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941|回复: 17

《EVA》人物感情线分析之真嗣&丽篇 by:TabrisM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6-4 13: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EVA》人物感情线分析之真嗣&丽篇

 

 by:TabrisM

 

 

 

在文章开始之前请先允许在下说说写这篇文章的起因吧。

 

      多日前在下在解惑专区解答了一个问题,问题中提及真嗣最后是喜欢丽还是明日香,当时在下按照自己浅薄的理解为提问者做出了解答,并未多想什么(现在看起来在下当时的回答还真是片面+盲目+幼稚+错误呢)。当晚在下和OX兄闲聊时,OX兄却谈及这个问题将他与漠然轻寒都雷晕了,当时在下甚为不解。OX兄说这个问题单纯分析没问题,但得不到结论(感情本来就很难定论,更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且极容易引起“香党”和“女神党”之间无意义的“战争”,最后变为“是绫波好还是明日香好?”“绫波和明日香你更喜欢哪个?”这样完全脱离研究意义的问题了。并且讨论三个适格者的恋爱感情(注意是恋爱感情而不是感情)没太大意义,这个并不服务于旧世纪的主旨。而且OX兄还指出在下当时的那个回答有些就事论事,非常之不完整,留下太多的需要补充的地方。有这些原因在下才会萌生写这篇帖子的想法,给那些刚刚接触EVA的新人还有太过执念于“香党”“女神党”的人们一个较客观的感情线分析。

 

      在此需要明确指出,在下是标准的“无党派人士”(不然这篇文章的客观性就要被严重质疑了),而且这篇文章纯粹出于研究和分析,并不针对任何人和“党派”。 在下在本贴中提及的Original脚本悉由OriginalX提供,特此感谢。

 

      正文部分开始

 

      想必大家对EVA都有这样的感觉,就是其中人物的感情非常之隐晦,整部作品中几乎找不到直接表达之处,不仔细分析的话很难准确把握人物之间的情感(这个自然是有原因的,在下会在下文中提及)。既然找不到直接表达之处,那要分析人物的感情线就只能从那些“无声”的场景入手了。下面在下会从一些比较明显地表现人物情感的场景出发(其实整部EVA中能表现人物感情的细节场景非常之多,这个在下与OX兄闲聊时有所感受,只能说庵野秀明实在是太强了......),对真嗣与丽和真嗣与明日香的感情线进行分析。

 

     需要再次声明,在下既非“香党”亦非“女神党”,在分析时会力求客观。由于在下水平拙劣而出现的错误,请各位吧友指正并不吝赐教。

 

      首先是真嗣与丽。 首先在下必须指出的一点是真嗣与丽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异乎常人的“感应”。第一话中出现的站在马路中央的丽(02:50处),只是庵野秀明的一种意象的表达,表示二人之间存在的错综复杂的联系,并不是真嗣与丽之间真的存在某种感应(即使有的话也仅仅是深层潜意识之中很弱的感觉而已,在EVA中找不到能证明真嗣和丽有“感应”之类的证据)。换句话说,就是虽然丽拥有唯的基因,但却并没有唯的意识,所以二人的感情起点仅是一般的陌路人而已,无他。

场景一:丽的出场(第一话17:07至18:41)。

      某种意义上讲,保护丽,去承担丽要承担的伤害是真嗣驾驶初号机和水天使战斗的直接原因(虽然从当时的情境分析,获得父亲的认同在真嗣内心深处占了更主导的作用)。应该说此场景中真嗣的行为含有男孩子去主动保护异性的成分。在下此处只说“含有主动保护异性的成分”,是因为毕竟当时真嗣第一次见到丽,不可能对其有什么深厚的感情,这里的丽之于真嗣更倾向于“他人”这一存在。

 

场景二:出于在意而关注(其实这应该叫一类才合适) 1:体育课上的“偷窥”(第五话08:04至09:21)

      在此处我们已经很明显地看出真嗣在意丽这一存在,并且注意到了丽总是自己一个人,没有朋友(话说回来,真嗣真的比其他男生“单纯”多了......)。此时对丽的真实身份还一无所知的真嗣对丽的关注很明显就是对身边同龄异性的关注。

 

 2:格纳库中的注视(第五话09:44至10:15)

      此处和上一个场景一样,是最常见的男孩子对身边同龄异性的关注(用八倍镜头“偷窥”哦)。只是后来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一幕——丽与元渡的亲密交谈。这对于从小就被父亲抛弃,并且强烈的渴望得到父亲认同的真嗣确实很难接受,难免产生惊讶和嫉妒。而这种“嫉妒”的情感直到真嗣从丽口中听见“我除此之外就一无所有了”之前依然是存在的。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当丽回答他“这是我的羁绊”时,真嗣的下一个反应就是“和我父亲的?” ,可见真嗣此时依然无法接受父亲抛弃自己却和丽很亲密的事实。但他在屋岛之战中亲眼目睹了丽对自己生命的漠视,从一定程度上了解了她“一无所有”所指代的意义,之后对她的感情才会完全转变为“莫名的喜欢”。

 

 3:真嗣注视丽的ID卡上的照片(第五话12:00至13:02)

      原因和上两个场景完全相同。此处有一细节,就是真嗣在接受律子的拜托时的表情,应该说非常之乐意。而且之后可怜的真嗣由于盯着丽ID卡上的照片看而被美里涮了,庵野秀明安排此场景的用意无非就是间接表现和推进二人情感而已。 从上面三个场景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一阶段真嗣已经对丽有了额外的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10-6-4 14: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场景三:屋岛作战前真嗣与丽在临时停机库中的对话(第六话16:09至16:55)

     此场景应该是真嗣与丽第一次“谈心”。“绫波为何要驾驶这东西?”这一关于人生价值和目的问题当时的丽心中并没有什么迷惘。她很清楚是元渡为何创造自己,并且一直也将自己存在的意义定位在为了完成元渡的计划。丽将这种想法视为理所当然,完全没有什么可以去质疑或是迷惘的地方。亦可以说在丽所接触的人或事中还没有足以撼动这种想法的,直到真嗣的出现。

 

     而从精神分析法角度去解析当时的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理解。丽的“超我”和“自我”和“超我”在当时都是统一的。换句话说此时丽“自我”所追求的“羁绊”(不难看出她一直把元度对自己的“关爱”视作是自己的“自我”所追求的这一“宝贵之物”(具象化的产物就是元度的眼镜))和“超我”的“人生理想”(即为了元度而存在,服务于元渡的计划)以及“道德要求”(亦或说命运加之于的使命)三者之间是没有矛盾的。

 

     但这个问题对于丽依然是“敏感”的,并且也是后来丽一直迷惘和寻求答案的问题。其实在下一直认为从这里开始真嗣在丽心中的位置便有了些许变化,对丽来说真嗣已经不完全是“初号机驾驶员”或者“碇司令的儿子”这样单纯的存在了。只是由于这个场景相对于“丽的微笑”这一场景在时间轴上太近了,而后者使真嗣在丽心中发生了巨大变化,所以这一场景的作用便无法确定了。当然这只是在下的愚见而已。

 

场景四:绫波丽的微笑(第六话20:36至21:57)

     嗯......,不必在下多说什么了。EVA中最经典的镜头(这个貌似没什么争议吧,不会在下无意的一句话引起战争...),可以作为丽对真嗣感情的转折点。虽说基本没意义(貌似绝大多数E迷都能熟背吧),但在下还是将二人的对话摘出来。

 

     真嗣:不要......,不要说自己一无所有什么的。在分别时不要说再见这种悲伤的话。(啜泣)

     丽:你干嘛哭?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改用什么表情才好。

     真嗣: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此处真嗣对丽的在意和关心便可一览无余了,但这种关心在意到了怎样的程度,怎样来定义呢?

 

     在EVA的Original脚本中(所谓的Original脚本,就是庵野秀明对各个场景的最初设计,比分镜头的绘制更早。由于在实际动画制作过程中要考虑诸如成本,绘制难度等许多外界因素,加之庵野秀明在制作EVA过程中心境有巨大的变化,所以很多要表达人物情感的场景在最终都被删除了。换句话Original脚本中有时包含了很多庵野秀明对人物情感最原始也是最真实的设定,很具有参考价值。)这个场景最初并不是如此。而是如下:

 

      真嗣冒着高温打开了插入栓的舱门,发现丽平安无事后,上前紧紧抱住了丽。

      真嗣:不要......,不要说自己一无所有什么的。在分别时不要说再见这种悲伤地话。

      丽:你干嘛哭?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改用什么表情才好。

      真嗣: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并且丽在微笑前也没有直接出现元渡笑容的幻影,只是有一句“似乎和那个时侯(指源度救丽出插入栓时)的某个人十分相似的,温柔的眼瞳”的心理描写。

      随后是“感到背上传来的,真嗣掌心的温暖,丽的表情慢慢变成了微笑。”

 

      从这个Original脚本中真嗣拥抱丽的这个动作和话语可以看出,真嗣此时对丽的感情其实已经可以用喜欢来形容了,当然迟钝的真嗣自己还没意识到而已。 而且在下在此要说的是对于EVA,Original脚本中删除的部分并不完全是庵野秀明认为不恰当之处,更多的时候是故意为了隐晦而不去表现,或者是由于怨念而刻意删除(原因在下后面会解释)以及旧世纪EVA在制作时永远的伤——经费...

 

以及在EVA的官方漫画中:

      应该说EVA漫画中人物之间的感情设定和TV版是比较一致的(虽然时间轴上有偏差),只是如在下上面所言,三位适格者的恋爱关系不是旧世纪的主旨,所以很多时候都予以了“忽略”。但即使被刻意“忽略”,我们也决不能说三者的感情线不存在或者模糊不清。而在漫画中,三者的感情成了剧情的主线之一(貌似新世纪也有此倾向),所以也有一定得参考价值。

 

     “一定要活下去,这是我们曾经的约定。”见到屋岛作战中丽对自己生命的漠视,真嗣在鼓励丽活下去,生命的意义绝非眼前所能见到的这些。从这些言语中也不难看出此时真嗣对丽的感情绝非一般的在意了。

 

      而丽对真嗣的感情,应该说上升到了“在意”这个程度。这也是二人目丽真正迷惘和矛盾的开始,对于真正的人生意义和目标,对于真嗣这一存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元渡计划失败的开始,之后二人目的心便渐渐向真嗣倾斜,并最终和元渡的计划彻底脱轨。其实这亦是必然的,因为在真嗣身上丽才能逐渐感觉到其人生的真正价值和目的,找到心的栖身之所,而并非是那种元渡强加给她的人生意义。

 

      但此处丽对真嗣的感情也仅仅是在意而已。丽眼中闪现的元渡的笑容说明丽之所以会微笑很大原因是来自当时的情境和元渡将自己救出时很相似和在真嗣身上找到了元渡的影子。所以元渡在丽心中仍然占着绝对的比重,非真嗣可以相比。

 

 场景五:游泳馆中对丽的注视(第十话6:13至06:40)

 

      第八,九,十话由于明日香的出场,丽出现的场景被压缩到了最低。但在明日香占主角的剧情中,庵野秀明安排此场景绝对不会是无意义的,相反这是一处很精妙的心理描写。

 

      刚刚进入真嗣生活的明日香的“过分”的热情主动多少让真嗣有些不适应。真嗣的视线从丽那里转到明日香身上(其实是被明日香的呼喊“强行”拉过去的)后那声叹息除了透着些许无法适从以外(这一点和之后二号机打捞胎天使时的那声叹息是一样的),还有无奈。自己真正在意的人依然很冷漠,而一个刚刚接触不久的女孩子却如此“热情主动”,这个自然不是一向比较笨拙的真嗣可以处理好的。这是EVA仅有的一处同时表现真嗣对丽和明日香的态度的场景,但在下只能说明日香在真嗣心中的地位不能和丽相比(其实类似场景在Original脚本中并不少,但很多都被删除了)。

 

 场景六:真嗣和丽在电梯中的对话以及丽的第一次脸红(第十五话05:54至06:51)

 

      此场景之前还有两处真嗣对丽的注视。分别是:

 

1:第十五话4:35至4:45      2:第十五话5:40至5:43

 

      这两处真嗣对丽的注视应该说是带有目的的,为了找机会和丽搭话,询问有关自己父亲的事,却在丽拧抹布这一动作中发现了丽和唯的相似之处(“你在拧抹布时很像我妈妈”)。这种感觉应该说并不是无意的,“母亲般的感觉”其实一直在真嗣潜意识中存在着,只是通过看到丽拧抹布这一动作将其提升到前意识之中了。

 

      对于这段二人在电梯中的对话,貌似是很多争议的根源。

      

      从古典精神分析学角度讲(当然,古典精神分析法的正确性在很多领域都遭到了质疑,但这里我们不予深究了),男性在恋爱时都会在恋人身上寻找自己母亲的影子,但一般情况下这种倾向都是深层潜意识中的,而潜意识是无法感知更无法控制的,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意识到。但也存在例外,如果男性在幼年时母爱缺失严重的话,那这种倾向就会比较强烈,而真嗣就属于这一类。由于小时候母爱的缺失,使他在和女性接触时对“母亲”这种感觉很敏感。加之丽和唯之间的相似性,使真嗣在和丽接触时这种倾向就更加强烈,以至于会从潜意识层级提升到前意识层次,故有了“你在拧抹布时很像我妈妈”这句话。所以从古典精神分析角度,丽完全符合真嗣心中“恋人”这一标准。但这里迟钝的真嗣依然不可能准确的意识到而已。

 

      这里很多朋友依然存在误解,就是真嗣有恋母情结。其实稍有心理学知识涉猎的人都能看出,真嗣对丽的感情根本不是什么恋母情结的表现。只要把握好概念,这一误解是很容易消除。(关于恋母情结的准确定义,在下在此提供一个链接,这里对此便不再赘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6-4 15: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场景七:初号机被夜吞噬后丽与明日香的争执。(第十六话09:26至09:54)

 

      首先我们如何确定此时丽的情绪呢?从该话的题词本中我们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

      红线框住的部分:丽虽然在生气,但没有表现在脸上。明日香稍稍拉开点距离。

 

      由此可以看出丽的情绪此时很明显是愤怒。其实从丽阴沉的脸色大家也不难看出丽由于真嗣被夜使徒吞噬后明日香的“风凉话”而动怒(其实我们也不能明日香怪什么,以她的性格这种时候也只能如此说了吧。毕竟直接表示对真嗣的担忧对于明日香来说依然不容易)。对于明日香的质问“这么不高兴别人说真嗣坏话吗?”丽并没有作出回答,而是反问“你是为了让别人称赞你所以才坐上EVA的吗?”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出丽此时就是不希望明日香如此说真嗣。以丽对明日香的了解,她是不可能知道明日香想要表达的真实感情的,所以她才会上前和明日香争执。

 

      大家有没有感觉此场景和以前的某一场景有几分相似呢?在下一直认为这里丽的反应和第五话中给了真嗣一记耳光那一场景颇有几分相像,只是这里丽在“捍卫”心中真嗣这一存在而已。

 

      第五话17:56至18:22

 

 

      而之前丽对于初号机被夜使徒吞噬的反应是:

      丽抢在明日香之前冒了一句“等一下!初号机和碇君还……!”。其实对于该镜头,在Original脚本中丽的话中并没有提及初号机,而是“等一下!碇君还……!”换句话说丽在担心真嗣的安危,并且很强烈,以至于在美里下达撤退命令时丽会有所反抗。这也是整部EVA中丽第一次对下达的命令有“拒绝”的反应。(不过话说回来,在下认为TV版中丽将初号机和真嗣并列怎么都不合适……,无论从何种角度考虑在丽心中真嗣都占有更重要的地位)

 

     所以由上在下个人认为此时丽对真嗣的感情已经绝不仅仅是“在意”这种程度了。但到底是何种程度,这里还得不出结论。

 

场景八:丽到医院探望真嗣(第十六话21:12至21:21)

 

      很明显此处丽去探望真嗣是完全处于自己的意愿,并不是像第六话那样出于给真嗣传达指示之类的命令。对于丽来说,只有某个人在她心中占有了相当的分量时,她才会表现出“关心”之类的感情。 丽在离开病房时留下一句“是吗?那太好了”。对于不善于表现感情的丽,从这句话中她对真嗣的关心也已经一览无余了。如在下上面所说,此时丽对真嗣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在意”这种程度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到了屋岛作战后真嗣对她的那种感情,只是对于对自己的感情更加迟钝丽亦是不可能认识到的。

 

 场景九:真嗣和冬治给丽送讲义。(第十七话10:00至12:40)

 

 

      这一场景中丽的脸红和场景六中有很大不同,场景六中丽之所以会脸红很大原因是由于真嗣的话语有些唐突(对哪个女孩子说她像自己的母亲,对方都不可能没反应吧),但此处则完全是由于对真嗣的在意。由于在意真嗣这一存在,对丽来说真嗣的一举一动便“不寻常”了,所以才会脸红,才会说出有生第一次谢谢。丽在此场景中的反应其实很符合女孩子恋爱时的反应,在自己喜欢的男孩子面前或多或少地感到慌张和不自然。所以在下认为此时丽对真嗣的感情用“喜欢”二字已经不为过了。

 

     在真嗣走后,丽陷入了沉思。这是丽第一次在前意识中将真嗣和元渡这两个对她来说重要的存在进行对比,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真嗣在丽心中已经足够重要,重要到丽可以将其和元渡进行对比的地步。 从最后那句“我对那个人都还没说过啊”可见丽此时依然是迷惘和矛盾的,在元渡强加给她的人生意义(说是“命运”或“使命”也未尝不可)和自己真正追求的人生价值之间。在真嗣出现在丽的生活以前,丽对于元渡给予的“生命”(亦或称之为“使命”)都理所当然的接受,并没有特别的看法。换句话说丽认为自己就是为元渡的计划而存在的,没有其他的价值,视其为自然,因此也想不到要去“感谢”。而遇到真嗣以后,丽开始渐渐质疑这一元渡加之于的“使命”是否真的是自己所追求的,因此更是无法坦诚地对元度予以“感谢”。而对于真嗣,丽却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真嗣是丽开始思考自己真正存在价值的起源。(对于真嗣的感谢丽几乎是无意间的,换言之这种感情早就在丽的潜意识之中了)。这种迷惘和矛盾一直困扰着二人目丽,直至她生命的终结。

 楼主| 发表于 2010-6-4 15: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场景十:丽对力天使进行自杀式攻击后真嗣的反应(出自第十九话Original脚本)

 

     这个场景在Original脚本中的设定和在TV版中的出入非常之大。

 

     在TV版中使真嗣下定决心回去驾驶初号机的是加持,这个大家都应该很清楚。

 

     “不过你有只有由你才能做到的事。没有人强迫你,自己好好想想,下定决心。看看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总之,让你的决定不会使你后悔。”某种意义上讲这段话也已成为经典。

 

     但在Original脚本中却并非如此。

 

     在Original脚本中,零号机进行自杀式攻击后,有一段明日香通过扬声器训斥真嗣的话语。大意是指责真嗣不像一个男人,看到丽的自杀式攻击还无动于衷。对于明日香的指责,真嗣捂住了耳朵选择逃避。之后美里在车站对真嗣说的那些话在真嗣脑海中响起,真嗣依然捂住耳朵。这时丽的声音“又打算像这样从讨厌的事情里逃开,一直就这么活下去?”在真嗣心中响起,真嗣猛然间抬起头。

   

     而加持的那段话是在明日香指责真嗣之前说的。也就是说在最初设定中使真嗣回到初号机的是丽而不是加持,加持仅仅是起到一定地推动的作用而已。

 

     当然此场景对于定位真嗣对丽的感情没有什么决定性意义,仅供资料参考而已(平心而论,该场景较之于TV版展现给我们的人物性格设定确实有些“走样”。在那种情况下,明日香貌似不太可能从丽的角度去指责真嗣,这可能也是要删去的原因之一吧)。而且我们伟大的痞子又由于怨念而“任性”地删掉了。

 

 场景十一:真嗣意念的片段(第二十话10:03至10:05)

       在仅仅两秒的时间里,闪现了多达36张图片。这36张图片就是真嗣内心世界比较完整的组成。要一一列举分析貌似有些不切合实际,但其中有四张是真嗣心中的“其他人”这一概念(注意不是“他人”),分别是:

 

           绫波丽                                      碇元度

 

                碇唯                                    他人

      在这36张图片中,黑色字体白色背景表示真嗣心中所向往的东西,而白色字体黑色背景则表示他心中所惧怕的东西。这样大家不难看出,真嗣在惧怕着“碇元渡”和“他人”,而对“绫波丽”“碇唯”抱有向往甚至是依赖的感情。

 

     大家有没有发现在真嗣的潜意识中并没有将丽列入“他人”这一范畴呢?将父母不列入“他人”的范畴这一点很好理解,几乎所有人都是如此,毕竟父母是和自己关系最密切的人。即使当时(就是真嗣溶解到LCL之中时)真嗣对元渡抱有相当的恨意也依然如此,将元渡视为和自己关系最密切的人。

 

     那如何定位丽在真嗣心中的位置呢?不属于“他人”的范畴,但真嗣又很明显没有将其归入“亲人”的范畴。在下认为真嗣对丽的感情应该介于二者之间,在真嗣的潜意识中强烈地想使其成为“亲人”般的存在。

 

      从这个场景中我们可以看出丽在真嗣心中的特殊地位。在真嗣生活中占据绝对比重的三个人——丽,明日香和美里,只有丽被真嗣独立出来,没有归于“他人”这一范畴(而真嗣对于他人抱有恐惧的成分)。可见其特殊的地位,非明日香和美里可以相比。

 

     场景十二:真嗣去医院探望负伤的丽(出自Original脚本21话的设定)

 

     在21话的设定中原本有一个真嗣去丽的病房探望她的场景。

 

     丽躺在病床上睡觉,真嗣坐在一旁看书。之后丽醒来,和真嗣有如下几句对话:

 

     丽:碇君?

 

     真嗣: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丽:你回来了?

 

     真嗣:嗯...... 丽:太好了。

 

     之后丽再一次睡去,而真嗣则默默地注视着丽的脸。

 

     很容易看出这一场景正好和第六话中立场对调,而且在对话中二人都表达了对对方的关心和在意,甚至都有些暧昧的成分了。本来是很好的表现二人情感的场景,庵野秀明最终却予以了删除。原因应该说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是这一场景除了表现“爱”以外和旧世纪的主旨没什么联系。另一个则是当时庵野的怨念已经开始积累(这个在EVA的剧情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以第十五,十六话为分界线EVA的风格有巨大的变化,剧情急转直下),对EVA逐渐产生绝望,甚至有些愤世嫉俗。于是乎我们的痞子教主开始和观众叫板了......,观众越是希望看到真嗣和丽成为恋人,看到二人暧昧的场景,痞子越是不去表现。所以对于那些刚刚接触EVA的新人,有时就会感觉真嗣和丽之间时冷时热,甚为费解,这个自然要归功于强大的庵野秀明了。

 

     但在下还要说的是,庵野秀明将这些场景删除只是在任性地和观众叫板而已,并不是在“拆开”真嗣和丽。相反的,他在表现二人感情的细节上下足了功夫,这个在下在和OX兄的闲谈中有所了解和领教。但恕在下无能,无法对这种精细到恐怖的细节进行合理的分析。

 

 场景十三:丽的眼泪(第二十三话09:37至12:32)

      整部EVA中最伤感的场景,二人目丽的终末之战。使徒唤醒了丽心中最真实的感情,泪水是二人目丽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最真实感情的释放。

 

     “这就是我的心?”“想和碇君在一起?”丽终于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愿望——想和真嗣在一起(嗯……,其实说的就是爱着真嗣)。

 

而在漫画版中,丽在遭到子宫天使攻击时被唤醒的内心真实的想法中有如下一段:

 

      这张图的翻译存在很大问题。 比较准确的翻译是:“想要独占碇君的心”“碇君每天都会去医院看望惣流,每天都会凝视着惣流的脸,你对此有什么感觉?”“很讨厌这样吧”“很憎恨明日香吧?”“想要让他只看着自己,是吧?”

 

      这种渴望对方只注视自己和“独占”的想法是最典型的恋爱心理之一——排他心理。(当然由于漫画版和TV版在主线上存在的客观差异,这里仅能作为参考而已)

 

      从以上在下可以确定丽是爱着真嗣的,只是这份爱到了生命的终结才意识到......

 

      而对于丽的死,真嗣则表现出了极度的悲伤。

 

 

      这两幅画面真嗣都是面无表情,如真嗣自己所说“我竟然流不出眼泪来”“心,明明很痛苦,却哭不出来”,但我们都能看出对于丽的死真嗣是极度的悲伤甚至是绝望。一般的悲痛都可以通过“眼泪”这种形式释放感情,只有极度的痛苦甚至是绝望才会强烈到没有办法释放,表现出的则是“没有眼泪”。

 

     而在漫画版中真嗣对此的感情表现的更加直接。

 

      图片右下角框中的这句话译为: “真嗣第一次表露了自己最为真实的心意。但是丽却已经……”

 

      这幅画的翻译也有些问题,准确的翻译应该是“绫波……,我……真的不想失去你啊…”

 

      而当得知丽还活着时(当然此时真嗣是不知内情的),真嗣则表现出极度的喜悦。

     一句“绫波”我们可以看出真嗣的喜悦心情溢于言表。从前后真嗣的反应我们也基本可以确定真嗣是爱着丽的,只是这种感情一直没有在言语中表现出来。

 

     到此在下对真嗣和二人目丽的感情线分析基本结束了,从上面的分析在下可以很确定地说TV版中对二人的感情设定就是从灵魂深处相互眷恋相互依赖的恋人关系,不太可能有其他解释。但在下要说的是较之真嗣,元渡在二人目丽心中还是占有更主导的地位,这个从她临死之前看到的是元渡的笑容可以得出。

 楼主| 发表于 2010-6-4 15: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而对于真嗣和三人目丽的感情,应该说就更加隐晦和复杂了。

      虽然三人目丽没有迎战子宫天使时的记忆,但她依然拥有对真嗣的感情。

 

      三人目丽会突然对真嗣“冷漠”的原因,应该说是复杂的。

 

      她并非真的忘了真嗣是谁,只是在她心中更多的是“命运的束缚”,以及意识到“真嗣和自己并非同一种存在”。

 

      较之于二人目丽,三人目丽对自己最终的“命运”——完成元渡的计划,自己回归虚无——有着更加强烈和明确的认识。丽从潜意识中渴望回归虚无,但又在内心中惧怕着这一刻的到来,这种强烈的矛盾让丽感到非常无奈和绝望。

 

      这一点从TV版25话丽的内心独白中可以看出来(如OriginalX在解惑区中所言,这一段其实是三个丽在相互对话)。

 

     “你害怕自己会消失,不再在这里。害怕自己从大家心中消失。”(一人目丽)

     “怕?我不明白。”(三人目丽)

 

     “只属于自己的世界也会消失。”(虽然使用的是二人目丽的形象,但此处从声音上判断还是一人目丽)

 

     (害怕吧?)

 

     “自己会消失啊”(同上)

 

     “不,我很高兴。因为我想死,我想要的是绝望。”(三人目丽)

 

     “但是不行,我无法回归于无,那个人不让我回去”(二人目丽)

 

      “他还不让我回去吗”(三人目丽)

 

      “因为那个人需要我,我才会存在的”(二人目丽)

 

      “但是已经结束了,我不再被需要了,那个人把我舍弃了。我曾是那样盼望着这一天能够到来的……可现在却,很害怕。”(三人目丽)

 

    从上面不难看出丽是矛盾的。自身拥有的使徒性质(在TV24话中丽在阻止渚薰时释放了相当强大的AT力场,可见她的使徒性质已经觉醒了)使她从潜意识中想引发第三次冲击,回归虚无,但她作为“人类”的部分(其中对真嗣的感情占了绝对的比重)又在抵抗着这一点。这就是为何丽会渴望同时又恐惧回归虚无的原因。

 

      在下在此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丽渴望自己回归虚无并不是为了元渡而仅仅是自身使徒性质的作用,这一点从后面的分析中可以很容易地得到。

 

     而且虽然三人目继承了二人目对真嗣的感情,但三人目丽更加强烈地认识到“真嗣和自己并非同一种存在”这一点。对于二人目丽所说的“羁绊”,亦即是TV版25话中丽所说的“时间的积累”和“与他人交流”,三人目丽知道自己都不曾拥有过。二人目丽由于拥有两者,所以虽然知道自己异于人类,但还是拥有相对完整的“自我”意识的,很多时候还是无意识的将自己作为“人”来看待,并没有像三人目丽那样强烈的意识到“真嗣和自己并非同一种存在”。其实也可以说成二人目丽作为“人”生活的时间比较长,这种“异于他人”的感觉在作为“人”的生活中逐渐被冲淡了(其实仅仅是“冲淡”而已,二人目还是很清楚这一切的)。但三人目的“自我”意识很不完整,所以她的那种“非同一种存在”的意识就非常之强烈了。

 

      但她对真嗣的感情又强烈的对抗着这些(包括回归虚无和对“真嗣和自己并非同一种存在”的承认),所以丽陷入了极端的矛盾之中,于是她选择逃避真嗣。这也就是为什么丽会突然对真嗣冷漠的原因。

 

 

      较之于丽继承了前身对真嗣的感情,丽对元渡的感情可谓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EVA中元渡为救丽而坏掉的眼镜意识象征着丽对元渡的感情。二人目丽视其为至宝,但三人目丽却在刚开始就试图毁掉它。

而在EOE中更是真的将其毁掉了。

除了上面的比较明显的象征手法,其实在下一直认为还有另外一处非常能够说明丽对元渡感情改变的场景。

中央教条区中丽听到元渡的声音而转身望向元渡。这是整部EVA第一次将三人目丽和元渡的接触展现给我们。和下面这幅二人目的画面进行比较,大家能得到什么结论?

 

      从三人目丽的表情中大家还能看到类似于二人目丽对元渡的依恋吗?其实不要说依恋了,在下认为连憎恨的成分都有了。 所以三人目丽已经对元渡没有什么依恋之类的感情了。这也难怪丽后来会“背叛”元渡,选择真嗣了。

 

   

     而当真嗣从律子那里知道了丽的秘密后,对于丽“不同于普通人类”这一点很是震惊,根本无法接受。(突然发现自己所爱之人如此大的秘密,估计谁都不会接受吧)。

     在TV版24话开头(3:16至3:30),真嗣一人在卧室中思考着绫波丽这一存在。

 

    “绫波丽”

 

    “那个感觉果然是……”

 

    “妈妈的感觉”

 

    “你对绫波丽还有妈妈做了什么事?爸爸”

 

     可见真嗣此时已经模模糊糊的意识到了丽和唯之间的关系。但对于丽的秘密真嗣也仅仅是无法接受而已,还不至于有什么惧怕。 于是真嗣和丽一样也选择了逃避,换句话说到第三次冲击发生之前二人一直处在相互逃避的状态。

 

     这一点从24话的Original脚本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真嗣在NERV本部中寻找明日香,在二号机的格纳库中自语道“明日香到底上哪去了?可是,见到她怎样呢?要跟她谈绫波的事吗?”(真嗣此处其实和EOE开始时向明日香求助非常之相似,都是一种逃避)

 

      这时电梯到达的声音响起,电梯门门打开。真嗣显出一副犹豫不绝的样子。电梯里的丽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真嗣。真嗣别开视线,随后门关闭,真嗣一个人久久的伫立在门前。

 

     这个别开视线和之后久久伫立的动作可以看出真嗣是在逃避丽。想和丽接触,但又不知如何面对。

 

     只是在制作24话时经费已经可谓是捉襟见肘(怨念啊,怨念啊),仅有的可以利用的资源也几乎全部用到了渚薰这个人物的表现上,所以这个其实也很重要的场景就被删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6-4 15: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而在《Air》中,由于亲手杀死了渚薰,真嗣的心智已经是极端扭曲了,进而是对周围所有人的恐惧,尤其是对丽的。所以在《Air》开头,彷徨无助的真嗣会去向已经昏迷不醒的明日香寻求庇护(其实这也是一种逃避,只是此时能够给真嗣虚幻的“庇护”的只有明日香了)。

      而在丽化身为莉莉斯之后,真嗣对其更是极端的恐惧了。这是丽第一次以“非人类”形态出现在真嗣面前。丽在最终教条区展开AT力场阻止渚薰时,虽然证明丽的使徒部分已经觉醒,但真嗣对此并不知情。之前真嗣虽然知道丽并非一般的人类,但并没有将其和使徒联系起来。这时丽以莉莉斯的形态出现在真嗣面前,真嗣自然是惧怕了。从真嗣由于恐惧而扭曲的面孔以及稍后的近乎失去理智的喊叫其恐惧可见一斑。

 

 

     但在下需要指出的是真嗣对丽恐惧并没有持续到最后。在第三次冲击发生时,希望大家(包括自己)都消失的真嗣(“所以大家都给我去死吧”“所以我也去死吧”)对丽的恐惧逐渐消失了,转而渴望见到丽。

     这是初号机刚刚进入莉莉斯的体内,真嗣见到其中无数游荡着的丽时的表情。在其中大家还能看到恐惧吗?然后请大家再仔细听听当时真嗣的语气:

      这是该场景的台词本,红线框住的部分译为“惊愕的真嗣,声音中也混有喜悦”“一起转过头来的丽”“画面跳转,真嗣微笑着的脸”。

 

      从这里至少可以证明那些认为真嗣最后依然惧怕丽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

 

      对于三人目丽,如在下上面的分析,在她诞生之时便处于矛盾之中的。她的人生目的和价值取向都相当的不完整。既非为了元渡的计划而存在,又没有非常明确的为了真嗣而存在(当然在丽的潜意识之中是绝对趋向于后者就是了),并且拥有使徒性质的她还在潜意识之中渴望回归虚无。但这种状况在丽听到真嗣惨叫声的那一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真嗣自然是没有向丽寻求帮助的意思,但此时的丽需要的仅仅是一个“信号”,一个可以被理解为“真嗣需要自己”的“信号”。换句话说,丽“曲解”了真嗣的惨叫,给了自己一个作出最终决定的理由。从这时起丽便彻底地为真嗣而存在了,也就理所当然地选择了“背叛”元渡。

 

 

          我可不是你的玩偶             不行,碇君在叫我。

 

 

     这是丽在即将回归Lilith时,最后的面部表情。

 

     不知大家有没有感觉丽的表情很奇怪,尤其是眼神。

 

     或许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实际上,仅仅在这一幕中,丽的眼上挂着眼泪。

 

     而先前,从她离开元度到飞往Lilith跟前的所有镜头里,眼泪都是不存在的。

 

 

     《EOE》中这个场景并不是很清晰。在下给出另外一张图片,能够清楚地看出来。

      为何丽此时会哭呢?丽当时是怎样的心境呢?还有在LCL之海中丽的心境又是如何呢?

 

      对于这个问题在下恐怕要着实展开一番了(笑~)。

 

      如在下上面所言,丽在“背叛”元渡后便将自己的价值定位在为了真嗣而存在,她最后也确实为了真嗣而牺牲了自己。但丽也有着“人”的感情,即使由于种种原因这种感情很多时候表现得极端隐晦。庵野特意安排的这种“细节中的细节”——眼泪,就是这种感情的体现。

 

      下面,在下结合古典精神分析原理大略分析一下:

 

      丽体内的Lilith的灵魂(亦即丽本我的一部分),使丽在潜意识中渴望回归虚无。但回归Lilith的结果必然导致“绫波丽”这一存在在世界上彻底消失,这显然与丽自我中“想和碇君在一起”的愿望相违背。丽的“想和碇君在一起”毫无疑问是想以“绫波丽”的身份而不会想以“Lilith”的身份。此时丽的想要“以‘绫波丽’的身份和真嗣在一起的”自我,和“以回归Lilith的形式去见真嗣”的本我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冲突。

 

     但以当时的情境,丽的自我将回归Lilith认同为去救真嗣(或者说是去见真嗣)的唯一手段。这毕竟与她的本来愿望相违背的,丽很清楚回归Lilith极有可能会使自己和真嗣“永别”。这是一种莫大的痛苦,为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人所做的事情却最终会使自己失去在对方心中的立场。这里丽的眼泪便是挣扎于这种莫大痛苦中的一种表现。

 

     而在那之后,即使是在LCL之海中,丽心中的矛盾也依然是存在着的。

 

     从这里开始往下的内容,会涉及到《EOE》中非常“敏感”的场景,对于部分没有对此进行过相关思考分析的朋友而言,这些内容不仅不易被理解,亦不易被接受。

 

     因此,在下恳请决定往下看的每一位朋友都能够保持冷静……保持冷静…… 那么,在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和思想觉悟之后,让我们正式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0-6-4 15: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LCL之海中的这个场景,真嗣与丽的姿势应该说暧昧之极,从《EOE》上映便被YY无数,甚至遭到了当时日本一些激进的“绫波党人”的痛骂。

 

     如此安排这个“融合”的场景很明显是当时已经完全黑化的庵野秀明刻意而为之,目的之一就是让观众们肆意地YY,可以说是用心非常之“险恶”。

      在这个镜头的分镜头剧本中,庵野竟然邪恶地标注“使用广角镜头”,其刻意让观众YY的“险恶用心”可见一斑。(另外,附带说一句,这一从正面“拍摄”两人融合的下半身的画面,在后来的电影院统合剧场版《Revival Of Evangelion》中,到底还是被删掉了……)

 

      最后庵野的目的确实算是达到了……,人们对这个融合的场景“浮想联翩”。但是庵野在这个场景中真正想传达的意思也被庵野亲自埋葬了(当然庵野自己并不在乎如此)。

 

      为了不引起制作人员太大的争议,庵野在上面这个镜头的分镜头剧本中,还特意标注了“SEXに非ず”(这不是SEX)这么一句话。但是在后来随DVD对外发行的台词本中,却刻意将这句话去掉了,我们在台词本中仅仅能看到:

     红框的部分翻译为:“从真嗣的视角看去,与真嗣的身体大半融合在一起的,丽的下半身”。

 

     刻意去掉这句非常“重要”的注释,毫无疑问亦是庵野迷惑观众的手段之一。这一点相信大家并不难理解。

 

      但令在下对此特别引起注意的,正是“SEXに非ず”这句导演批示。它确实是对绘制人员说的,但表达的却并不是庵野的本意。

 

      庵野只是拿这句话在敷衍绘制人员,为了让自己真正想表达的东西搬上荧幕。

 

       为什么这样说呢?下面,让我们来从侧面搜集原因。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过LCL之海中丽的微笑这个场景?在整部《EOE》中,丽何时才展现过微笑?答案是——只有以下两处:

丽微笑时真嗣都在她的身边,不管是“融合”状态还是真嗣枕在她的腿上。

 

 “融合”时丽嘴角的一丝浅笑我们暂且按下不表,后文有围绕丽在这一段中的一系列表情变化展开的详细论述。而至于上方右图这里,这已经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微笑”了,作为实际证据,给出此处在台本中的描绘:

      红线表示的部分即为这一幕的描写,意为“温柔地窥伺着真嗣面庞的丽”。

 

      而当真嗣说出:“没关系……,不过在我心中你们到底是什么?”(之前渚薰问真嗣:“即使再使用AT力场继续伤害你和别人也可以吗?”),三个人身着衣服站开时,丽就又变得面无表情了。

      丽在这里亲口道出了自己之于真嗣的象征意义,但明明是对真嗣而言如此“积极”的内容,她的脸上却丝毫没有了之前温柔的笑意,甚至在眉目之间还混有一丝“无奈”、“哀伤”的气息。而这其中反映出的,丽自身复杂的心境变化,从中也可见一斑。

    

      作为这一复杂的内心矛盾之侧面论证,让我们再来看两个非常精细的画面安排:

 

 

     首先,当真嗣对这个“他理想中的世界”表示否定的时候,从他手中漂浮起来的十字架吊坠很恰如其分地遮住了丽先前一直略带一丝浅笑的脸。换言之,在这里丽的脸上可以是任何一种表情——在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一安排并非无聊的“巧合”,而是庵野有意要表达一个“什么”而刻意为之的。

 

      暂且按下不表,让我们来看另一处对比:

 

     最初当丽向真嗣说明这一“理想的世界”之时,庵野故意把丽的双眼遮住,而从她嘴部的动作来看,这一“浅浅的微笑”始终保留在丽的脸上,甚至在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一点也清楚地体现了出来(上方右图的嘴部描绘)。

 

     可是当真嗣否定了这一“理想的世界”之后,镜头再一次切换到丽的脸,我们却看到她露出了一副甚至有些悲伤的表情:

 

     虽然言语之中是在体现出就“如果恢复原样”后必然带来的痛苦提醒真嗣,但从这一表情,以及之后真嗣主动握她的手时,她脸上的表情,甚至包括丽回握真嗣的手之前短暂的一瞬间“犹豫”,以及听到“谢谢你”之后的轻轻回握——我们已经找到了足够多用以佐证以上这一“复杂的内心矛盾”的表情细节描绘了。尽管主题基调与表现手法由于受到创作者自身的情绪以及创作理念的影响而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在这些精准的细节处理上,《EOE》却是绝对达到了堪称“恐怖”的境界,只是“能够真正快速理解这些含义的观众是不是存在”这一点,在当时的庵野看来,已经完全不在他需要考虑的范围内了。

 

     以上的这些细节都是对丽当时矛盾心境的描写。

 

     在LCL之海中见到真嗣,使丽的自我之“想和碇君在一起”的愿望得到了短暂的满足,这便是丽会微笑的原因。此时丽的自我和本我某种意义上讲是统一的,身为Lilith将第三次冲击进行到底和与真嗣在一起(把真嗣留在LCL之海)是一致的。

 

     但真嗣自己的意志却要回到现实世界中。如此,丽超我中“为了真嗣而存在”的人生价值便与自我(也包括本我)发生了冲突。丽如果要按照真嗣自己的选择,那就必须结束第三次冲击,放弃自己的形体(这一点和本我冲突),从而永远地失去和真嗣在一起的机会(这一点和自我冲突)。

 

 

 楼主| 发表于 2010-6-4 15:5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LCL之海中,真嗣握住丽的手,同时向丽说了一句“谢谢”。

     在这里,为何真嗣要向丽道谢?

 

     恐怕很多人会认为是由于丽让真嗣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其实这样讲是不准确的。

 

      一直错误的想法如何能突然被纠正?一直痛恨的事物如何会突然接受?

 

     《EOE》中“不被他人需要”,“没有人接纳自己”的想法在真嗣心中已经是根深蒂固,这样根深蒂固的想法是不会如此快的被纠正或者反转的,更何况真嗣还是个孩子。

 

     最后真嗣会去掐明日香的脖子就是在下观点的很好的证明,如果在LCL之海中真嗣已经明确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真嗣的这个举动就无法解释了。所以真嗣之所以会感谢丽,其实是另有原因的。

 

     先前,真嗣之所以会引发第三次冲击,是由于他自身近乎偏执地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需要他,没有人会接纳他(“大家都不要我了……,所以大家都给我去死吧”“不管我在不在,对谁都一样,都没有差别,所以大家都给我去死吧”)。但在LCL之海中,丽却用实际行动告诉真嗣:这个世界上还有人需要他,还有人会主动接纳他。在真嗣认为自己已经被这个世界抛弃时,丽用行动告诉真嗣现实并非他所想。在真嗣心智已经极端扭曲的情况下,丽是第一个主动接纳真嗣的人。

 

      这里的“接纳”和“需要”便是以相互结合的方式,丽用“人类”之间最本纯的,同时也是最高的形式“接纳”了真嗣。(证据在于,真嗣内心潜意识中对于“性”的渴望,这一点在补完时那些混乱的镜头场景中混有大量的手彼此相握的场景(在日本,除了外交场上的握手以外,私人之间的握手具有十分明显的感情传达之意),并混杂着女性的叫床声,甚至出现了直接与“性”关联的图景(恕在下不便说得更直白了)——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暗示”)

 

      所以在下认为真嗣向丽感谢并非是由于丽让他认识到之前所想多么错误。实际上真嗣当时的认识程度还没有那么深,真嗣只是在感谢丽“接纳”了自己。这难道不和《まごころを、君に》(真心为你)的副标题“I Need You”契合的非常完美吗?

 

      由上在下谨提出以下观点:虽然庵野刻意标示了“SEXに非ず”,但这并不是他的真实想法。这句话仅仅是说给绘制人员看的,目的是为了在不引起内部太大非议的情况下把自己想要表现的场景搬上荧幕。

 

      当时能很好地理解已经完全黑化的庵野秀明的人并不多,甚至是没有,所以庵野也就懒得费口舌向他人解释自己晦涩的表达意图了,直接拿一句“SEXに非ず”敷衍了过去。

 

     故即使剔除掉庵野当时的怨念成分,他在这个这个场景中想表现的极有可能依然是真嗣和丽在彼此融合(也就是Having Sex)。但这个结论并不是在下在无端YY,导出是建立在上面的一系列分析的基础之上的。

 

 

      当然,在最后的最后,丽的自我接受了超我的“审判”——以实现真嗣的愿望为最优先,把真嗣送回了现实世界。但这种抉择对丽的自我而言,毫无疑问是极端痛苦与矛盾的。

 

 

      《EOE》最后,真嗣又一次望见了丽的幻影。

      这个场景固然是与TV第一话开头相呼应,但庵野为何没有安排丽微笑着和真嗣告别呢?有了在下上面的分析,相信大家已经有所了解了。因为丽根本就不是带着什么满足的心情和真嗣见最后一面。正相反,对于丽而言,这种“告别”是无比痛苦的。

 

      不过必须要强调的是,也正是因此,我们才看到了丽在《EOE》的最后表现出的,一种毫无疑问不属于“Lilith”,而是属于“人类”的,最高形式的爱情体现——而这与所谓“母爱”,很明显地是有着天差地别的。

 

     要问为什么,那是因为这一纯粹的激烈情感,与丽身为Lilith的本质并没有直接关系,而是她作为一个名为“绫波丽”的少女,对于一位名为“碇真嗣”的少年的,深刻而伟大的爱——在下先前断言“丽对真嗣的感情最终为‘深爱’”的理由,想必大家现在已经感同身受了吧(笑)。

 

 

      而最后二人的感情。对于丽来说真嗣是她的一切,是她存在的理由。这也就是为什么丽(准确的说是拥有丽意识的莉莉斯)会将第三次冲击的决定权交给真嗣。即使当时真嗣的思想极度扭曲而且错误,丽依然按照他的意志发动了第三次冲击。而当真嗣决定从LCL之海中脱离,继续活在AT力场依然存在的现实世界中时,为了达成他的愿望丽更是舍弃了自己的形体(从唯物主义角度讲,就是选择了死亡)。所以在下认为丽是“深爱”着真嗣的。这种爱由于没有了二人目丽之前的迷惘而更加全心全灵。

 

      而真嗣对三人目丽的感情,较之于对二人目要复杂很多。他对二人目丽是相对相对单纯的倾慕以及依赖,虽然这种喜欢是相当悲剧性的。

 

     而对于三人目丽,在下个人认为也仅仅是到“喜欢”(当然真嗣对三人目丽的感情不能单纯用“喜欢”来形容)这种深度而已,全然达不到丽对他的那种“深爱”。对于丽想和自己在一起的愿望,真嗣貌似一直没意识到(其实即使意识到了,真嗣也不一定会选择留在LCL之海中,对丽的感情还不足以使真嗣放弃回到现实的想法)。

 

      在EOE中真嗣那个希望一切融合为一体,没有AT力场相互伤害的扭曲的愿望是由丽为他展开的。但在这个过程中真嗣认识到即使是AT力场依然存在的现实也依然存在着理解,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无法包容自己(如在下上面所言,要说此时真嗣已经明确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是并不恰当的)。他希望在这个被自己重新认识的世界中去发现以前自己没有认识到的东西,用“新生”一词来形容真嗣其实也不为过。

 

     此时丽对于真嗣是“希望”的象征,这一点是由丽自己说出的。

 

     渚薰:“即使再使用AT力场,继续伤害你或者别人也可以吗?”

 

     真嗣:“没关系……不过,在我心中你们(指丽和渚薰)到底是什么?”

 

      丽:“是希望”

 

     渚薰:“它跟’我喜欢你’这句话是一起出现的”

 

     真嗣:“但是它是虚假的,也是自以为是的,好像只是祈求一样,更不会一直持续。而且也不晓得什么时候会被出卖,然后把我抛弃了。但是,我想再一次面对它,因为我想那个时候的感觉会是真实的。”

 

      为何丽(某种意义上讲也包括渚薰)会在真嗣心中代表希望呢?

 

     在EOE中真嗣开始时一直抱着一种相当错误的观点去看待现实。他认为没有人需要他,不管他存不存在对别人都没有什么影响。他还恣意地认为自己有去了解他人,但却不被他人理解与接受,认为他人出卖背叛了自己的感情。真嗣将这一切归咎于他人,抱着这种对现实的“憎恨”(其实这种憎恨只是外化的感情而已,实质依然是逃避现实可能带来的痛苦),真嗣选择了发动第三次冲击,让自己和他人都消失。

 

     但丽却用实际行动告诉真嗣还有人需要他,还有人接受他,在真嗣心智如此扭曲的情况下是丽第一个接受了真嗣。LCL之海中真嗣的道谢恐怕也是由于“绫波接受了自己”这一点吧(结合EoE最后的副标题“I Need You”相信大家能够有所了解)。丽让真嗣意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希望”,意识到人与人之间存在着理解与接受。所以丽在真嗣心中也就自然成了“希望”的象征了。

 

     所以对最终二人的感情一言以蔽之则是真嗣是丽的一切,而丽则是真嗣“希望”的象征。

 

 

     那为何庵野秀明最后没有安排真嗣与丽留下来呢?为何会是明日香呢?

 

     其实单单从作品本身来讲,只考虑二人的感情线的话(不考虑庵野的怨念),安排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式的结局并没有什么问题,真嗣与丽在一起绝对不是没有意义的。

 

      但EVA(尤其是EOE)是当时庵野秀明充满怨念的创作理念的产物,庵野想要通过这部作品唤醒沉迷于虚幻的二元世界中的御宅族们,真嗣与丽的感情并不是他想表达的重点。所以某种意义上讲,二人的感情线就成了表达主旨的“牺牲品”了。

 

      如在下上面所言,丽在EOE中代表着“希望”。明日香则代表着“现实”。

 

      希望必须基于现实,不然希望只会是虚幻的,只有现实之中的希望才是有意义的(也就是说,必须先去面对现实,才能感受到现实之中的希望)。所以在EOE最后真嗣与丽不可能在一起,这个“理解与接受真嗣”的角色只可能由代表着“现实”的明日香来担当了。

发表于 2010-6-4 17: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多年前的文章啊……
LS关于乱伦的说法有些欠妥,毕竟当今社会对克隆人涉及到的伦理问题似乎尚有争议
 楼主| 发表于 2010-6-4 17: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9# galea

你犯了两个错误,
一个是对绫波的身份认识错误, 另一个是这怎么也扯不上犯罪...


呃 还有一点,这贴是关于人物之间感情的分析,不要跑题~俺删掉了
发表于 2010-6-4 18: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关系,只要这件事留下了痕迹,让后来的人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那就足够了。
至于你说我对凌波身份认识错误,可以去看看我6月1日发表的那篇帖子,在剧情框架部分有我对凌波身份的理解。有何错误,我们可以接着讨论。
发表于 2010-6-5 00: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能说啥呢?赞一下,呵呵!
发表于 2010-6-5 12: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自认为分析得不错..赞一个
发表于 2010-6-5 18: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看到过= =
发表于 2010-6-25 10: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赞!期待对新剧场版的分析
发表于 2010-7-19 18: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我因这帖子来到这、赞个!~
发表于 2010-7-19 23: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的看了一遍,给天细看一下
发表于 2011-2-4 17: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赞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11-22 18:3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