与其父究竟存在怎样的隔阂;与明日香的共同生活令他看到了每一个人对驾驶EVA的不同感受;正是在这种不再逃避,而是正视自己的过程中,真嗣不再一味回避驾驶EVA所给他带来的痛苦,并勇敢的驾驭着这恐怖的野兽为自己幸福而拼搏,并最终凭借自己的意志达成了对零的拯救及初号机的“成神之路”。这份过程很类似于德国家哲学家尼采对人由“骆驼之承载”到“狮子之搏击”再到“婴儿之幸福”的预言式设定。

    评价:真嗣,你终于也信春哥了!成为纯爷们儿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吧!



    凌波零

    在TV版中,如果说庵野对真嗣存在感的设定还算是“缺少”,那么对零——这个为元渡对妻子爱恋执念下所诞生的替代品,其存在感的极度丧失恐怕就没啥可解释的了,正如零的那句经典台词:就算我消失了,也会有人替代。”

    如果说真嗣的存在感只是缺少,那么零的自我存在感恐怕就真的是“零”了。正是自身存在感的极度缺失使这个角色甚至获得了“三无女神”的光荣称号,(而个人猜想在零号机初启动的暴走状态正是其过于缺失“存在感”后,被机体主导后而发生失控状态,而在第二次启动时,其凭借元渡那副损坏的眼镜达成一种自我存在的维系,正向其所说她是被“羁绊”维系着的存在,从而达成了其对同步率的稳定。这里要说明在TV版中,每个机体都是被预先注入了灵魂的,而《破》中这个设定被弱化了。)TV版中的零的命运很悲情,无论是一人目还是二人目亦或是成神的三人目,一人目小小年纪就因为替元渡给直子博士传了句话,就关荣的领了便当。而二人目虽然在TV版中坚持了很长,可是在她的那虚无的心中就只有元渡的身影,好不容易渐渐的为真嗣打动,最后还是为了他那无可替代的碇司令,毫无怨言的将可以替代的自己毁灭以换取胜利。三人目则更是无辜,不仅要继续作元渡的人偶,还要不自觉的为二周目所留下的羁绊而伤感。一直到剧场版里她以自己的意志摆脱了元渡,而去选择倾听真嗣的心声,并为真嗣铺设一份属于他自己的未来。

    《破》中的女神改变确实很大,昏暗的厨房里,那手持菜刀的凝视,真是颇具病娇气质啊!其实在《序》中凌波对真嗣那不再凭借对元渡印象的那一笑开始,就已经预示着零的改变,而在《破》中,零并不在只是困守于自己的那份毫无存在感的虚无之中,而是在真嗣厨艺的诱惑下渐渐的发现了生活的种种乐趣,并试着用自己的双手,为她和她身边的每个人去争取幸福,《破》中的零不再是一个心中只有元渡的碇唯的替代品。她的心里开始有了别人位置,并开始用她的决心,影响着她身边的每一个人。

    评价:你本是“三无人员”要凑你的字儿真是很难的,而眼下你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可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啊!



    明日香

    TV版中的明日香,被设定为一个具有双重性格的少女。一边是其用荣誉和赞扬拼凑出来的天才,而另一边则是为自卑和否定感包围的孤独者。而与上两个角色相比,他的设定上更多的是对自我存在感的极度否定,她拼命的注重荣誉是为了消弭对自己的否定感,极度的自大是为了平衡自己极度的自卑。她的目标越发明确,那么她就的失败及其对自身的否定也就越发放大而令她恐惧。为此她不停的暗示着自己的同时,更拒绝着别人的探知,从对抗鱼天使时向真嗣炫耀自己的实战技巧,到渴望年长的加持对自己的关注,与真嗣那暧昧的一晚真情的露,而无聊时与真嗣接吻更是为了摆脱自卑感所造成的失落感(只能怪真嗣太不争气了!)

    明日香就像一个手持平衡棍行走于钢丝上的杂技演员,她的分裂的人格被分置于两侧。一旦一侧被拉长,那么为了平衡,另一边也就必需陷得更深,明日香正是靠着这份微妙的平衡感辛苦的维持着自己生活的形象。(我始终觉得相比于“无动于衷”的女神,明日香的戏份真的是很重的。)

    而在TV版中,从音乐天使再到岩浆中对抗卵天使,甚至再到为了自己能够留在NERV而于鸟天使对战,她决不允许别人看轻他的存在,通过别人的关注来麻痹自我的厌恶感。而真嗣和零对她的打击最深,同为适格者,一个在她看来的“人偶”被司令刻意的关照着,另一个生手却能够令自身的同步率却出奇的好,这些都令她的努力变得没有了意义,她那微妙的平衡感被不断的侵蚀着,力天使的绝对强悍令她的强势显得那么不值一提,而鸟天使的精神攻击更令她的自我厌恶感彻底暴露,在营救为子宫天使侵蚀的零号机时,其同步率为“0”,最终彻底的摧毁了她的平衡,而令她坠入自我封闭的深渊,一直到剧场版中为其母亲灵魂所唤醒,并领悟了所谓“绝对领域”正是自己存在的最好证明,她独立的不同于每个人的最好证明。于是觉醒后的贰号机在命运之火的团绕下异常耀眼闪亮,即便在量产机将她击败后,她对于自己存在感的绝对捍卫,使得她在补完之奇迹后,成为了新世代下的莉莉斯,一个不同于真嗣的“绝对存在”。

    在《破》中,从天而降的贰号机依然华丽并干净利落的消灭了使徒,而驾驶者明日香在性格上的设定却已有很大变化,原来的双重性格被归合为一种高傲外表下缺少与人交流的孤独少女。她的出场虽然还是那样盛气凌人,但已不是TV版中的那种刻意的展示,而是更多的表现着其对于陌生环境下在待人接物上的无所谓。而在《破》的诸多设定的改动后,明日香同真嗣和凌波间的比较和误解被弱化了。而在描写其生活上的各种表现则更趋近于真嗣初到美里家时的不适,比如同样被PENPEN吓到,(只是之后所采取的行动却有天壤之别……)直到在三台EVA机体击败空天使后,明日香开始正视自己的同时,她曾经的孤独感也渐渐被打破,并试着同周围的人交流并在过程中感知彼此的存在。同真嗣的夜话,使消除了她对真嗣这个“权二代”所产生的偏见,并理解了真嗣驾驶EVA的初衷。在电梯里同零的争执中,当她看到零满手的OK绷后,也不再将零作为一个有宠于碇司令的“人偶”来看待,并理解了凌波为促成真嗣父子和好的决心。正是在这点点细节之下,她曾经对别人的误解的隔阂渐渐消融,她不再只是一个依赖插入栓的EVA适格者。交流中她清晰了别人轮廓的同时,也将自己的内心打开,并用自己的行动为自己和别人争取着幸福。当在美里的车上听到了零的感谢后,她也和真嗣一样手托下巴面向车窗真正的品尝到了所谓幸福的滋味。并在准备启动的过程中向美里坦露了自己的心声,正是在这份收获和认知后,才有了她在插入栓中那份处于幸福之下释重负的感叹:“这样啊,原来我也是会笑的啊!”一个开朗活泼的明日香便再度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不再是一份伪装,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对生活充满美好期待的“飞鸟”。即便在《破》中她代替了冬治“杯具”了一把,但个人相信庵野如此费尽心力重塑的明日香,绝不会如此而已。我打赌,在《Q》中明日香绝对会有不俗的表现。

    评语:明日香即使你去掉了那份伪装,你也仍然是神作中最可爱的傲娇!



    真希波

    这个新加入的角色一直都在“乱入”着,在《破》中,真希波分掉了原来明日香的很多设定,感觉算得上是在TV版明日香双重性格下分离出来的一个人物。《破》中她接下乐明日香不少戏份(比如其和加持的关系,与力天使的作战),同时,也减轻了TV版中明日香过重的心理负担,并将前后的故事剧情连贯一气,再加上时下流行的病娇气质,确实令这个眼镜娘十分抢眼。还有就是个人觉得,从她出场令第三使徒和五号机同归于尽,再到对抗力天使时意图将贰号机破坏,再加上加持和她的关系,个人猜想她在《破》中可能扮演着一个剧情修正者的角色,即修正与TV版中的各个不同步的瑕疵。相信在《Q》中的其挖掘度会很大。

    渚薰

    TV版中的渚薰是一个有着自由意志的使徒,在行使使徒命运的同时他亦秉承着之前鸟天使和子宫天使的特性对人类的内心进行着窥察,(从《哈利路亚》到《欢乐颂》,其作为使徒的立场似乎都在隐约间发生着改变。)在明日香的崩溃,零再度陌生,以及周围所熟悉的一切化为乌的情况下,精神上再度陷于无望的真嗣与这位最后使者命运的交集了,渚薰作为使徒的使命感以及其对人类命运的悲怜使得他更像一个充满好奇而又为命运所催促的过客,这种设定使他显得非常超脱。而在他自由的意志下,令他作为使徒的命运和对真嗣的关注都被恰当的表现出来。(不过说句实话,如果没有之前剧情做铺垫的话,一个人上来就能说出那么多肉麻的话,还真令人难以接受,同时也足见真嗣当时被痞子庵野折磨得是何等的“饥不择食”……。)因为在TV版中渚薰的出现更多的是为了带入真嗣的情感,再加上其出场也就一集,资料有限,所以个人的评价也就仅止于此。

    话说,在《破》里,……渚薰啊,你上来就拜人家元渡作“岳父”,到结尾处给真嗣插下定情信物不说,竟还发下诳语,说要给人家真嗣幸福什么的,你!你!你这“上门提亲”的日式桥段叫我们这些围观群众情何以堪啊!!!

    评语:渚薰,《Q》中你到底会给真嗣一个人怎样的幸福……?

   

    最后还想带一笔说说元渡,原来元渡的设定是一个“鬼畜”化的人物,总之就是为了能够与他的妻子重逢而不择手段连儿子都往火坑里推的腹黑大叔。但是在《破》中他变的太多了!尤其在看到零所产生的对妻子唯的“幻视”,竟傻傻乎乎的同意了零的邀请。我只想说:元渡……,难道你被废柴大叔长谷川先生感染了吗……银酱!!!

  

    下面是个人对比TV版的一点心得:



    TV版的“纯粹之路”

    在《EVA》的TV版中,痞子在人物方面侧重于描绘一种个体精神上的“纯粹”独立状态,并通过EVA机体将这种纯粹感放大并深化,对于人物关系上并没有太多的交叉,他们每个人都近乎偏执的以自我为中心,(或许也就是加持还算正常些),过于执迷于自己而对周围的环境漠不关心(元渡不择手段的追逐着对唯的爱,美里对父亲记忆的追寻,律子和其母直子博士对元渡的执迷不悟等等),正是基于这种“纯粹”的设定上,其对“插入栓”运用方面值得我们注意。

    在EVA中,正是插入栓,将适格者同周围的环境屏蔽,进而置身于一个近乎绝对自我孤立的环境,于是在这种纯粹的环境下,角色从故事设定的各种条件和环境下被抽离出来,成了庵野进行心理病例分析的“小白鼠”。在TV版中,无论是驾驶员互换的启动测试、还是初号机陷入的名为迪拉克之海的虚数空间,或是同步率400%下真嗣和初号机的融合,及鸟天使对贰号机的精神攻击,亦或是子宫天使对零号机的侵蚀,无不体现着这种设定,再加上指挥本部的观测和控制的无法介入,即所谓外界条件下的“驾驭不能”,就更加凸显了适格者这种近乎绝对的孤立环境。在这种环境设定下,适格者跳出故事脉络而仅至于个人的心理层面的分析也就开始了。观众开始同作品中的角色一起窥视起他们的内心,正是这种屏蔽了外界干扰的类似于心理治疗式的自问自答中,角色的各种心理活动开始被诱发生成,并被独立的表现出来,于是他们在庵野设定的环境下,矛盾、疑惑、焦虑、挣扎、苦恼、偏激甚至疯狂。而这种病理分析式的设定,更是将观众带入到了角色甚至对自我深深的认识与反思之中。

    同样,在对这种“纯粹”感的渲染方面,庵野则通过EVA机体以插入栓为媒介与适格者之间达成一定比率的神经联导(剧情设定上看,如果同步率过高,那么就会导致适格者精神与EVA机体的融合,所以同步率在不高于百分之五十的条件下才被视为驾驶的理想状态,即以适格者精神为主导的控制,同步率高于50%恐怕就会成为以机体为主导的不可控状态。当然,我说的是TV版),令EVA机体成为了适格者独立精神状态的体现,而凭借机体的威力,这种自我意志的爆发则被加以视觉和感官上放大,而血腥的“暴走”状态更是将适格者精神的绝对化折射放大至极限,甚至超脱于周围环境,即成为那卢梭笔下那“高贵的野蛮人”。也就是由适格者独立精神状态上的释放,达成EVA机体的“狂飙”状况,而在过程中借助宗教和神秘等元素的渲染和烘托,更是将这种提纯出来的纯粹感无限放大,正是这种有机的结合下,也就达成了一份神作令人十分瞩目的看点。而TV的剧情并不完整,但是正是在这种整体不连贯的基础上,作品对于每个角色性格心理上的纯粹刻画和深度挖掘,反而更加突出,令观众印象深刻。

   《破》的“发现之路”

    相较于TV版,在《破》中的剧情有了很大增减和改动,就个人来看,最大的改变的就是,整部新剧场版中对人物的刻画,庵野不再将《EVA》中的角色逼至绝境,而后再通过特定手段抽离出来再进行心理分析。而是通过刻画生活中,角色彼此间不经意间的摩擦下所产生的相互之间的感知和认知,一点点的进行着心理上的补完。在TV版中,角色总是在退无可退后被庵野加以强行的补完。而在《破》中,庵野则开始用一种更加和缓的方式以及在细节上的把握来进行着补完。而这个手段不再是那心理咨询式的病理分析。而是每个人主动的用自己的双眼观察着别人,并用为别人的言行触动着。明日香在周遭的变化中感到了自己的孤独,并逐渐消除了自己的偏见和隔膜,用自己的方式改变着自己。从味增汤到便当,从制定<聚餐作战计划>再到满手KO绷,零通过与别人的接触下感到了自己存在,不再无动于衷的困守在虚无中,而是凭借自己的心去尝试着争取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感;或许这要与那份壮丽优美更富于宗教神秘感的补完相去甚远。但在个人看来,这也是一种补完,一种更加“温柔”的补完。人们不再通过化LCL,渐入虚无后再强行打开彼此心灵的障壁审视彼此,而是在彼此接触的最不经意间,以最平常的方式用自己的心灵去感知并打动彼此,消除彼此的成见和隔膜。正是在这份温柔下,零不再冷漠,明日香不再偏激分裂,真嗣不再迷茫不安,就连元渡也成了一个笨拙的傻大叔。每个人都在彼此的接触下,默默触动着,改变着。由此我想说:庵野,作为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你看来也懂得温柔的对待你剧本下的人物了。b(^-^)d

    如果说TV版中所触动我的是那份从虚无中抽离出的“纯粹”及由此所带来的神秘和深刻,那么在《破》中,令我欣喜的则是每个人对别人的“发现”。而个人以为,正是TV版中那份个人心灵刻画的纯粹性和深刻性,更使得《破》中他们彼此间的“发现”更加耐人寻味。于是在我看来新剧场版算得上是对前TV版的一次十分出色的“补完”。不再依赖那份神圣计划下那虚无而庞大而神秘仪式,而是仅至于我们每个人心灵那方寸之间的升华,这里痞子对剧本的驾驭能力确实又上了一个台阶啊。

    在故事情结方面,个人在对比《序》后觉得《破》确实如《序》中的结尾处SEELE议长基洛说的那样进入了“总括”阶段,TV版中的原故事情结都被高度的压缩合并了。渚薰提前苏醒;空天使、音乐天使、恐怖天使一并压缩;霞天使、鸟天使及其对明日香精神侵蚀被压缩;力天使、子宫天使以及其和零的融合也被压缩在;原有的剧情已经被高度的概括,确实无法从原有TV版的基础上,对之后的故事发展进行预期了。新剧场版确实“破”了原有的故事框架,开始朝着一个全新的方向去发展。于是我这不靠谱的题目终于又被自己绕回来了。(无耻的激动中……!)

    总的来说一句话:《Q》啊,一年的等待又开始了!就让我们这些神作的同好们静待神作的再度召唤,凝视神作中的少年们如何用自己的力量去创造一份更为辉煌灿烂的奇迹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00 收起 理由
EVA初号机 + 20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9-15 14: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非常精彩!

希望在Q以及第四部中仍然像破一样有一个阳光的结局。
发表于 2010-9-22 20: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贴忘记更新到主页,惭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7-21 23:0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