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37|回复: 14

论坛复活后第一个发文……短篇《地图师》,求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8 10: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
  许多年之后,在伊莲娜终于能够好好地回忆过去的时候,她首先想到的总是初次见到盖修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个时候她十五岁,住在月溯城港口,靠画地图养活自己。她的生母卡兰“远行”在数百光年之外的地方,她常常会在发回的邮件中向女儿道歉,自己不能给她任何经济上的援助。
  
  港口不算小。以银白色的航站大楼为中心,临时搭成的简陋屋子几乎形成了小规模的部落。里面居住的,大多数是地图师。屋子由磷藻土建成,这种简单易的材料没有太好的耐热性。而月溯的夏季,气温最高能接近四十摄氏度。白天屋子会变形、扭曲、摇摇欲坠,直到深夜才收缩回原状。没人会习惯在S形的墙壁下生活,地图师们也不例外。他们总是站在防波堤上,用各式的语调,向水手们兜售生意。
  
  绘制海洋地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那是要从几个碎片般的坐标中推测出数十海里范围的海域情况。正规机构的电脑可以很好地胜任这个任务,但它们和它们的主人索要的价格实在不是一个合理的数字。于是“民间”的地图出现了,这些凭借经验而不是数据手工绘制出的图片虽然不甚准确,实际应用起来却也差不了多远。一种新的行业就这样应运而生,他们就是地图师。
  
  港口是个混乱的地方,偶然遇见的一个弱女子可能就是叱咤风云的海盗头子,正在玩的孩子说不定已经是个经历过好几次宇宙风暴的老水手,所以没有多少人会去过问一个地图师的真正年龄和家世。把交往范围限定在交易就好,这点大家彼此心照不宣。这种奇异的神秘感很好地保护了女孩。生活波澜不惊,她在动荡之侧安稳地成长。
  
  直到那个下午的来临。
  
  【1】
  海浪退去,亮灰色的海床裸露出来,上面密密麻麻地长满潮汐花。在这个季节,它们还是“花苞”,萼片闭合,死死包裹住中心。萼片下的触须则随水流飘动,拂上伊莲娜小麦色的脚踝,像母亲的手在为孩子驱赶讨厌的蚊虫。
  
  朗格翩翩飞来,停在她的肩膀上。它是只被驯养的昆格鸟,专门为邮局的长期顾客收发邮件。伊莲娜很喜欢她幽蓝色的羽毛,这种颜色能很好地缓和白炽的阳光。她从它的嘴中取出正方形体的金属邮件,“咔哒”一声打开了顶部开关。
  
  “我亲爱的姑娘,淡季的日子一定很难熬吧?”
  
  卡兰的立体影像出现在眼前,背景是翠绿和蓝色。但是恒星光太强烈,看起来有点扭曲,就像隔着热茶冒出的白气。朗格并没有马上飞走,而是饶有兴致地和伊莲娜一起观看。因为伊莲娜和卡兰长得太过相似,它总误会她是在照镜子,拼命在其中寻找自己的身影。
  
  “你上次说最近找不到什么生意,别着急,这很正常。远行渔民都是些很实际的家伙。没有渔汛的地方,他们是绝不会去的。况且我们这还热得吓人!”
  
  伊莲娜注意到,她用的是“我们这”。不管走得多远,远行旅者们还是会记着故乡。
  
  “没必要一直呆在防波堤上,因为很可能等几天都一无所获,而且强烈的恒星光会让你晒伤的。如果觉得钱不够用了,就和你的小伙伴们一起去挖些磷藻土回来卖吧。真是抱歉,妈妈帮不上你什么忙……”
  
  又开始了,卡兰惯例式的道歉。伊莲娜决定关上开关。
  
  就在这时,朗格尖利地叫了一声!
  
  伊莲娜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就把她手里的金属抢走了。伊莲娜愤怒地瞪着眼前的人,这不是那些奇奇怪怪的远行渔民,他是个人类,是个已经成年的男子。即使伊莲娜想隐瞒,但是一点小小的欣喜还是在她心中萌芽。
  
  他的皮肤是那么白皙,头发和眼睛都是柔软的淡灰色。月溯的居民都是古铜色与小麦色的外貌,淡灰色眼睛的人不是没有,却因为长期在海边生活,眼眶边发红,看起来相当生硬和拒绝。
  
  眼前的男人显然没在看她。他盯着还在喋喋不休的卡兰发呆。他的表情很是悲伤,眼角甚至有淡淡的泪光。伊莲娜想起伙伴看的俗套小说,觉得说不定他就是自己的“父亲”。不过她马上否定了自己的设想。她看过人造子宫的数据,里面的确只有卡兰的DNA。而面前的男人也太过年轻,或许只比自己大个六七岁的样子,这决不会是卡兰喜欢的类型。
  
  卡兰停止说话,邮件播放完毕。男人愣了很久,终于重新看回伊莲娜。
  
  “你是她的什么人?”这个问题突兀又没有礼貌。
  
  “女儿。”伊莲娜冷漠地回答,“她是我妈妈!”
  
  “那么……”男人变得有些恍惚,“这是五年前的邮件?”
  
  “不!”伊莲娜再次愤怒,他的问题简直是莫名其妙,“这是今天刚传来的!”
  
  “可是,卡兰她……”男人接下来的话像雷电一样击中伊莲娜,“不是已经,去世五年了吗?”
  
  海风在呼啸,潮汐花依然在水中摇曳。男人迫不及待地查看金属盒子上的日期。朗格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寂静,它轻轻地啄着伊莲娜的耳垂,敦促她快些说话。伊莲娜不理它,她还没能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日期还真的是今天。”男人沉吟,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睛变得明亮了,温柔地看向伊莲娜,“姑娘,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伊莲娜。”她机械式地,愣愣地回答。然后她突然回过神来,用生平最大的力气怒吼起来,“为什么随便诅咒别人的妈妈去死!你这个混蛋!白痴!还有疯子!”
  
  “嗯,我很抱歉……”男子尴尬地退后,“那个,我叫盖修。盖修•诺顿,如果你有什么……”
  
  “滚!”她尖叫,朗格也在助威似地低吼,“我不想再看见你!”
  
  莲最终把他赶走了。怒气积蓄在心里,在几个夜晚之后才慢慢消散。可是,疑惑的种子却在此时萌芽。盖修并不像一个会恶作剧的人,并且在看见卡兰的最初,他悲伤的表情也并不像是伪装。他是不是弄错人了,或者是,他真的知道些什么?
  
  思路缠成一个难解的死结。伊莲娜决定不再去想,明天,她要和伙伴一起出海,去挖磷藻土,也顺便散散心。路上刚好会经过悬崖,盖修新的住房就在那里。如果能看见他,那么就去问个究竟吧。如果看不见呢?那么就给他来点恶作剧,让他再次亲自上门。
  
  这还真是个好主意。
  
  伊莲娜把金属盒子展开,开始写回信。她想象得出,卡兰在漫长孤独的旅途中知到这个奇怪的人,她一定会觉得滑稽而大笑出声。她从不忌讳死亡,生活之于她就是冒险和恶作剧。这种特点,很明显地遗传给了伊莲娜。她们的确是母女。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0 收起 理由
EVA初号机 + 5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10: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2】
  船逐渐远离海岸,潮汐花的数量越来越少,灰色海水逐渐变得澄清和透明。伊莲娜坐在船尾摇动滑轮,划桨器的金属片规律地前后滑动。船上的帆被她踩在脚下当垫子。这个季节的风由海洋吹向陆地,帆一点用处也没有。
  
  思明站在船头,用舵控制船前进的方向。和其他的渔民一样,茫茫的大海在他眼中就像是布满了路标和箭头,他们总能顺利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思明比伊莲娜大了两个标准年,肤色黝黑,下巴上的胡须让他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还要成熟上许多。
  
  两人的友谊起始于十岁,那个时候伊莲娜刚刚开始学画地图。
  
  那个时候伊莲娜在月溯鲜有熟人与朋友,因为她必须长时间呆在房间里,手拿直尺和圆规,用繁复的公式计算海面的坐标,并把它们一个一个地描在纸上。如果有错误,卡兰会罚她重算一遍。某一天,卡兰教给她一个崭新的公式,它可以用来计算潮汐的时间。在伊莲娜看来,它简单得吓人,不到十分钟,她就算出了结果。这是从未有过的状况,伊莲娜被吓了一跳,重复验算了好多遍,结果还是一样。
  
  离卡兰规定的结束时间还有很久,伊莲娜决定出去走走。不是逃跑,是光明正大地休息。
  
  出了家门,伊莲娜走上防波堤。大多数月牙形状的船都停泊在港湾里,像聚在一起睡觉。不安分的只有一艘,它淡紫色的身躯正以微妙的速度缓慢地移出港口,好像怕弄出声响一般。莲快走几步,看到了船上的水手。
  
  他也是个人类。还是应该被称为男孩的人类。这是伊莲娜第一次在没有卡兰陪同的情况下看到和自己接近的同类,不管是种族还是年龄。所以她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他。
  
  “喂!”伊莲娜大声喊,“你最好把防潮板装上,二点五六个小时后,会有一次大的涨潮。”
  
  “高级地图师卡兰都没把潮汐时间试出来呢!”男孩用难听的语调大声嘲笑,“你想吓我回去?门都没有!该死的黄毛丫头!”
  
  这话让年幼的伊莲娜很恼怒,她哭着跑回家,想向卡兰哭诉。当她推开家门的时候,却发现卡兰坐在房间里,对着她刚算出的结果,愣愣地走神。她的表情有隐隐的悲伤,伊莲娜不敢哭了,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卡兰也没有说。
  
  几天后那个男孩的父母带着他前来道谢。伊莲娜的哭声让男孩觉得愧疚,他最终装上了防潮板,也因此避免在那次大潮中丧生。男孩名字叫做思明,颇有东方气息的名字。他常常背着父母驾着渔船去玩。卡兰的态度并不太好,对方的称赞和感谢,她都淡淡地一笔带过。伊莲娜觉得有些不满,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地转到思明送给她的一大筐潮汐花之上。
  
  铜黄色、银白色、浅紫色还有天空蓝,伊莲娜从没见过收集那么齐的潮汐花。要知道潮汐花一旦开放,在三十分钟内马上枯萎。可思明能采到,并且收集各种颜色。伊莲娜从心底深深佩服起这个男孩来。之后的日子里,即使大人们不再走动,两个孩子也经常玩在一块。卡兰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和煦地把他称为“伊莲娜的小伙伴”。
  
  “说卡兰死了的,是不是那个人?”思明突然说话,把伊莲娜从漫长的过去中惊醒过来。他的手指正指着悬崖,盖修•诺顿站在那里。背后是他新买下的房子,一座和航站大楼类似的银白色古堡。
  
  “没错!”伊莲娜打了个激灵,“快划过去!”
  
  她开始疯了一样地转动滑轮,金属桨发出呼呼的风声。淡紫色的船在水面快速地移动,就像是在飞翔。可是,海面太宽阔。看起来很近的地方,其实隔了相当的距离。船终于达到悬崖正下方时,盖修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真可惜……”仿佛耗尽了所有了力气,伊莲娜整个人趴在了滑轮之上。
  
  “没关系。”思明安慰她,“我们要不要在这里挖一些磷藻土,顺便等那个人回来?”
  
  “磷藻土?”伊莲娜有点不屑,“这里有吗?从来没听说过。”
  
  “试试吧!说不定我们能发现一块新的产地。”思明耸耸肩,一个猛子扎到了海里。话语的尾音带着气泡的咕噜声。
  
  伊莲娜抬头。崖壁层层叠叠地遮蔽了天空,悬崖下的海面并没有阳光。这并不适合需要进行光和作用的磷藻生存,当然也不会有磷藻土生成。比起会主动去冒险的思明,伊莲娜需要明确的怪事来激起她的好奇心。而这一次,是水底一个若隐若现的黑色影子。
  
  它静静地呆在那里。不像是生物。
  
  伊莲娜相信,这是她一辈子所能见过最神奇的景象。悬崖下方的海面深处是一片隐蔽的暗礁,它不是天然形成的,那是两艘巨大的古代船,已经损坏得不成样子,龙骨和甲板上都长满了茂盛的绿色海草。而在他们的最顶端,有一个榴莲果那么大的完美球体。它是灰色的,在一片翠绿中显得相当的醒目。
  
  她向那个球体游去。随着距离的接近,她终于看清楚。那个球体的表面,密密麻麻地长满了潮汐花。如果不是在水中,伊莲娜一定会惊呼出声。潮汐花之所以只生长在海床,是因为水中无法提供它们生存所需的大量臭氧。而现在,它们却在这离水面将近五米,几乎没有氧气的地方,生长得如此茂盛!
  
  一阵反常的水流涌来。伊莲娜顺着方向看去,发现思明健壮的身躯被卡在船缝之中。可他并没有急着摆脱,他也用惊异的眼光看着眼前的球体。毕竟,这种情况无异于古时候地球上的人类看见鱼在天空游动。
  
  “我想,那一定是神话时代的东西!”回到船上,思明首先开口,“说不定是神迹。”
  
  “不,没那么夸张。”伊莲娜对他的无知很是无奈,“那个球体,应该是臭氧制造机。潮汐花依附在它周围,就能获得足够的臭氧,生存下去。”
  
  “可是你想,”思明说出他中的疑惑,“什么人会在船上带着臭氧制造机呢?能做什么?难道在海上还缺清洁空气?”
  
  “我们回去吧。”伊莲娜改变话题,她的语气里表露出强烈的不安。思明用同样不安的语气赞同。划桨器再次发出规律的划水声,一下一下地使他们的不安从心中溢到喉咙口。更为可怕的是,他们甚至不知道,这种不安来自何处。
  
  “我想我们需要对这件事保密。”伊莲娜说。
  
  “为什么?”思明问。
  
  “那个球体,我有很熟悉的感觉。”伊莲娜说,“但是为什么熟悉,我却想不起来。”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60 收起 理由
土根儿 + 60 终于开苞了开苞了开苞了……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10: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3】
  保密并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当朗格再次翩翩飞来的时候,伊莲娜正对着窗外发呆。昆格鸟使劲地啄她的耳朵和额头,她才终于清醒过来。
  
  不出所料,卡兰的信件里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安和愤怒,她让伊莲娜不要理睬那种无聊的疯子和傻瓜。同时,她兴高采烈地提醒伊莲娜,节日就要来了。她应该在仪式上好好地放松一番,这样才能有足够的体力和心情去迎接之后渔汛时那能忙死人的生意。
  
  伊莲娜这时才终于发现,漫长的淡季已经过去,潮汐花即将盛开。月溯人会在那个夜晚在海边举行庆祝仪式,仪式之前还会有一连几天的集市。节日的高潮是在午夜,所有的潮汐花同时开放,潮汐鱼瞬间从花蕊中跃出,在海面上的天空盘旋。它们身上布满荧光物质,散发温暖的淡黄色光芒,和星空交相辉映。
  
  让伊莲娜意想不到的是,盖修竟然主动找到了她。他说自己打算在集市上卖一些故事烟花,但人手不够,问伊莲娜是否可以过来帮忙,她是他在这里唯一认识的人。伊莲娜答应了,虽然之前有过那样的不愉快,但是盖修并不让人讨厌,更何况,报酬相当丰厚,足以让她支撑到渔汛季节。
  
  与上次不同,这回伊莲娜是顺着狭长的小路走到悬崖的。路两边长满了克劳姆树,它们的祖先被称为椰子。叶子像条条飘带,一直垂到小路上,像是银白城堡天然的门帘。从伊莲娜懂事起,城堡里住的都是别有目的的远行者,他们当然不会介意在自己的秘密上多一层屏障。思明走在她的身后,对她接下的这项工作,他很不放心,于是自告奋勇地跟来了。两人试着往下看,海面清澈,那个球体依然是个若隐若现的影子,和普通的暗礁没有两样。
  
  城堡的客厅里,盖修拿出点心来招待他的客人。乳白色糕点的浓郁甜香很好地驱散了思明强烈的敌意。寒暄几句之后,他们开始了工作。制作烟花并不需要特别繁琐的工序。故事的程序盖修已经写好,只需要地图师伊莲娜根据风向地形计算出恰当的火药和电光粉用量,然后手工组装就可以了。
  
  “这是个什么样的故事?”思明问。
  
  “关于时图师的传说。”盖修用敷衍的语调说,像在应付自己难缠的弟弟。
  
  “时图师?那是什么?”思明穷追不舍,“和这个地图师有什么不同吗?”
  
  “本质上是一样的。”盖修只是这么说,就不再往下讲了。
  
  伊莲娜看着两人有兴致的对话。她突然想到一件事,盖修也曾经像思明那样年幼,而思明也有一天会变成盖修一样成熟。人的生命是一条单调的直线,即使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选择,可长大,成熟,衰老与死亡却是完全相同的过程,任何人都不会有区别。这样想起来,生命其实挺无趣。
  
  烟花卖的相当成功。人们惊讶于盖修故事的精彩,也惊叹于烟花的色彩与声音恰到好处。仪式当晚的天空到处都是他们的烟花,到处都是那个数学家路塔的故事。伊莲娜和思明偷偷地留下了一枚。在城堡的悬崖上,他们点燃了它。
  
  故事发生在宇宙另一端的星球,被称为撷英的城市。路塔是数学家,他的事业发达,还有温柔的妻子与可爱的女儿。他研究出许多公式,让用函数描述世界变成了可能。有一天,他突发奇想,既然公式能描述世界,为什么不能预测世界呢?
  
  伊莲娜看得入神,路塔伏案计算的样子和她画地图时是多么的相似。思明却似乎觉得很无聊,他不断地打着哈欠。
  
  路塔算出了那个公式,它能通过不同的数据预测一个人的人生。但是它也需要复杂的迭代。路塔召集了所有的人和计算机,准备计算出自己未来的人生。他们从0开始,一个一个地实验每个微妙的数据。他们为了最终的数据,整整工作了二十个标准年。在某个清晨,路塔终于遇到了那个最确切无误的数值,它和每一个子公式都契合得完美无缺。路塔兴奋极了,他以它为自变量,求出所有的函数值,想看看自己的人生到底如何。
  
  思明大骂盖修骗人,什么时图师,只是个无趣的数学家而已。他说自己实在看不下去,独自跑回了岸边。悬崖上,只剩下伊莲娜静静地看着。
  
  函数值显示出路塔的人生,他二十年后会失去妻子,孩子,孤身一人,最后疯掉。不要忘了,公式的起始,正好是二十年前。在他迭代数据的二十年间,妻子离他而去,孩子因无人照顾染病死亡,身边的伙伴不再相信公式纷纷放弃,计算机升级换代。一切都被预测了,但是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路塔在公式前大声地笑着,他真的疯了。
  
  制作烟花时的悲哀又在瞬间充满了伊莲娜的心头。眼角湿漉漉的,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世界就像一个已经写好的公式,不管过程如何,结果已经预定,根本就无法改变。这是生命的无力与无能。
  
  眼前突然划过一道淡黄色的光芒。伊莲娜吓了一跳,随后她马上想起,现在已经是午夜了。那个球体上的花朵就要孵化出的潮汐鱼了。她低头看向海底,球体散发光芒,色彩斑斓,天蓝、银白、暗红以及金色,华丽的外观让伊莲娜暂时忘记了悲伤。
  
  时间过得很快。三十分钟转眼过去,花朵凋零,鱼儿隐去光芒,从空中落回大海。世界重归黑暗。以前和卡兰一起观看的时候,她总是会悲伤美丽的逝去,而卡兰则是嘻嘻哈哈地重复诉说场景。现在的伊莲娜终于明白了卡兰的心情,美丽短暂,不如珍惜。
  
  在这个夜晚,序幕拉开,伊莲娜开始了长大。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10: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4】
  火箭仿佛是一夜之间降临到月溯的。远行渔民们把航站大楼挤得满满。他们并不都属于人类这个种族,潮汐鱼的名气太大,经济价值也高,许多渔民不惜跨越遥远的星系前来赶渔汛。他们争先恐后,一出航站楼就拿着翻译机器直奔地图师们的小屋。伊莲娜画地图的速度很快,自然生意兴隆。思明不得不帮她扩建房门以接待更多的顾客。
  
  伊莲娜常常从早上开始画地图,一直算到半夜才能休息。工作是好东西,它能让人暂时忘却不安、烦躁以及感伤。顾客们的样子千奇百怪,提出的要求也各不相同。比如那个说话女声女气的库洛人就要求地图必须画在纸的两侧而不是中间,因为他的眼睛构造非常特殊,向外斜视得厉害。
  
  有些顾客很健谈,而有些顾客很沉默。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随时都在计算着自己能得到多少利益。碰上对自己挣钱计划夸夸其谈的客人,伊莲娜有时会想告诉他们,能赚多少钱,其实已经被一个公式规定好了。但是她并不想惹上麻烦,也不想给人泼冷水。于是她选择微笑地倾听,不过对方会误以为她在赞同,反而说得更加起劲。
  
  那个泰格利亚人是在渔汛的最后一天走进小屋的。他请伊莲娜画一张标有潮汐时间的图。他说他知道这种图几乎没有其他人会需要。但是泰格利亚人全身包裹着一层水膜,在人类看来,他们似乎被装在一个充满水的袋子里。他们捕鱼不需要船,但是掌握不好潮汐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被海潮带走,成为一个真正随波逐流的袋子。
  
  伊莲娜被他的话逗得直笑,除了那次学习,她也很久没画过潮汐图了。泰格利亚人走后,她在纸上写出久违的公式,准备开始计算。突然,她像被那个公式电了一下,然后无力地瘫软下去。很久之后,她才有力气站了起来。还没等全身站稳,她就向外面冲出去。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卡兰是一种悲伤的表情。
  
  泰格利亚人失望极了,和他约好的地图师在那天彻夜未归。
  
  伊莲娜一口气跑到悬崖,推开白色城堡的大门。盖修正等在那里,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他的衣服上多了一个胸针,画面是被巨大圆环包围的城市,上面有一句话:“世界就是函数。”,而最让人惊讶的是,朗格正站在他的肩膀上,伸展着幽蓝色的翅膀。
  
  “那个烟花其实不是什么传说也不是什么故事!”伊莲娜用不容质疑的肯定语气大喊大叫,“而是真实的!那个能预言未来的函数公式的确存在!”
  
  “没错。”盖修的笑容平稳而温和,仿佛在看自己制作出的故事烟火,“潮汐公式,正是那个公式最基础的一部分。”
  
  “所有的地图公式都只与空间有关,唯有它和时间关联。”伊莲娜说道,“而且,只有它可以准确求出所有尚未发生的事情。”
  
  “并且,”盖修接上,“它需要迭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莲娜大喊,“告诉我!就算看在卡兰的面上!”
  
  “路塔疯了之后,人们承认了那个公式。”盖修说道,语调就像故事里的旁白。
  
  “但是需要的数据太过微妙,还会受到模糊思维的影响。所以,即使是超级计算机,想预言人生,也要花上二十年以上的时间,公式在那时完全是没有用的……”
  
  “可是后来,有一种人类被发现了。就像有些天才对音乐或者诗歌有超人的直觉一样,一部分人对迭代也有超强的直觉。他们往往看上一眼,就能凭‘感觉’发现非常接近的数字。他们需要迭代的次数远远比其他人和计算机少。这样的人搭配上公式,的确就有了预言未来的能力。”
  
  “他们,被称为‘时图师’。而路塔,则被尊为时图师的始祖。”
  
  “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过?”伊莲娜疑问。
  
  “因为噬时者封锁了所有的消息。”盖修回答,“你也不知道噬时者是什么,对吧?”
  
  伊莲娜点头。
  
  “时图师出现之后,一种恐慌开始在其他人中蔓延。如果一切都是注定好的,那么努力和奋斗都会失去意义。被称为‘噬时者’的组织应运而生,他们的目的,就是通过各种行动迫害和抹杀时图师。时图师的数量本来就少,在血的风暴之后,更是减少到了个位数。”
  
  “当然,我们并不能去责怪他们,那种失去希望和梦想的恐惧,我们时图师是第一个尝到的,非常可怕。但是,总得有人把路塔的公式传承下去。不能让它丧失在宇宙里,总会有能用到它的地方。”
  
  “看见这个徽章了吗?这里是天城,历代的时图师生活在这里,一代接一代地传承。”
  
  “那么,你也是时图师?”伊莲娜问。
  
  “我是。而卡兰是上一任的时图师。”盖修说,“你也具有时图师的资格。”
  
  “我根本就不想成为什么时图师!”伊莲娜疯狂地大喊起来,那个夜晚涌起的悲痛又再次充满心头,胸口胀痛的感觉让她想大声哭泣,“让那个公式去死!不要说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它就是没有用的东西!根本就不需要存在!”
  
  “你是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人。”盖修的语气变得冰冷,“你是从古至今第一个公式的受益者。如果不相信的话,请跟我来做个试验。”
  
  盖修交给她一块金属片,让她像平时一样交给朗格。昆格鸟拍拍翅膀,飞上高空,却又在下一个瞬间,像一道幽蓝色的闪电,直接扎到了水中。伊莲娜知道,那是那个球体的位置。下一个瞬间,朗格抖掉身上的水珠,降落到她的肩膀,交给她新的回信。
  
  盖修从她手里接过金属,打开开关。卡兰出现在空中。
  
  “亲爱的姑娘,我收到了空的邮件!这说明,你接近真相了。”
  
  她的表情是伊莲娜陌生的,忧伤而憔悴。
  
  “盖修并没有说谎,我的确在五年前就死了。死在噬时者手里。那时的你还那么小,只有十岁。失去母亲的鼓励和管教,我简直不敢想象你会长成什么样。在临终之前,我拼着最后一丝力气算出了我人生的公式,并把它输进这个机器里。邮局里有我的朋友,他为我制造了这个机器,并且训练了朗格。它能把数据转化为静电信号,在金属邮件里制造出我的影像,也就是你每次都所能看到的‘我’。”
  
  “我邮件里常有绿色和蓝色交织的背景,其实那就是海底。还好你没有注意。”
  
  “没错,我是时图师。而且是古往今来比较优秀的一个。我选取的第一个数据,和最终数据的误差不会超过0.01%。而那次算潮汐,你竟然用了比我还少的时间。或许,姑娘,你是历史上最厉害的迭代天才。或许,你会成为最出色的时图师。”
  
  “可是那样很痛苦,我非常矛盾。”
  
  “把决定权丢回给你,我想这对你是相当残酷的。但是我也知道,每个人的公式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请你自己决定。我相信你能做出最适合的决定的。知道真相之后,想必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毫无阻碍的交流了吧。我今后不能守护你了,请自己保重。”
  
  “我真的很爱你,姑娘。”
  
  画面暗淡下来,卡兰的面容消失在空中。一切再次安静,伊莲娜反而停止了哭泣。
  
  【5】
  伊莲娜决定成为新任时图师的事情,她只告诉了思明。渔汛已经结束,冬天将要来到,天空昏暗,一切模糊不清。盖修•诺顿忙着联系飞船,以及天城所有的生活设施,他要把它们从一个成年男子的模式改变成适合一个小姑娘。他和伊莲娜很少见面,但是总是用那种忧伤和怀念的表情看着她。他一定和卡兰发生过什么,伊莲娜想知道,但她觉得知道也没什么意思。之后的日子她要独自在天城生活,爱情和婚姻将与她无缘。她不想徒增烦恼。
  
  思明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说自己会去送行。这让伊莲娜很失望。最近的日子里,她的梦境里总会出现各色的潮汐花,是她最初见到的,思明收集到的那一捧。她有点舍不得,但是她也不想辜负卡兰的苦心。
  
  盖修•诺顿死在第一个下雪的晚上,这个原本不健壮的男子掉下了悬崖。他被海水泡的肿胀的尸体在十天之后才飘到了岸上。作为他唯一的熟人,伊莲娜决定把他埋葬在那个球体之旁,那是卡兰,他可以和她在一起,继续共享他们的秘密。
  
  盖修的死亡并不能阻止伊莲娜的步伐,她已经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在明天,她就将出发。孤独的天城和那个公式在等着她。思明如约到来,伊莲娜牵着他的手泣不成声,而他的表情却依然淡漠。一种奇怪的感觉出现在伊莲娜心中,她退后一步,询问思明对盖修死亡的看法。
  
  “告诉你也无妨。”思明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把他推了下去。”
  
  “你……”伊莲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
  
  “我是一个噬时者,”思明再次轻声说道,“并且,血统纯正。”
  
  她骤然明白,卡兰当年接待他的父母时那种警戒和不安的表情。但是她不紧张,也不害怕。也不想去追究卡兰是不是死于他父母之手。她知道他不会对她做什么,他的想法也一样。他和她之间一直有这种奇妙的默契。伊莲娜不知道,这种仁慈和信任可不可以称作爱情。思明想必也在疑惑,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他掏出一个玻璃瓶,把它塞到伊莲娜手中。
  
  玻璃瓶里有张纸,上面画着一朵潮汐花。
  
  它将陪伴伊莲娜,永不会凋零。
  
  
发表于 2009-9-18 12: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进步颇大~4年来大家都成长了不少呀……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作为复活后第一位发文的同志,我们将给予特殊奖励
发表于 2009-9-19 07: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瓶中花,我看到了瓶中花!
瓶中花居然在这里出现,没想到,完全没想到。
作为一个隐秘的徽记,瓶中花符号已经存在了无数秘密的岁月,今天在这里突然显现,虽然是巧合,但也让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下面开始扔砖:
文笔很好,浪漫有余,但背景稍显薄弱,难以脱离“披着科幻外衣的言情”。而且,一个公式就可以计算未知和未来,浪漫过度了一点。把公式替换为“程序”或者“模组”、“矩阵”之类的规模稍微大点的序列,比较容易让人信服。
如果你说你写的就是言情,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楼主| 发表于 2009-9-19 11: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接砖~笑~
的确,很多人投诉这文题材不错但背景人物都没有展开,我是不是该考虑把他写成长篇?

另求瓶中花典故……汗,结尾只是随便一笔就写了啊……
发表于 2009-9-19 13: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胜利者,我要赐给他一块纯白之石。”
——《启示录》[2:17]"the Revelation"
瓶中花是一个有特指意义的符号,虽然基本上不为人所知。
一般来说,瓶中花等同于瓶中的白衣皇后,也就是指代白石,也就是魔法石的前体,也就是气火土水以外的第五元素,炼金术所追寻的终极目标。也可以用来指代炼金术。

另外,你确实应该写成稍微长点的篇幅,不然读起来太架空了,感觉虚浮,不踏实。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时间和毅力。
发表于 2010-6-1 11: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0-6-1 19: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居然还评论了……我居然忘记我还评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6-1 20: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忘了我在这发过了……
遇见一位很好的老师,在努力修改,可能不久之后各位能在纸媒上看到修改版^_^
发表于 2010-6-1 21: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到时候来通知我们呀^^

楼主马上要毕业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0-6-2 14: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忙得很
发表于 2010-6-27 16: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出版了没有……现在?
 楼主| 发表于 2010-7-7 19: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稿投过去时,回复是还需要修改~可能还有很长的时间,请耐心等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8-12-15 15:0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