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40|回复: 0

[原创]流年 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7-14 10: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  在医院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大胡子男人焦急的走来走去,时而坐下,时而站起,顺手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因紧张而颤抖的手却怎么也按不着打火机,索性把烟丢在地上,用脚使劲踩了踩,整个医院里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并在人与人之间传染开来。男人坐在了走廊那把长木椅上,用手支着头,充满血丝的双眼望着地面,冰冰的水泥板,没有一丝生气。只是一种寒冷的感觉,没有暖气,当然这里已经失去了秋天,更不用说冬季了,但在世界的这个角落里,空气冷得出奇。
  “碇,怎么样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白发的高个子男人,递过来一张纸巾,大胡子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谢谢。里面……还不知道呢……”大胡子擦了擦汗,把纸窝成一团,丢到地上,高个子男人把手放在大胡子肩上,对了,大胡子叫碇来着。手术室惨白的门还关着,门外挂着的“手术中”的灯绿绿的亮着,透过那迷茫黑暗的世界。
  ……
  五个月前。
  一个炎热的夏天,平时原本喧闹的海滨没有几个人光顾,风夹带着热浪在空中吹来复去,蓝蓝的天飘着一朵朵松散的云,恣意懒散的躺在天上,飘悠悠的,自由自在的样子。叶吹得沙沙地响着,几只鸟儿淘气的在枝头窜来窜去,快乐的样子,唱着青翠的歌声。
  海风淡而轻缓,像叹息似的花瓣飘下枝头时所带来的温馨的爱抚令人陶醉,欲睡欲梦。太阳映照在微波荡漾的海面,金灿灿的。
  岸边的女子认真地盯着对面男人的脸,看得出她有一丝忧虑,“碇……强行改写人类遗传因子说不定会引发不可预见的后果……”声音很小,不过听得很清楚。
  “没关系,我会让这孩子成为EVA天才驾驶员的,再说还有直子……”
  “不,我只想让他成为一个普通的孩子!”女子粗暴的打断了男人的话,看上去,他有些激动。
  男人先是一惊,慢慢扭过头去,不再对视女子的目光。
  沉默了许久,两人谁也都没说一句话,只是手拉着手,朝着西南方那个大房子走去,放眼望去,“人类人工进化研究所”几个醒目的大字清晰可见,在阳光下,深蓝的色彩给予了它不平凡的意义……
  生命体是当今已知物质形态中有序程度最高级的体系,它拥有复杂的结构,最精确的联系,最协调的配合,以及最完美的功能。不过越是高级有序的体系也越容易脆弱,其对外界环境的要求也越是严格,有时甚至是近于苛刻。然而,这种严刻条件并不是任何时刻都能得到满足,因此对生命体而言,它必须同时具备另一套生存本领,那就是等待。一般来说,有序程度较为低级的生命体,对生存环境的要求也相对较低,其对恶劣环境的承受能力也会相应增强。降低有序程度可以成为生命等待的有效手段。
  以降序方式来保序生命。
  于是人类补完计划在不久之后得以实施,把人类还原成亚当的卵的形式,把生命体压缩到最小的空间里,以逃过死海文书里预见的the third impact。
  似乎一切都在按照计划好的路线,一步步进行着……
  “砰”的一声,手术室的门被护士推开了,带起了一点萌动的气息,护士的怀里传出来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是个双胞胎,恭喜您,碇先生。”……
  再一次接近这个城市,已是夏天的黄昏。一场罕见的台风和暴雨,把沿途的树枝、栏杆、瓦片以及一切稍不牢固的东西,都打倒在地面,到处是残损的景象,自从人类补完计划被泄漏之后,反对的呼声越发的强烈,人们喊起了要安宁,不要进化的口号,以UN为首的daffodil组织和以SEELE为首的NERV自成两派,SEELE的老人们意见首次达到了空前的团结,全力支持NERV的人类补完计划,计划进行得并不顺利,daffodil组织派出多名杀手对NERV要员实施暗杀行动,MAGI理论创始人赤木直子博士两个月前惨遭毒手,作为报复,NERV出动EVA摧毁了UN在美国的一个重要的军事要塞。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daffodil开发的NG新型武器SNW(super nuclear warhead)研发成功,其性能远超过核子武器。一场更大的战争即将爆发……
  初期,各个国家分别加入到各自阵营中去,少数中立军最后也顶不住压力,终于随波逐流。世界已经演变成一个血的战场。
  ……
  一周前。
  箱根NERV基地,零号机启动试验场。
  NERV的技术人员焦急的忙碌着,调减各项数据,控制室里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资料源源不断地顺着电缆传送到总部MAGI主机中。
  “妹妹,干完后,我们去吃饭。”控制室里的银发少年,通过显示器望着驾驶舱里安静坐着的妹妹,一脸开心的笑容。
  女孩轻轻点了点头,“知道了。”表情丝毫没有变,说其是兄妹,倒一点都不像,妹妹太内向了,根本不会与人交往,两人同时就读于一所学校,学校里有什么活动,妹妹从不去的,也许这就是女孩自己的生存之道吧。
  透过驾驶舱里的屏幕,EVA外的一切被真实地再现了出来,工作似乎进行得很顺利……可没想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全员立刻撤离到避难位置!”广播里传出了刺耳的声响,人们纷纷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向那狭窄的门跑去,哭声,叫声,交杂在一起,每个人都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伴随着控制面板的雷达上红点的一闪而过,女孩眼前一片白光,随之而来的巨大的爆炸声在空间中回荡,在那白光里,一切变得虚无,又那么缥缈,眼泪不由得顺着面颊滑下,滴在手掌,它就在那一瞬间带走一切,而她只能怔怔的望着。
  火光,和那女孩的双眸一样鲜红。
  “哥……”
  没有人回答,刺痛感袭来,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女孩便失去了知觉……
  ……
  火车因为这场罕见的台风和暴雨而开得很慢,车轮摩擦着铁轨“吱吱”地叫着。路边的景物慢慢闪过,让人心中觉得空寂,车上人很少,稀稀的两三群相对分散地坐在车厢里。
  “喂,”红发少女转过头去,推了推坐在身边的男孩,男孩一直低着头,想自己的事情,“绫波她哥哥死了,她知不知道?”
    话题似乎很沉重,男孩无奈地摇了摇头,“丽她就在现场……不会没看见的。”
  “哦……你去看她了吗?”
  男孩叹了口气,“嗯,总算是脱离危险了,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呢……据说是受了很大打击才这个样子的。”
  “……是挺可怜的,看着那几千人一下子就没了,自己的亲人也在里面……”少女向后靠了靠,“也够笨的,换了我的话肯定会挡住那东西的,就不会……”说着,手在空中挥了挥。
  “够了!那是SNW武器,说什么疯话,不明白就闭嘴。”男孩握紧了拳头,咆哮着。
  少女呆呆地立在那里,大概她是头一次望见男孩那么生气,也便不再言语,老老实实地坐在了座位上。
  ……
  新东京都NERV直属医院。病房。夜。
  医院雪白的墙壁在月光照耀下发出一种灰蒙蒙的光,天幕在大地上灯光下也失去了应有的色彩。
  病房的门轻轻地开了,系着马尾辫的男人拎着几听可乐走了进来,“情况怎么样,碇司令?”余光定格在病床上平躺着的蓝发少女身上,女孩依然昏睡着。“这样子已经第五天了,不知会不会有事……”碇司令的话语中不免带上了几分忧郁。围床站着的几个人从男人手中接过可乐,瓶盖开启后,二氧化碳逸出的声音,让人心生出一丝快感。
  “美里,头发没有光泽了哦,在这样累下去会老的。”马尾辫半开玩笑地对身边的美里说着。美里斜了他一眼,不禁让马尾辫寒毛竖起。“我知道……大和医生,现阶段你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
  几个人的目光同时转到这位身着白大褂年轻有为的医生身上,小伙子很能干,仅仅几个月,就被晋升为专家,并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许多有影响力的论文,在NERV直属医院里负责人类深层意识研究,不过据医院里的人说他是个万事通,什么科找他都行,胸卡的照片上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在蓝天下开心地笑着,旁边刻着的“吉良大和”似乎象征着权威。
  他清了清嗓子,“一来是强光照如眼镜后会造成人的眩晕,如果引发并发症的话……可能会昏迷很长时间,还有一些精神上的打击,毕竟它还小,心理承受力没有那么强……”
  “是吗……”碇司令把两只手背到了身后,“将核爆后的高能粒子聚集,直接转化为不需要介质传播的像光一样的虚粒子,对目标进行杀伤,daffodil那群混蛋……”
  “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马尾辫男人耸了耸肩,转身准备离开,“加持,那件事越快越好,明白吗?”
  “知道了……”走廊里传回了马尾辫男人愈发淡去的脚步声……
  呜——汽笛拉响了,经过一夜的奔波,列车徐徐进站。阳光下,隔着夏日风荷,卢之湖的滟波隐约可见。让人突然感觉时间的旋转、交汇、碰撞,竟是那样的迷迷朦朦,路途中间,目的居然在那瞬间便迷样的改变。原本真嗣和明日像是坐火车回NERV总部一起为真嗣庆祝生日的,虽然现在形势非常紧张,但许多人都对那份将至的快乐抱有期待,每个人都很珍视忙里的这点闲暇,天知道天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可谁曾想……
  为什么战斗?为了什么?所谓的胜利?杀掉全球半数以上的人,开出一条血路,把UN的旗子插在NERV头上然后对外宣布“我们成功阻止了这群邪恶的人的计划。”然后打扫尸体?或反之亦然,欲望与欲望间无尽的冲突交杂在一起,便也失去了真实的感受……
  我都在干什么?
  成天为什么有这么多事情?
  绫波出了事,却没时间照顾她,只是草草地看上了一眼,就又和明日香登上了穿梭于第二东京和第三新东京都之间的路途,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不,我不要,可放弃又会回到孤独,我不要,没有人重视我,我是什么?
  “喂……真嗣……真……白痴,发什么呆?”真嗣回过神来,发现明日香正盯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自己。
  “哦……什么……”
  “该下车了!”女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真嗣往外拖,一会便拖出了好远。
  “你去医院看一眼马上回家,我在家等你。”完全是命令的口吻,然后送上一个调皮的笑容。
  “一点儿都没有变呢……”
  “什么?”
  “没……”真嗣笑着摇了摇头,打了一辆车,消失在了暮色中,却没有注意明日香在黑夜的川流的车站里远远地望着他离开……
  ……
  病房外的走廊虽然开着灯,却暗得很,天黑得很快,几个人围着床,一句话不讲,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暮色降临,一天以来的生活都是这样,大家已经熟悉并渐渐接受了它。
  “如果没有什么事……葛城你可以先回去了……”
  “是。”
  两个男人望着这个紫发女人的背影渐渐隐遁在黑暗里。
  “Eva几经开始量产化了吧?”白发老人淡淡的问。
  “嗯,还差一点点。”
  “虽然使用dummy system,可实际的控制权却握在那女人手里,真是有趣。”
  大胡子男人似乎对刚刚那句讽刺意味十足的话并不生气。
  “没什么,她并不知道真相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可你身为司令也太没有实权了,在现在看来,拥有EVA就拥有一切。”
  声音在阴暗中回荡开来。
  “我们还有最后一张王牌,神只有一个的……”
  黑,意味着失去光明,也预示着未知的远方,远方,是我们出发的地方,是我们永远不能的归期……</P>
<P>  作者的话:好累,希望大家喜欢,对剧情有好的建议发至paulcony@163.com联系
我还有一份EVA的音乐集,所有EVA的音乐都收录到里面,一张CD-rom,15元,mp3格式,192Kbps,买的去www.ebay.com.cn找EVA音乐集,或http://cgi.ebay.com.cn/ws/eBayISAPI.dll?ViewItem&amp;item=6546208187</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15 10:28:15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7-22 11:1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