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94|回复: 2

[翻译]血红,天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4-21 06: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血红,天蓝
Blood Red and Sky Blue
作者:Mikazuki1
翻译:Asuka201
原作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read.php?storyid=1120766</P>
<P>作者声明:我没有Evangelion的任何版权,不要控告我!</P>
<P>~*~*~</P>
<P>她之前根本想象不到,枪声会是这样震耳欲聋。她只感到一道灼热的力量贯穿了自己的腹部,而自己的身体就被这巨大的力量撞向背后冰凉的墙壁。那该死的撕裂感折磨着她,但那感觉对她来说并不算是什么痛苦,因为她有过上千次比这更糟的经历。她觉得自己渐渐无法控制双腿,这令她慢慢滑倒在墙角,倒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她低下头,望着那不断从温热的伤口处、从那个漂亮的血迹处滴下的血红色,沾满了她苍白双手的血红色。她凝视着这鲜红与苍白的对比,忽然间发现,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这情景更美了。她就要死了,就这样慢慢的死去。没有什么比这更棒的事情了。她感到一丝寒意,由指尖不断向全身扩散,经过她的手臂直到脚趾。而唯一感到温暖的,只有身侧那奇妙的催眠着自己的,烧灼的伤口。血浆在不停流出,而她此刻却希望一切都停止。她想要所有声音都消失,她想要时间停止,她想要永远享受这一刻。她就要死了。她此刻只感激那背叛自己许多次的神的好意。她努力抬起头,但此时脑袋异常沉重,而把视线从这象征自己神圣自由的景象上移开又是那么痛苦。那把枪依然冒着烟;一把闪亮的银色马格南。“一件杰作”她只是这样想。她的头无意识的倒向肩膀。而通过她呆滞的眼睛,看到那个杀手慌乱的丢下手枪,看起来准备随时逃走。她暂时抛开自己的好恶,用刺耳的声音请求:</P>
<P>“不,不要走。留下来,留下来看我流血。求求你。我很快就会死了,很快我就不再存在了。留下来看着我,然后在我死了之后,告诉人们我真的存在过。”她微笑着向杀手伸出沾满血的,颤抖着的手。但那杀手却已经逃走了。她的眼皮越来越重,但她仍倔强的望着温暖鲜红的血,还有冰凉雪白的地板。她听到越来越大的脚步声,接着是一声尖叫。</P>
<P>“明日香!发生什么事了?”那位紫色头发的女士突然出现。</P>
<P>“我被打中了。难道你看不出来么?”她笑着回答,在对方脸前孩子般喜悦的挥舞着沾血的手指。</P>
<P>“你已经快休克了。我去找医生来。”她刚要站起身,却被明日香死死抓住胳膊。</P>
<P>“不要。”她虚弱的说道:“做那些事干什么呢?”</P>
<P>“明日香!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间。你中枪了,你会因失血过多而送命的!”明日香只是抓的更紧了。</P>
<P>“就让我去死吧……”女士的表情变的僵硬,惊骇刻印在她极度担心的脸上,但明日香继续着:“你知道这一切并不是那么糟的。听我说,开枪的声音真大。还有,紧接着先是撕裂感,然后是烧灼的感觉。但是这些都没关系。我就要死了,我就要离开人世!这没什么伤害。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温柔。感觉一下。”她捧起自己的鲜血给这惊呆了的成年人看:“它就像丝绸一样。摸一下。它是这样柔和。就好像不存在一样。”然后她翻过手掌,任由血液从手心滑落。而那位紫发女士已经快要晕倒了。</P>
<P>“现在看看究竟是谁快要休克了。”她笑道。而在她看到另一个人时,她放开了这个女人。那个洋娃娃完美的杵在那里,红色的眼眸中反射着她伤口上美丽的血液。就好像鬼魂缠上死者一样。</P>
<P>“你喜欢看到有人死去,不是么?”明日香对她咆哮道。这个洋娃娃总会带走自己最珍贵的东西。</P>
<P>“不,我不喜欢见到这样的情景。不过,我想事实上我们每个人最终都不得不面对死亡。”她沉着而镇定的说道。紫发女士再一次用她急速而又不失安定的声音插了进来。</P>
<P>“丽,守着明日香,我去找些人来!”然后她就离开了。明日香几乎可以确定,那女人留下这个娃娃的原因,是因为她自己受不了在这里所见到的一切,而这个娃娃根本不在乎。明日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P>
<P>“看起来,现在我又一次和你一起拥抱死亡。”她凝视着远处白色瓦片上飞溅的血滴说道。</P>
<P>“惣流驾驶,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说的是使徒——”</P>
<P>“闭上嘴滚开,”明日香打断了她,为什么自己就不能独自拥有任何一件东西。为什么她总是被逼着和别人分享?一开始是和洋娃娃分享妈妈,然后是和其他Children分享EVA,和美里分享加持先生,和美里、真嗣共享一个家,她不曾独自拥有过任何东西,没有任何东西。也许只有灵魂还属于自己,但现在它已被扭曲而混乱,她甚至都不再想要了。而且她的灵魂早已经属于恶魔了。明日香在精神污染之后已经明白,自己小时候一定无意间把灵魂出卖给了它,就在自己不顾一切要成为一个EVA驾驶员的时候。那个娃娃仍然没有离开,它现在又要来夺走自己死亡的自由。</P>
<P>“该死的娃娃。”她恶狠狠的嘀咕着。她不得不离它远点,否则它会毁了这一切。所以她拼尽全力拖起沉重的身体,全力跑出去。她感觉不到任何事,她听不到她奔跑时身体发出的尖叫,她感觉不到面颊上的温暖,也感觉不到双腿的灼热。她听不到任何声音,甚至是穿过走廊时不断回响的脚步声,或者是空气流过鼓膜的声音。</P>
<P>她所需要的是蓝天,美好的蓝天。那个娃娃使得原先美丽的血红变得丑陋不堪,因为它看起来就好像她冰冷的眼睛。曾经温暖柔和的血液失去了所有质感。而那光秃秃的地板就好像她的皮肤,现在它们令明日香恶心。蓝色,才是她所需要的,像无尽的天空一样蓝,像她镜中深邃的眼睛一样蓝。</P>
<P>她毫无方向的瞎转竟然找到了门,但是能够触到温暖的光线之前却被什么东西绊倒了。现在她仅剩的力量也像风一样消散了。她是如此接近以至于能够闻到青草的芬芳,而不是甲醛刺鼻的气味。她似乎感到泪滴在装饰她的眼睛。即使爬也要爬过去。</P>
<P>“明日香,对不起——”在看到明日香留下的黏糊糊的血迹之后,他的话噎在了喉中。</P>
<P>“明日香!”绊倒她的人帮助明日香爬起来,而她竟然能够记起他的名字。</P>
<P>“谢谢,真嗣。”她吐出了大概是唯一一次代表它原本意思的话语。然后她看到自己苍白的手在对方衬衣上留下的红色抓痕。“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衬衫。血迹不容易洗掉,你恐怕要买一件新的了。我现在要出去了。”然后想要继续她不安定的舞步,却发现真嗣架起自己的胳膊,而一种悲伤的表情装扮着他年轻的脸孔。</P>
<P>“发生了什么,明日香?”他小心的问。明日香还给他一个微笑,说道:</P>
<P>“我中枪了。”真嗣的眼睛惊恐的张大,而她却发现他的眼中也有一丝蓝色,但是颜色更深。</P>
<P>“为什么?”他的声音中有着明显的惊骇。</P>
<P>“因为我是个杀人凶手。”</P>
<P>他们朝户外走去。那里有天空在等待着她,那永恒的天空。明日香拼命跑进草丛中,虚脱迫使她不停喘气,直到新鲜空气充满她的肺。</P>
<P>“明日香!”真嗣关心的叫到:“明日香起来!”</P>
<P>“干什么?”</P>
<P>“我要把你送到医生那里去!”</P>
<P>“为什么?”</P>
<P>“你会失血过多而死的!”</P>
<P>“就这样?”</P>
<P>“你不要命了?”</P>
<P>“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是个杀人凶手,我应该被他杀掉。”明日香懊悔的叹气。</P>
<P>“被谁?”真嗣不知如何是好的在她旁边蹲下。</P>
<P>“那个女儿被我杀死的人。”她缓慢的说。</P>
<P>“你谁也没杀,明日香。”</P>
<P>“我做过。我在EVA中一定做过。倒在一幢建筑物或者别的什么上面,然后把她埋在了下面。多么可怕。我曾经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怪物。”这些话说得很简单,但是对真嗣来说却是巨大的冲击。</P>
<P>“那不是你的错,她当时不应该在那里的,你并不知情。我们谁都不可能知道。他不能伤害你。”他用他最温柔最衷心的语调说道。明日香却笑了。</P>
<P>“当然他应该应该杀我。我是最完美的替罪羊。而且我也是邪恶的。我告诉过你我还是个孩子时就已经出卖了灵魂而变成一个EVA驾驶员么?我瞧不起所有人,而我又是驾驶员里最好的消耗品。”</P>
<P>“那不是真的!!明日香作为驾驶员你比我好十倍——”</P>
<P>“噢,别说了真嗣,现在是我的同情时间,而不是你的。我就要死了,你明白么?我真的一点也不会介意的。”她满足的吸了一口气。“但是你知道我唯一的遗憾是什么么?就是自从我的母亲死后,我就再也没有得到过一分爱。”真嗣看到一滴泪珠自她脸颊滑过。一段沉默之后,真嗣终于开口:</P>
<P>“我爱你,明日香。”他说。但明日香只是朝他的方向摇了摇头,微微笑着。</P>
<P>“不,你不会的,但是听到你说这些让我好受多了。过来躺在我的身边好么?和我一起躺在这柔软的全天然假草上。”他尊敬她的愿望,躺在她的身边。明日香忽然短促的喘气,他惊恐的望过去,但只是发现她惊愕的对着天空。</P>
<P>“看着天空多么美丽。你曾经见过比这更美的东西么?我以前从未注意过。那真是一个悲剧,不是么?”然后是短暂的沉默。</P>
<P>她的手碰到了真嗣的手,她能够感到他的温暖。生命的温暖,他现在是她能够感觉到的唯一。在一切都变黑之后她听到人们的叫喊声和沉重的脚步声,然后她想到:</P>
<P>“啊,这就是宁静。”</P>
<P>End</P>
<P>~*~*~</P>
<P>作者的话:好的,明日香恐怕和剧中的不太一样,但这是我的看法。在精神污染之后,如果明日香中枪的话(当然是在她的EVA之外中枪)她的反应。</P>
<P>她最后活下来了么?这并不是这个故事的重点,留给读者你们罢。所以,告诉我明日香究竟怎么和原剧人物不符了。还有告诉我你们的想法。这和我平时有些不同,而这又是我第一篇EVA同人。不要期望过高,我对高压没反应,不过建设性意见可以接受。</P>
<P>回复罢,这对你的命运有好处。</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4-21 7:02:21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5-4-21 07: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P>血红,天蓝</P>
<P>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枪声有这么响,似乎那声音还在脑袋中回荡……</P>
<P>灼热的力量穿过了她的身体,把她击倒在冰冷的墙角。撕裂的痛楚接踵而来,但这算得了什么……和以前无数次经历比起来。她的双腿逐渐失去力量,跌坐在又冷又硬的地板上。她低下头,惊奇的看着从温暖的伤口里、从那个漂亮的图形滴下的血红,沾满苍白双手的血红……</P>
<P>……世界上竟然存在这样美妙的东西……</P>
<P>……我就要死了……这样慢慢走向死亡……
……再没有比这更棒的事情了……</P>
<P>一丝寒意从指尖传来,瞬间传遍全身。唯一能给她温暖的,只有那美妙的,带来安眠的,灼热的伤口。
血不停的从身体流出,我真希望能永远享受这一刻……
没有声音,让时间也停止下来……</P>
<P>……我将要拥抱死亡……</P>
<P>她在心中默默感谢神,向那个背叛自己无数次的神祷告。
尽管从这令人心醉的景象上移开视线是那么不易,但她仍努力活动逐渐僵硬的脖子。
那把银色的马格南手枪上的反光吸引了她的注意。</P>
<P>“真是把好枪。”</P>
<P>在她的脖子几乎支持不住脑袋的重量的时候,她注意到面前的男人。
那个男人已经丢下手枪,似乎随时都会逃走。</P>
<P>她突然想到这男人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P>
<P>“不要离开我,好么?”</P>
<P>“你看,我在流血,而且很快就会死掉。留下来看完这一切,好么?”</P>
<P>“求求你!我很快就会死,属于我的一切,也会随着我的死而消失,就像我从来不曾存在一样……”</P>
<P>“所以,求求你!仔细的看着我,欣赏我的死亡吧。再去告诉别人,我是这样死去的……”</P>
<P>“告诉别人我死了,告诉别人我曾经存在过……答应我!……”</P>
<P>但是,那个男人已经走了。</P>
<P>地板越来越冷,而她的眼皮也越来越沉重。
她勉强支撑着,只是想看到鲜血。
但是随着越来越大的脚步声,紫色头发的女人来了。</P>
<P>“明日香!发生什么事了?”</P>
<P>“你看不到么……根本没什么,只是我被枪打了……”她笑着回答,孩子气的挥舞着沾满血的双手。</P>
<P>“你快要休克了,我去找医生!”她刚要离去,却被明日香死死抓住胳膊。</P>
<P>“别做那些傻事了。有什么必要呢……”</P>
<P>“明日香,你被枪打中了。如果失血过多,你会死的。”但明日香抓的更紧了。</P>
<P>“我死了又有什么关系……”美里表情变得僵硬,恐惧出现在她脸上。“你知道,这根本没那么糟。听我说,枪声很大,会震的你头痛。还有,疼痛之后会有灼烧的感觉。但是这些都无关紧要。”</P>
<P>“我就要死了。”</P>
<P>“我会乖乖离开人世的,但是,”她捧起鲜血到对方面前:“它就像丝绸一样,摸一下。它是这样美丽……你看。”她翻过手掌,血液从手心滴落。</P>
<P>“现在看看是谁快要休克了, 啊?”望着惊呆了的美里,她嘴角划过一丝笑意。</P>
<P>但是接下来出现的人终止了这一切。
那个洋娃娃杵在那里,那么完美,红色的眼眸中映出她伤口上美丽的血液。
……就好像缠上将死之人的鬼魂。</P>
<P>“你喜欢看到别人死去么?”这个洋娃娃会带走自己最珍贵的东西。</P>
<P>“不,我不喜欢。不过,我想我们每个人最终都会面对死亡。”</P>
<P>“丽,看好她。我去找些人来!”美里离开了。</P>
<P>因为这个娃娃根本不在意这些,所以才叫她留下吧?
但是你接受不了么?</P>
<P>“看来我们又在一起直面死亡……”她凝视着远处飞溅的血迹说道。</P>
<P>“惣流驾驶,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说的是使徒——”</P>
<P>“没什么,滚吧……”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
为什么我要和别人分享一切……妈妈……加持先生……EVA……家……
甚至我的灵魂……
现在就连我死亡的快乐,也要被别人夺走……</P>
<P>“该死的娃娃。”她恶狠狠的嘀咕着。</P>
<P>我必须离它远点,否则它会毁了这一切。</P>
<P>所以她尽力拖起沉重的身体向外跑去。她什么也感觉不到,她感觉不到奔跑时身体的痛楚,她感觉不到面颊上的热流,也感觉不到双腿的灼热。她听不到任何声音,甚至是穿过走廊时不断回响的脚步声,或者是空气流过鼓膜的声音。</P>
<P>她所需要的是蓝天,美好可爱的蓝天。那个娃娃使得原先美丽的血红变得丑陋不堪,因为它跟她冰冷的眼睛一样。曾经温暖柔和的血液失去了所有质感。而那光秃秃的地板就好像她的皮肤,现在它们让人恶心。蓝色,才是她所需要的,像无尽的天空一样,像她深邃的眼睛一样。</P>
<P>她毫无方向的瞎转竟然找到了门,但是能够触到温暖的光线之前却被什么东西绊倒了。现在她仅剩的力量也像风一样消散。都已经如此接近以至于能够闻到青草的芬芳,而不是甲醛刺鼻的气味。她似乎感到泪水在装饰她的眼睛。即使爬也要爬过去。</P>
<P>“明日香,对不起——”在看到黏糊糊的血迹之后,他的话噎在了喉中。</P>
<P>“明日香!”绊倒她的人帮助明日香爬起来,而她竟然记起了他的名字。</P>
<P>“谢谢,真嗣。”她大概是唯一一次使用这个词语。接着她看到自己在对方衬衣上留下的红色抓痕。“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衬衫。血迹不容易洗掉,你恐怕要买一件新的了。我现在要出去了。”然后想要继续她不安定的舞步,却发现真嗣架起自己的胳膊,而一种悲伤的表情装扮着他年轻的脸孔。</P>
<P>“发生了什么,明日香?”他小心的问。明日香还给他一个微笑,说道:</P>
<P>“我中枪了。”真嗣的眼睛惊恐的张大,这让她发现他的眼中也有一丝蓝色,但是那颜色更深。</P>
<P>“为什么?”他的声音中有着明显的惊骇。</P>
<P>“因为我是个杀人凶手。”</P>
<P>他们朝户外走去。那里有天空在等待着她,那永恒的天空。明日香拼命跑进草丛中,虚脱迫使她不停喘气,直到新鲜空气充满她的肺。</P>
<P>“明日香!”真嗣关心的叫到:“明日香,起来!”</P>
<P>“干什么?”</P>
<P>“我要把你送到医院!”</P>
<P>“为什么?”</P>
<P>“你会失血过多而死的!”</P>
<P>“就这样?”</P>
<P>“你不要命了?”</P>
<P>“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是个杀人凶手,我应该被他杀掉。”明日香懊悔的叹气。</P>
<P>“被谁?”真嗣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在她旁边蹲下。</P>
<P>“那个女儿被我杀死的人。”她缓慢的说。</P>
<P>“你谁也没杀,明日香。”</P>
<P>“我做过。我在EVA中一定做过。倒在一幢建筑物或者别的什么上面,然后把她埋在了下面。多么可怕。我曾经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怪物。”这些话说得很简单,但是对真嗣来说却是巨大的冲击。</P>
<P>“那不是你的错,她当时不应该在那里的,你并不知情。我们谁都不可能知道。他不应该伤害你。”他用他最温柔最衷心的语调说道。明日香却笑了。</P>
<P>“当然他应该应该杀我。我是最完美的替罪羊,而且我也是邪恶的。我告诉过你我还是个孩子时就已经出卖了灵魂而变成一个EVA驾驶员么?我瞧不起所有人,而我又是驾驶员里最好的消耗品。”</P>
<P>“那不是真的!!明日香作为驾驶员你比我好十倍——”</P>
<P>“噢,别说了真嗣,现在是我的同情时间,而不是你的。我就要死了,你明白么?我真的一点也不会介意的。”她满足的吸了一口气。“但是你知道我唯一的遗憾是什么么?就是自从我的母亲死后,我就再也没有得到过一分爱。”真嗣看到一滴泪珠自她脸颊滑过。一段沉默之后,真嗣终于开口:</P>
<P>“我爱你,明日香。”他说。但明日香只是朝他的方向摇了摇头,微微笑着。</P>
<P>“不,你不会的,但是听到你说这些让我好受多了。过来躺在我的身边好么?和我一起躺在这柔软的全天然假草上。”他尊敬她的愿望,躺在她的身边。明日香忽然短促的喘气,他惊恐的望过去,但只是发现她惊愕的望着天空。</P>
<P>“看这天空多么美丽。你曾经见过比这更美的东西么?我以前从未注意过。那真是一个悲剧,不是么?”然后是短暂的沉默。</P>
<P>她的手碰到了真嗣的手,她能够感到他的温暖。生命的温暖,他现在是她能够感觉到的唯一。在一切都变黑之后她听到人们的叫喊声和沉重的脚步声,然后她想到:</P>
<P>“所以……这就是永远的宁静……”</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8-27 0:50:50编辑过]
发表于 2005-4-21 15: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P>支持</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7-20 06:4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