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13|回复: 5

[转帖]绫波零的介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7-8 12: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姓名:绫波丽 (绫波零) 日文假名:ァャナミ レイ 年龄:14

性别:女

血型:blue type

身高:1米58 生日:3月30日瞳孔颜色: 『血液红』 头发颜色: 『天空蓝』 皮肤颜色: 『陶瓷白』

体重和三围没考查(知道的可以补上)

学校:第三新东京市第一中学 座位:教室靠窗那排倒数第二个

门牌:402

职业:eva零号机驾驶员兼一号机预备驾驶员

全剧共出现过4套服装,分别是校服、战斗服、内衣、睡衣(毛巾和没穿衣服不算)

共参与战斗(以接触过使徒或受过伤为准)9场,分别为:

第三使徒水(サキエル)

第五使徒 雷(ラミエル)

第九使徒 雨(マトリエル)

第十使徒 空(サハクイエル)

第十一使徒 恐怖(イロウル)

第十三使徒 霞(バルデイエル)

第十四使徒 力(ゼルエル)

第十五使徒 鸟(アラエル)

第十六使徒 子宫(アルミサエル)

生日:3月30日

座位:教室靠窗那排倒数第二个

绫波丽之完全解析

part 1 绫波零,迷的正体

“绫波零,14岁,有马尔杜克机关所选出的第一个适任者,first children,原来evangelion零号机的操纵者,双亲都已经不在世,过去的经历有如一张白纸,都已经被抹消。”

第五话中,律子博士在和美里的对话中,如此说明零的身份,这也是全剧中第一次对零的来历有所交代。之后的剧情陆续透露她的其他资料。她在nerv的id号码为0 001-225-0925-09,目前一个人住在第三新东京市的巨大公寓团地,她是e计划的第一个驾驶员,花了7个月的时间才和eva零号机同步,但常常由于疑似情绪上的不稳定而导致 eva暴走。个性冷静沉默,不苟言笑,在学校几乎不和其他同学交谈,缺乏强烈的情感表现,也不和外界的其他人接触,唯一的嗜好是读书(?),在学校成绩优良。除此之外,出生年月日不详,血型不详,家族不详,出身不详。anime 史上最神秘的人气女主角,如果说神秘也是一种魅力的话,零应该就是最好的写照了。

零的正体和她不可思议的个性始终是eva中的一个迷,更是“人类补完计划”和e计划这两个巨大迷团的核心。即使到剧场版《air为你献出真心》(下面简称eoe),仍然没有对她的身世有一个清楚的交代。抛开庵野在eoe 中种种企图毁灭她形象的描述,在此让笔者就目前以知的有限资料,为她的身世做一个推测性的完整介绍。

零有着令人一见既印象深刻的外表--白发(在片中是淡蓝色),白皙的肤色和红色的双眼,在医学上这是明显的白子的特征,这种缺乏色素的遗传现象并不是罕见的病例,不过在零的场合应该是特意造成的。在第二十一话中,初次登场的 e计划的关键人物--碇唯,亦即真嗣早逝的母亲,其年轻时代的样貌与零非常神似,这种情形决非偶然。而在第二十三话《泪》中律子揭露了零的秘密,水槽中许多的零说明她是以人工“制造”出来的复制人。而二十四话〈最后的死者〉中零更神秘地在termi nal dogma中出现,先不提她是如何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抵达这个保护严密的区域的,日向在渚熏到达heaven’s gate之前侦测到了at field反映就能证明她不是一般人类。

在eoe中,零在听到真嗣的大声呼喊之后,随即腾空而起并飞到莉莉斯的面前与之合体,莉莉斯更以精神感应对她说“欢迎回来”,这是零真实身份的最完整证明。很明显的,零是以莉莉斯制造出来的人造人,因此她能够直接与莉莉斯合体,并持有熏的浮空与at field等使徒所具有的能力。在另一方面,她具有部分唯的基因,因此她不但在容貌上与唯相似,而且对真嗣和碇司令等唯的佳人抱有特殊的感情。由这种情形来看,零不独是混合了莉莉斯和唯的基因所造出来的人造人,她也有一部分原属于碇唯的记忆与性格,这应该不是单纯的遗传基因所能造成的结果。

扣掉terminal dogma水槽中那些没有灵魂的零不算,在eva中登场的零其实共有3个,日本的eva fans们公式称呼她们为一人目(第一个),二人目(第二个)和三人目(第三个)的零。大约才五,六岁的一人目零于第二十一话〈nerv,诞生〉中登场,因为辱骂律子之母赤木直子为“老太婆”而被直子活活掐死了。二人目的零就是从第一话开始登场的零,一直到第二十三话零号机自爆死亡。三人目的零,则在之后的二十四话登场到最后。(以后的文章中,都会以这种几人目的方式来区分不同时期的零)

由幼年时期的一人目的零来看,由人工培养的零和现在的人工胚胎一样。需要和人类相同的时间来成长。在2006年被杀死的一人目的零号称“四到五岁”,由于在日本没有所谓的虚岁算法,由2015年的零的年纪来推算,假设她是十四岁未满十五岁,那么她应该是诞生于2000年到2001年之间,时间上和一人目零死时的年纪基本上相符因此零的复制计划早在碇唯死之前就开始了,在碇源堂的刻意隐瞒之下,seele并不知道零是复制人一事。然而唯对此是否知情?源堂是否瞒着唯进行复制零的计划?很遗憾的是,单从tv版故事中我们无从得知这一点。

西元2004年,碇唯死于eva启动实验中的“意外”,享年27岁。由第二十话中可以看出,在驾驶员溶解与lcl中的情况下,精神与记忆可以以特定的类分子形态存在于lcl中,并可以某种方式进行重组。唯的“意外死亡”应该就是指这种情况,和后来也发生同样情况的真嗣不同的是,出于某些原因,她并没有被成功得救回(这可能涉及她的真正意图),可以推断她的部分人格就此残存在 eva初号机中,其余部分则在日后不知如何转移到了零的身上。然而相较与零诞生在2000到2001年推算,时间上晚了三,四年之久,因此此说也不定能够成立。而律子曾在第二十三话中说过,众多复制的零之中,只有一个是拥有灵魂的,这灵魂是从何而来,又为何只会特定存在与“活动”中的(离开水槽在现实世界中以绫波零的身份存在)零身上,更是迷中之迷。

在太田出版的〈 庵野秀明欠席裁判 〉中,副监督摩砂雪曾提到三人目的零的记忆是来自于备份在 dunmy plug中的资料,然而这不能解释为何三人目的零不记得真嗣的事情,却在紧握二人目零的宝物……碇司令的眼镜时流着眼泪。二人目的零直到与第十六使徒armisael心灵交会时,才因为看到了自己深藏心中的孤独寂寞而流泪,而二人目的零随即自爆而死,未曾再返回过dummy plug备份记忆,所以三人目的零根本不应该知道流泪这回事,即使知道也绝不是来自于dummy plug中的记忆备份,“魂”的译介传承应该是最有力的说法。只是连身为副监督的摩砂雪都如此说,如果不是庵野有特别的交代,就是他的“情报操作”非常成功。反正脚本是他写的嘛!要怎样向手下的人员解释剧情是他的自由,我们则自有我们加以分析后得出的结论。

话题扯远了。我们由以上的种种结果可以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零是由莉莉斯和唯的基因所创造出来的人造复制人,至于为何只有其中一体拥有灵魂,至尽仍无法得知,而由于继承莉莉斯的血统之故,零的白发,雪肤和红色双眼的独特外表不但使她在众多角色中格外引人注目,在搭配上她那孤独的表情之后更是她魅力的一大来源。

part 2 生自与“零”的生命,拥抱悲运的少女

即使她本人再怎么沉默自敛,经常如影子般被刻意隐没在画面的一角,“存在感稀薄”的零,在 eva众多角色之中却相反地最容易引人注目。清秀的外表,总是环绕在身边的寂寞气氛与冰冷无表情的面孔,使她看来像个一触即碎的,精雕细琢的玻璃娃娃,连明日香都公然叫她“人形”(日愈的洋娃娃之意)。而已经证实是人造人的她是否像许多“下仆”(明日香拥护者的总称)们所说的,是个没有灵魂和心,只知道执行碇司令命令的玻璃人形呢?答案是否定的。不论她能不能算是人类,在零的冷漠面具下也有着一颗人类的心和人类的感情,只是能看到它的人并不多罢了。

现在让我们追忆一下电视版中有关零的种种片段和场面吧!

在tv版中零出场很早。笔者相信真嗣在无人的街道上所看见的零的身影只是心中预感的幻影而已,两人第一次真正的会面应该是在eva初号机的garage中。源堂利用重伤的零使得真嗣搭上eva初号机,那时便可看出零对源堂命令的绝对遵从,即使那种程度的重伤,仍在源堂一句命令下勉强爬下病床,结果连真嗣都看不下去而愿意代替她出击了。笔者一直认为这是源堂的计谋,因为他深知以自己儿子的个性不会乖乖地坐上初号机的,所以故意安排这场戏来诱他入壳,不过若是你我面对了这样的场合,相信也不可能坐视重伤的零去送死吧。这也是真嗣这个有时懦弱地令人失望的主角最令人打心里为他喝彩的一幕了。真嗣的懦弱与顽固脾气使他能面对父亲的威势与美里的劝说而都能不为所动,但怀中因痛苦而呻吟的零与满掌的鲜血能使他毫不犹豫地下这个决定,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十分的难能可贵。虽然说明日香曾经色诱真嗣成功(几乎成功),但对于真嗣来说,真正能让他愿意无偿付出的应该还是只有零。据说有许多人在此时便深深喜欢上她的,不过此时的零并未有太明显的个性表现,这喜爱多半是源与对病弱少女的怜爱和保护欲,零的“绷带少女”的名字也就从此不胫而走。 之后的二至四话主要都集中在对真嗣的心理描写和对周遭环境的适应过程,零的出场并不多,不过从冬治和剑介的会话中多少说明了零平日的个性:沉默寡言,面无表情,不擅表达喜怒哀乐,而真嗣由于她只对父亲源堂才表现出的亲昵神情,对她由嫉妒转而产生好奇。第五六话集中在两人间关系成长的描述,零最具人性的一面在这两话中表露无疑,第11话中则可以看出她临危不乱的冷静性,而在12到19话中,她以 eva驾驶员的身份经常登场,戏份却显然没有明日香来的重,但她与真嗣间的关系日益成长,却和明日香为了维持自尊而对真嗣表露的虚情假意形成强烈对比。

第15话中,零因为真嗣说她扭抹布的姿势“很像母亲”而脸红(据日本某网友文章说法,两手向内扭抹布的姿势是老一辈女性的做法,被视为一种比较文雅的姿势),是否因此激起了她的母性本能则不得而知。在第16话中,指挥作战的美里在初号机被使徒吞没之后下令其余两人撤退,此时喊到:“碇君还在里面!”的零可以明显得看出她对真嗣的关心,她更在之后明日香冷言嘲笑真嗣的失策时露出明显的怒意。以往脸上看不到喜怒哀乐的零,在这一话中单独为了真嗣而表现出的情感便可谓之空前了。

第17话,真嗣和冬治为了送讲义而前往零的住处,其间真嗣自做主张清理了屋内的垃圾,零之后踌躇不经意脱口而出了“谢谢”这两个字。零为了真嗣的事独自到屋顶上去找冬治时,看似粗线条其实十分心细(?)的冬治一语道破她是在担心真嗣,听到这番话的零虽然惊讶却没有加以否认,此时的她应该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和真嗣之间那种不可解释的关系与感情,或许这种感情还不能称之为爱,然而这种与认定的对方互相关心,彼此依附而活着的“绊”,却是她已经逐渐拥有了人类的“心”的证明。

第19话的特攻暗示着零不为人所知的自杀愿望,这在后面会再提及。而随着第二十一话揭露她与碇唯之间的莫大关俩们,23话的自爆随即结束二人目零短暂的一生,而律子的反逆行为揭露出她与源堂不可告人的关系,也说明了零真正的身世。三人目的零随即接着登场,如同前面所提到的,她似乎继承了二人目的记忆,似乎在这最后一个零身上仍然有着令人期待的剧情展开。然而……

第24话渚熏的登场,一句“你和我是一样的”的台词布置了另外一个迷题--既然熏可以是第17使徒tabris,那么拥有同等能力的零会是什么?这个在tv版中没有解释的迷到了剧场版中依然没有什么结果,与莉莉斯合体的零,以大地女神的姿态出现的巨大的零,在真嗣的补完世界中出现的,又像母亲又像伴侣的零,以及在最后头颈断裂,裂成两半的头部横在海的另一边的,令人不快的零,种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剧情的展开所诠释的零,除了庵野监督明显可见的恶意和对观众报复的意图之外,实在看不出和tv版有何关联,对于解明零的真实身份和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理由也没有太大的帮助(最多是证明了她与莉莉斯的关系)。

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将这两者加以区分,摈弃剧场版中有关零的部分以及二十五、二十六话的“学院纯爱版”零,单纯以tv版的内容对零这个源自于“无”的少女作一分析,特别是他迷一般的种种行为与个性,其实是可以由许多方面来加以解释的,不论如何,始终被宛如at field的层层迷团所包裹的零的身世,她所曾参与的各项秘密计划(第13话中握着隆基亚斯之枪的行进,在多次实验场面之后才在第18话现出真面目的“dummy plug”(傀儡系统)间的关联以及异与常人的冰冷性格,和看似复杂其实非常单纯的明日香相较之下,显然是更有加以探讨的价值。

part 3 绊……这是她生命的所有

从电视版可以看到有关零的种种行为与个性表现,有以下几个明显可见的现象:

1、 对碇司令命令的绝对服从。除了真嗣之外,零只会在源堂面前露出笑脸,她对源堂的命令更是遵从到了以死相徇的地步。即使是发自美里或律子,并非直接来自源堂的命令,她也会视为一体的服从。就nerv 所惯用的指挥方式而言,零可说是优秀的典范。2、 自我存在意识稀薄。或许是明知自己有许多“备份”存在之缘故,零以随时可以坦然面对死亡的态度活着,甚至企图以牺牲自己生命的方式来换取最大的战果,例如19话时她驾驶失去右臂的零号机抱着n2特攻时,当时源堂都对她的行动感到大吃一惊,可知绝非他下的命令,而那时她所说的“我是死了也有代替的东西……”这句话正可说明她轻视自己生命的程度。

3、 异常冷静的外表与纷乱的内心。不知道是否因为与零号机本身的缘故(零号机核心中到底放入谁的灵魂,到现在还是个不解之迷,零驾驶零号机暴走的记录为3部eva之冠.而律子曾将其归之于零的“心乱”所致。第5话中,零为能顺利启动零号机,将自己视为宝物的源堂眼镜带如插入栓中以安定自己的心情,该次启动实验也因此而能顺利完成.相较与真嗣和明日香,几乎从来没有在意识状态下导致 eva暴走的情形,零当时到底“心乱”到何种程度实在难以想象。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的零却异常得冷静,在战斗中也不被情绪左右,能够冷静地观察形式来采取行动,并在判断道路上有过人的直觉。(?)

4、对于真嗣的关心,自从第6话之后,零似乎意识到了她与真嗣间的关系,对于真嗣有一些通常看不到的反应,例如掌打对源堂口发恶言的真嗣,在听到真嗣看到她反手扭抹布的姿势说她“有母亲的感觉”之后脸红,这些都是潜藏在她体内的唯的因子所致。不过她在真嗣身上所意识到的,到底是唯未能对儿子所表达的母爱,抑或是“零”对异性的青涩情感,就不得而知了……

以上几点,相信各位都有注意到吧!或许零散了些,但这些都是构成绫波人格的重要部分,以下就让笔者不知轻重地做个整理,试着勾勒出她出生的经过,以及她隐藏在冰冷脸孔后面的真正面貌。

西元2000年,不知是否为储备未来 e计划的驾驶员之故,源堂使用了使徒(莉莉斯)和唯的因子(不能确定是否来自于溶有唯肉体的 lcl)创造了零,并基于来日的作业与开发傀儡系统的需要而一次培养了相当是数量,这些零主要在terminal dogma的核心水槽中,以与人类相同的速度长大。然而这其中有一体被带出水槽,并可能在唯出事后融合了 lcl中唯的部分灵魂(这可解释为何故事中多次提到零所拥有“借来的灵魂”),然后以普通人类的方式被抚养长大,这就是一人目的零。

一人目的零,或许是习惯了源堂的日常言行,抑或被源堂设计用来害死赤木直子博士,因为在直子面前口发老太婆无用之言而被杀掉。直子在看见年幼的一人目零之初还没有认出她就是唯的复制品,知道她明白源堂带他来的用意之后,才在激动之余杀死她。她在杀死零之前还咬牙切齿地说“你是死了也可以替代的东西!”之际,不知是否已经知道零有许多复制品可以替代,不然以她的身份大可不必畏罪自杀,或许是对源堂的冷血无情感到绝望之缘故?

另一种说法是认为零中隐藏有使徒的残虐性因子的论调,一人目零中的使徒性格尚未被压抑,对赤木直子口出恶言纯粹是因为这种残虐性未被压抑,这可由剧场版d eath中,被掐死瞬间的零不但面带充满恶意的微笑,眼眸中甚至还映着渚熏身影一段来加以证明。不过,这虽是有力的暗示,却没有办法证明这件“意外”是否出与源堂的预谋,只是若以源堂的鬼畜个性来看几乎不会有人怀疑这是他故意安排的好戏。

不论如何,一人目零的出场到此结束,可联想的二人目零被带出了水槽(是否有继承一人目零的记忆就不得而知),在位于nrev本部地下的人类进化研究所第三分室中开始了她的人生。律子曾在第23话中说过:“……这个房间的摆设,构成了零心中光与水的印象。”的确,在23话后半中出现的这个“零之房间”摆设与零独居的公寓房间非常相似,可以确信她的童年应该是在这个封闭的房间中度过的,因此她刻意将独居的公寓房间也摆设成类似的格局,或许是籍以在自己的世界与不习惯的现实世界之间留下一个熟悉的歇息之处,来安定自己的心情吧。 西元2014年,绫波零转入第一中学就读,时间应该是在真嗣来到第 3新东京市的一年前。照时间来推算,零在搬入目前独居的公寓房间(搬入时间应该与转学时间相同)之前,共在地下的房间中度过了八年的岁月。这段时间她见到的人不会太多,应该就只有源堂和负责她身体状况的律子才对,而真正负起对她教育和照料职责的想必就是源堂。对身为生化复制人的她来说,源堂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也是她活着的唯一意义。在她身上看到亡妻身影的源堂应该也对她相当的疼惜,用这种方式受到源堂对她的感情,因此对于表面上的感情表露自然视为多余的东西而加以省略,这用来解释她不擅表达言辞的个性是十分确切的。

对于零的这种性格,庵野监督在知道担当零配音工作的林原小姐时有一句很贴切的说明:“这个女孩子不是没有感情,是不知道如何表现感情。”这句话应该不难理解吧!想必面无表情的源堂,只有嘘寒问暖时的微笑而已。所以零没有像明日香那样激烈的爱与恨,只有不知生命为何物的失落和面对寂寞的无意识悲伤而已。对于初期的二人目零来说,这应该就是她人格的全部了。

相对于情感表现上的缺乏,零个性上的另一个特征就是自杀愿望。对于零来说,生命似乎没有任何值得珍惜之处,或许是知道自己有许多复制体可以替代之故,死亡对于存在感稀薄的她仿佛是种解脱而并非结束。因此她有明显的自我牺牲倾向,在第六话中不惜生命挡住了第五使徒ramiel的加粒子炮,第11话中率先资源去挡住第9使徒 matarae的溶解液,19 话中操纵战斗能力不完全的零号机手持n2对“最强的使徒”ze ruel的猛烈攻击,直到23话中与16使徒armisael同归于尽……

对于自己生命的轻视程度除了战斗之外,也完全反映在她的日常生活上。一个人住在宛如鬼屋般的公寓危楼之中,毫无生活感的无机质房间,从不收拾的信件(应该都是广告单之类?),不上锁的房门,饮食大概也都是速食拉面之类的东西(绫波不吃肉这件事已知是素食主义的庵野监督的个人偏好,因此不列入探讨之列)。她仿佛把自己视为只为操纵eva而存在--不如说是为了有一天死在eva插入栓中--而存在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因此省略了一切她认为是多余的事物,例如感情,与他人的关系,对生活的要求与享受……等等。这一切对一个随时要死的人而言确实是不必要的,毕竟对于零来说,她的确只为了一件事而活着--那就是连她自己都不明白的“绊”。

part 4 使徒人格,魂之轮回

除了拥有使徒的身体和力量之外,零是不是也拥有使徒的人格呢?笔者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特别是这可能是她心乱的主要原因之一。回想第23话中零与第16使徒a rmisael的对话,那个“另一个人的零”极有可能就是潜藏在她心中的使徒人格,以及在第25话中出现的那个怪异的零的形象很可能是同样的东西。

第18话登场的dummy plug是这个使徒人格的一个强力证明。虽然故事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明dummy plug到底是如何制造出来的,但由它引起人权主义者兼洁癖者的伊吹玛亚的极度反感这一点看来,很可能是由其他或生生的零复制体所“制成”的,再由二人目的零从terminal dogma的大脑状设施中复制她的记忆和人格到dummy p lug中。由于零的原体唯个真嗣是母子关系,两人拥有类似的大脑结构和人格 patt ern,因此由零所制成的dummy plug较有可能骗过eva初号机而达成不需要驾驶员而能加以遥控的目的。

然而dummy plug第一次启动就是对变成使徒的eva三号机近乎分尸的残虐攻击,不禁令人对dummyplug和身为本体的零产生恐怖感。笔者认为这应该就是潜藏在零之中的使徒人格所致,因为初期人格一片空白的零不应该有如此的残虐性。相对与使徒的半知性作战方式和仅排除妨碍者的习惯,eva系列爆走时表现出来的战斗本能个残虐性是一大对比,这可能是亚当和莉莉斯这两个生命之源最大的不同处吧!总之这肯定不是零本人的人格所致。 虽然,零可能继承了碇唯的基因和部分记忆,但身为复制人的她还是得和一般人一样,一切从空白开始。谁是出生就拥有独特的人格和个性的呢?后天的环境与教育会决定一个人的性格,相信在零的场合也是如此。不幸的是,她所拥有的只是源堂这样一个不会表达自己情感?quot;父亲",以及可想而知对她抱有很大敌意的负责人--赤木律子。笔者无从揣测她在幼年期受过怎样的教育与照料。但可以看出的是,她的个性部分和尚未发展的幼年时期一样,近乎一片空白。一人目的零尚会充满恶意地嘲讽赤木直子,到了二人目的零身上就只剩下对源堂的敬慕与服从,对于爱憎和感情的其他部分等等则是一无所知,在第六话中她面对喜极而泣的真嗣时不知该做出何种表情,就是她鲜少与人接触的证明。

虽然可以确定在零的人格人应该潜藏有所谓“使徒人格”。但不只何故在二人目的零身上,这使徒的人格并不像在一人目身上时那么明显,或许是源堂用了某些方法(例如出现在零房内或床头柜上的不明药物)将之压抑下来。毕竟零身为 eva零号机的驾驶员,万一被使徒人格所控制,将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但可能就是这勉强的压抑导致零的情绪不稳。从零号机的两次暴走,一次是拳打源堂,一次是攻击零自身来看,应该都是这个被压抑的使徒人格所导致。后来零将源堂的眼镜带入插入栓内,精神就稳定了下来而顺利完成启动实验,这说明使徒的人格只有在零的心灵一片空虚时才有趁虚而入的余地,当零的心中有对他人的感情和关心而不再空白时,使徒人格的影响力就会降到最低。在第六话之后,零和真嗣彼此之间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情,当她开始在意真嗣的事情之后,暴走的情形就不曾再发生过(机体互换实验那一次的不算),这是极有力的证明。

亚得拉派的心理学学者认为,人的存在感来自对自我独特性的认知,以及与他人之间的“牵绊”。这些牵绊不仅是证明我们存在与这群人中的证据,也构成我们人格上的一种本质,我们与许许多多周围人们的关系和交流方式亦属于我们独特人格的一部分,这种“牵绊”的论调在 eva中(特别是25,26话)到处可见,从小甚少与他人接触的零缺乏这种“牵绊”乃是明显的事实,因此,她若是能继续与周遭的人们交往,产生个性与思考上的交流而逐渐建立与他人的牵绊,可能也能成为一个拥有自己个性的可爱女孩儿。不论如何,看着原本不知感情为何物的她和真嗣间逐渐增长的感情,和在生死之战中培育出来的信赖与相互关怀,可说是整个充满灰暗与死亡气息的eva中最为美丽动人的一幕,相信这一点是不会有人反对的。

回想一下在23话“泪”中,她终于籍由第16使徒armisael看清楚自己充满悲伤和寂寞的心,以及隐藏在这之后的真正的心愿.当armisael的另一端开始攻击初号机时,她方才恍然大悟:“这就是我的心?希望能和真嗣君在一起?……”

不知道是觉悟自己死期已至(在第19话中,零在初号机进行启动实验时突然感到呕吐感,那时她喃喃自语:“已经不行了吗?”时,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无法再支撑下去了,那时她特攻的理由应该也在于此),还是处于对真嗣最高的爱情她选择了一死,但是她死时最后一刻尖刀的居然是……源堂!!(相信有许多绫波fans对这一幕都极为反感)。

然而有一篇同人漫画对这一节有很好的解释。笔者认为二人目的零似乎相信自己上一为了源堂而生,因为自己的心逐渐偏向真嗣而感到不安,这也背离了她只为源堂而活着的信念。或许她的自爆是为了结束自己和源堂这段残破的牵绊,因为有了真嗣的闯入,这段牵绊再也无法维持原来的模样了。她希望让另一个新的自己与源堂重新开始,不必再受过去对源堂感情的牵绊。

“无法告诉你的言语,无法传达给你的思念,就让我一个人全部带走吧,希望下一个我,可以只喜欢上你一个人……”

这段话虽然是漫画中的虚构,但用来形容当时零的心情,真是在恰当不过了,因此笔者在此特别提出作为引证。

零的心或许和她的生命一样是生自与虚无之中,然而她绝对不是一个没有心和灵魂的“人形”。当她开始有关心和思念的对象之后,喜悦,悲伤种种感情也就从此而生。何尝有谁不是如此?在童话故事中,即使是泥塑木雕的娃娃玩偶,当她们开始明白何谓爱情之后,也能拥有一颗人类的心,甚至有一天真的成为人类而实现心愿。零虽然知识其中的一个例子,但是她让我们看到了其中最美的一面.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12: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问下,到底是绫波零,还是零波丽,还是绫波玲?????
发表于 2007-9-7 14: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Ayanami Rei

aya 丝绸、绫缎

nami 波浪、波涛

姓氏的译名基本无分歧:绫波

至于 凌波 多半是打错字……

Rei 有三种译名:“丽”、“玲”、“零”

各有特点,觉得哪个有爱就用哪个罢……

发表于 2007-9-8 23: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喜欢绫波丽。
发表于 2011-2-4 18: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凌波丽
发表于 2011-2-4 18: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楼主发的统统都是百度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11-17 15:1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