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36|回复: 2

[原创]THE 16th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7-1 03: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嘟...嘟...你好,这里是nerv本部....。”
  “转18923分机。”我不想听人工录音废话。
  “请输入密码。”我在电话键上按下按过数千次的几个数字。
  “你好,我是伊吹,我现在很忙,请在听到‘嘟’的一声后录音...。”于是我就是关掉电话。
  姐姐还在忙,也不知是真的假的,不过昨天发生那么大的事忙到现在是理所当然的吧,昨晚的使徒进攻好像比任何一次都强烈,要不是有门禁真想去看看。姐姐那里也打听不到什么,这一忙不知要多久才回家。
   
  我真的很想去看看使徒战斗的场面。
   
  “沙月~,沙月~,等等我~。”我不用回头也知道连呼带喘跑过来的是我的死党相田弥生:“不是吧,妾身只是走而已,而你用跑的,居然这么费力。”我转过身来扶住这个有种一头蓬松长发,柔软身体的眼镜少女:“人家~,人家~,呼呼~,人家~。”语无伦次的说了半天人家才平过气来说:“人家体力很差嘛。”
  “体力差就不要跑这么急嘛,现在才几点,上学还早的很。”
  “唔,坏沙月,人家想和你一起走嘛。”嗯,弥生真的很可爱,尤其现在这种发哆样子。
  “好好,一起走。”我扶着她的肩膀:“昨天满热闹的,你弟弟是不是又去偷看了。”
  “什么是偷看呀,他是EVA候补驾驶员,可以无视门禁的说。”看起来弥生好像很自豪的样子。
  “那有什么有趣的事没有。”我问。
  “一点也不有趣。”弥生转过脸来,严肃的看着我:“剑介跟我说,昨天的使徒被吃掉了,就像动特园里狮生吃小鸡那样,被初号机一口一口啃食。超,恶心。”说到这里弥生做出一个反胃的表情。而这时的我,已经僵直在原地。
  “沙月,你怎么了。”看着我一动不动,弥生疑惑的看着我:“脸色一下子变的这么差,刚才还好好的。”
  “不,没什么,只是感觉很恶心而已。”我一点一点的从僵直恢复过来,无力的依着弥生向学校方向走着。之后,我们都没怎么说话,弥生感觉到我很无力,就小心的扶着我,就像开始的我扶着她一样。

  “弥生,我们能活下去吧。”快到校门时,我把肩膀从弥生手中抽出来,定了定神问道。
  “不知道,但,我希望能和沙月一起活着。”说着这样的话,弥生径直拉着我走进学校。

  “嗨,美女们。”向我们打招呼的是位冲天短发的帅气男生,是我们的同班同学洞木直人,好像从哪里听到,他暗里喜欢着弥生。不过引起我注意的,是他旁边另外两个男生,和直人长的差不多,但年纪要大一些,于是我问:“早,直人同学,这两位就是你提过的兄长吧。”
  “嗯,我介绍下,”直人先指了指最左边留长发的高大男生:“我们的大哥,洞木神人,大学四年级,今年毕业就能在nerv本部工作了。”然后又指了指中间身高好像比直人还低一些的眼镜男生:“二哥洞木哲人,大学一年级,同年级的秀才哟,哥哥们都很优秀,对了,我们家那个小丫头也很优秀,好像就我一人没什么出息。”听到这话大家都微微一笑,他接着说:“今天他们的大学放假,他们来回母校看看。”我和弥生向二位兄长行了礼,他们说了几句客气话,就离开了。
   

  “认识那样的男生,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又来了,下面,隆重介绍下这位气质高贵容貌端正的少女:葛城美华,nerv强有力的财务支持商葛城财团的千金大小姐,排行,嗯....到现在也没弄清是第三还是第四。(葛城家现在当家主是葛城美里的三叔葛城重三郎,美里的父亲葛城重太郎只有美里一个后代,二叔重次郎精神有病,目前下落不明,重三郎有三个女儿,长女葛城美苑,次女葛城美清,三女就是葛城美华,如果从头论,要加上葛城美里,那葛城美华是四小姐,但美里拒绝与葛城家的关系,所以一般只论三郎的三个女儿,这样美华是三小姐,比起妾身被称为二小姐,小名却是六姬还不算难理解)这女生才开学就和我吵了一架,后来总是找我的麻烦,当然我也没少了反击就是了,算是冤家路窄。
  “总好过某大小姐,老自称美少女,但却一个男人也米有。”喂喂,这话我自己听着都无聊。
“哼,本小姐才不稀罕那些臭男生。”
  “哇,原来大小姐是同性恋,怪不得老跟着妾身。”这句话她好像一时间找不出什么话反击,张了半天嘴一扭头走了。“真是平和的一天。”我摆出一副少年老成样子,拉着弥生走进教室。
   
   

  “各位同学早,呼呼。”冬月老师如往常一样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踏进教室:“班长呢?”
  “有!”留着长长马尾的文静少女青叶三枝站了起来:“老师又让我组织早上班会吗。”
  “麻烦你了,我眯一小会儿。”
   呃,一个游戏迷的班主任就是这样,不过我还是满喜欢她的,毕境一个平易近人班主任比老古板要好很多,听说幸子老师的父亲就是一超老古板,老师被压迫太多才拿电玩发泄吧。


  “回家了~。”弥生从身后搂住我的头,作拔萝卜动作。
  “唔,不好意思,弥生。”我轻轻的拿开她的手,转回头说:“今天我要去下面找姐姐,不能一起回家了。”
  “这样呀。”弥生无力的拿起书包,好像想说一起去之类的话,但只是张了张嘴。
  “有时,也要去陪陪直人吧。”
  “啊,我们不是.....。”弥生慌张的样子真可爱。然后她红着脸低下头:“人家,只想和你在一起嘛。”
  “这只是青春期的一些幻想而已。”我摸摸弥生的脸:“许多年后,我们的孩子在一起玩耍时,可爱的弥生就会了解现在时光的美妙了。”之后弥生睁大眼睛在那里站了好久,直到我离开时她还在原地发愣。

   


  “也就是说,妾身迷路了?”这个地方来多少次我也转不明白,真佩服包括姐姐在内那些成天在这里工作的人,姐姐明明说一直向下走,现在下的好像有点太深了。
  “好像是最下面了。”我看见一面红黑色的大门,门顶上写着“中央教条”:“虾米东东?看看。”我拿起自己的卡一刷:“对不起,您所刷的通行证是中级通行证,请升级到特殊通行证再来此打开此门。”中级,那位大叔怎么不直接给我的特殊的,我一边碎碎念扭头准备回去,迎面差点没撞到一个人。

   哇哇哇,美男子呀,嗯,不对应该叫帅气的大叔吧,或者说是很潇洒的男子,总之,体形相貌动作气质所散发出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男性魅力,另女性荷尔蒙急速分泌,“妾身的宅女魂正在燃烧,妾身的叔控血正在咆哮,必杀:天上地下.......”唔,一时想不出什么好招式来了。当然,这些只是我内心世界的变化,脸上是一丝也不会表现出来的。
  “和传说中的一样,不张扬的性感,无论如何看都是柔软身体,刚毅的眼神让任何人都不由自主臣服,无论男女都无法挣脱你的魅力,天界最美丽的天使,第十六位使徒阿米艾尔,要进到里面去吗?”说完这些他拿出自己的卡在门边刷了一下,看似沉重的大门无声的打门,一些雾状的气体从里面散出来,他就径直的走进那些气体里。
  “这算是恭维么。”我跟在他后面:“你就是十五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击。”
  “我叫良治,加持良治。看看,多么美丽的生物。”自称加持的男子仰起头,我从进门就开始注意脚下那些粘糊糊的液体,周围的雾状气体看来就是这样液体蒸发出的。
  “不过是个破坏天使,算了,我叫沙月,伊吹沙月,我姐姐你应该认识。”我停止研究脚下的东西,抬起头来,如一股电流击中一般,我呆在那里。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是个只有上半身的巨大怪人,有七只眼睛镶嵌在巨大的头颅上,下腹部有巨大的隆起,再下面应该有腿的地方好像被什么切断了,腹部下面如肠一样的管状物暴露在空气中。
  “这就是你要找的,真正的‘姐姐’吧。”加持先生点燃一支烟:“我们的宿命呀。”
  沉默。
  “我在努力克制自己的力量,暂时还不能出击,我还有一些事要办。对了,”加持先生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递给我:“我要死的自然一点,小姐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我无言的接过手枪,一把类似CS沙漠之鹰的东西,没什么保险之类的,使用简单明了。
  “在出击之前,最好把周围的人安排好,不要和我一样留下一堆烂摊子。”加持转过身来,准备离开。
  “十五,不,加持先生,你还见过其他人吗。”我也转过来,如来时一样跟在他后面。
  “嗯,只见过十四,怎么了。”
  “那是怎样的人。”
   加持停住脚步抬起头来叹了口气:“非常刚直的武人,自卫队成员之一,本来目的要在EVA不在的情况下多少阻止使徒,讽刺的是,他自己就是使徒,听说有个年轻的妻子和一个刚出生的孩子。”
  “下场非常的凄惨。”我插嘴。
  “是呀,不过他到早有心理准备,一无反顾的出击。”顿了顿继续说:“就在我身边使徒化的。他最后那种坚定的眼神我现在也忘不了。”
  我,也会一样吗?
  “我的战斗方式想好了,我想,应该算失败也要死的华丽一点,小姐最好也早做准备。”加持走出门在门口等我。
  “没有成功的可能吗。”我也走了出来,门在我身后无声的关掉了。
  “我认为,没有。”
  “我们究竟为了什么而存在。”
  “为了‘人类补完计划’而存在。”
  “我们又不是人类。”
   加持转过头来:“这就是我们要牺牲的原因。” 设定变更,班长不是青叶的妹妹而是龙骨的孙女




“呜呜呜,现在二姐也和大姐一样不回家了。”萃香抱着布娃娃,一脸委屈的坐在饭桌旁。桌上的菜看来已经冷了很久。
“乖乖,就这一次。”我抚摸着妹妹的头:“妾身疼你就是了,不哭不哭。”这一说反到起了反作用,萃香“哇”的一声扑到我怀里,不停的抽泣:“人家,人家好寂寞,班上的同学,都怪怪的,大姐,总也不回家,人家,天天只有二姐依靠,呜呜呜.....。”我什么也没说,紧紧的搂住她,良久,萃香哭累了,我扶起她:“洗洗脸,吃饭吧。”她去洗脸的工夫,我对自己的话感到后悔了,如果我不在了,萃香她不是真的会成为自己一人,我默默的吃着已经凉了的饭菜,萃香手艺已经无可挑剔,完全不像只有小学六年级的样子,每天中午我打开便当时周围的同学都会惊叹不已,而这小孩不断精进自己厨艺的原因,就是想更多的得到周围人的关爱,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一阵发紧,第一次对离开这个世界感到难受。
“好吃吗。”萃香回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很好,萃香的手艺越来越高了。”
“可惜,大姐不能回来吃。”小萃香端起碗,嘟着脸向嘴里送。
“妾身很想说可以给她送去,不过今天我去那里居然迷路了,最后被不认识的人送出来的。”
“那里?哪里?”  
“nerv本部呀,大姐工作的地方。”
“不是吧,那里普通人是进不去的。”萃香摆出一张黑面LOLI的脸。
“呃,这样,妾身在门口撞到一位大叔,那位大叔给了妾身一张通行证的卡。”  
“真是难以让人信服的说法。”黑面LOLI继续。
“管那么多做什么。对了。”我在身后拿过来一个瓶子,打开盖把里面的液体倒进杯子里拿给萃香:“尝尝吧。”萃香抿了一小口,觉得味道不错,就全喝了下去,喝完问:“有点怪怪的,不过很好喝,是什么?”
“酒~。”
“......。”
“......。”
“居然教自己妹妹喝酒。”萃香扶着自己的头:“想起了上次去nerv本部遇到那位阿姨,不过那位阿姨给的酒好苦,这个却是甜的。”
“因为那个是啤酒,这个是葡萄酒。”上面的话要被那位“阿姨”听就到惨了:“这个酒劲很大,寂寞的时候就喝一些,可以忘记一切,包括你姐姐妾身。”
“就是说,姐姐还是会离开我。”萃香自己拿过酒瓶,倒了一些慢慢的喝。
“这是当然,姐姐不能陪你一辈子,早一天独立没什么坏处。”我自己也喝了一些。
“明,白,了。”萃香站起来收拾桌子,视线一直没朝我这边来,如同一开始我就不存在一样。

事后证明我犯了个很大的错误,以至于后来萃香一直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而是跑去幻想乡当个四处发疯酒鬼。




“老师好像有什么心事。”
“决对有心事。”
“老师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非常不好。”
“老师家一定出事了。”
“这里是第三新东京市,不出事才有问题。”

听着同学们的议论,我也仔细的研究了下冬月老师,不过怎么都感觉和游戏玩多了的表情一样,莫非我不成熟?
“老师看起来心事重重,发生什么了吗。”
“不,没什么。”有同学去问,冬月老师就如此回答。
于是,一堂下课后我也在走廊上如此问道:“你家的老古板出事了?”冬月老师转过脸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良久才慢慢说:“沙月,老师我,有些怕你。”  
“安了安了,只是有个朋友碰巧在nerv本部工作。”
“我记得你姐姐就是在nerv本部工作,不过,我父亲可是整个nerv的副总司令,连他目前都下落不明我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用担心,有人向妾身保证过,你父亲一定会回来,一定。”我用一种主人对仆人说话的口吻,老师不由得缩了缩身子:“沙月同学,你这样虽让我很安心,但是,好恐怖的感觉。”
“没有错,妾身给人带来的,没有慈爱,只有恐怖。”我慢慢的贴近老师,轻轻的抚弄着她的脸庞:“乖乖的服从于妾身,一切都可以安然解决。”
“是,是的。”如同被催眠一样,老师的目光变得松散,机械的回答。
“好啦,如平常一样,去上课吧,不可以再让人看出心情不好哟。”
“是。”老师回答完,转身离开准备去下堂课的教室,走了几步扭过头来说:“我永远听从您的吩咐。”

还没到晚上,就传来老师的父亲被救回来的消息,但老师完全没有表示任何高兴的样子,只是顺从的看了我一眼,我没理会太多.因为接下的事才是我应该做的.

按照约定,我来到一个地方。
“等你很久了。”这是加持良治的最后一句话,然后我就扣动了扳机。
发表于 2007-8-21 10: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P>不错,比较诙谐的笔调,我乐于接受的那类。叙述上没明显毛病,流畅。</P><P>尤其是“妾身”,神来之笔。</P><P>不过错别字不少,比较碍眼!速速给我改正了,等两天我再来看。</P>
发表于 2007-9-20 19: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哦,很就没看到这么认真的同人了!值得鼓励!加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11-19 20:5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