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77|回复: 1

Living in the dream 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2-18 21: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Living in the dream
Chapter 1:Angelical smiles
第六话:秋天,也是一种开始
  许多人都喜欢礼赞秋天金色的收获,而就在这种礼赞之中秋天却悄悄给人们一个凄清的空白。秋天的果实对于春天的花蕾来说诚然是一种圆满,而秋天的落叶对于春天的芬芳来说却是一种终结。没有哪个季节比秋天更能让人感到生命的璀璨与生命的枯萎竟是这样戏剧般地连在一起,几乎就在一夜之间欣喜可能就会变成疑惑,甚至就在同一片风景里,这边是丰硕,那边却是落寞。
  然而,这实在不是秋天的过错,而是看错秋天的人的悲哀。
  也许今年的秋天不会再来了吧,毕竟樱花还在放着夏的气息。时光的流逝是不可抗拒的必然,而青春的流逝则是无可置疑的过错。
  不知昨天的那朵花散到哪里去了,不过,即便它迷失在风里,只要心中保存着它的余香,一切还会如往日一样的美丽。
  清晨。
  阳光依然是那样暖暖射在大地上的各个角落,蝉儿还是不知疲倦的叫着,美里屋子里的闹钟“嘀嘀嘀”的叫个不停,随即从那个屋子里传来的就是地板由于压力过大,而发出的难听的声响。
  真治从沙发上慢慢地爬起来,脸颊有一种涩涩的感觉,昨天泪的印痕已不复存在了。至于昨天什么时候哭的,他自己也不清楚,也许是在入睡前的朦胧中,或是在梦里吧……
  昨晚PENPEN拿过来的纸条放在茶几上,真治惊奇的发现那小家伙居然躺在地板上,甜甜的睡着,不时发出一两声呼噜似的声音,大概是昨晚等他那么晚到家的吧,据说企鹅的生物钟和人是不同的。
  卫生间的角落里堆着两三支没洗的,脏得已经不能再脏的袜子,里面散发着一股尸体的气息,按理说,这应该是真治每天的工作。真治把水龙头开得很小,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镜子里照出的是一张头发蓬乱,双眼血红的脸,那是一张不太熟悉的脸。
  厅里传来了一个人的脚步声,肆意的打着哈气,不会是明日香吧?真治心里直发毛,因为昨晚明日香给他留下的字条就是她在全面爆发前的一个警告。那愈近的脚步声却停住了,真治把头探出去一点,本想看看是不是明日香,以及她是否在准备菜刀等武器来攻击卫生间里的某人,不料脚下一滑,倒在地上,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而来的是抱着PENPEN的美里正用着奇怪的眼光望着真治,“一大早就这么倒霉!”
  “昨天洗澡后我记得把地擦干了的……”美里尽力装出一副与她无关的样子,“你没伤残吧?”
  “我还没死!”今天的真治说话可是毫不客气,也许是受昨天情绪的影响吧。
  美里只得理亏,“对了,你昨晚去哪了?”“……”真治似乎并不打算告诉美丽他的去向,“明日香很生气哦!”美里投来一个同情的眼神,一把拉起了真治,“今天你还是先走吧,不要让明日香看到你,走,咱俩去外面便利店买点吃的,你就直接去上学,否则……”真治听后若有所悟,与美里不约而同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两人直接出了门,美里简单的套了件衣服,而真治昨天就是穿着衣服睡的。眨眼之间,两人已经溜得很远很远,此时的美里简直就是真治的救世主。PENPEN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一摇一摆跟在美里后面。
  楼下的便利店是提供早餐的,既然是24 hours sever就不能说什么早餐了,随到随吃,交钱滚蛋就行了。^_^
  前面又是一片朗朗的天!还是那可爱的夏季,因为夏季原本不是坠入风月把酒弄花之时,上天赐给我们充足的阳光远不是让我们放弃冷静而浮躁的在避暑之地挥霍金子般的时光和毫不品位的安乐。
  夏季,少了几分冷峻,冷峻只有在冬季才能感受的到,却多了几分柔情;少了几抹焦灼,多了几分浪漫。也许眼前从便利店那不大的店铺稀疏来去的人群正映衬了这一点。
  两个人面对而坐,POENPEN滑稽的爬上了不高的椅子,跟美里坐在了一起,美里把PENPEN安顿好,自己去选菜了,留下真治一个人,目光茫然地望着窗外,这个姿势,倒有些——有些像绫波,此时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烦乱的思绪,周围的人正在议论着什么,他们还能议论什么呢,使徒已经被完全消灭,NERV宣告解体,不过只是宣告罢了,整个世界的控制权还在掌握在NERV手中,可谓是第二个白色恐怖统治集团吧,用MAGI控制议会选举,大把大把的捞钱,现今的NERV大不如前,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贪污受贿之地。普通人只要说错一句话就会遭杀身之祸。
  “司令,副司令,你们怎么来了?”是美里的声音,真治顺着声音找过去,美里正满脸笑容的站在那里,身旁坐着一个戴着茶色眼镜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爸爸……”
  美里指了指真治这个方向,就走了过来,中年男子转过身来看了真治一眼,又转回头去,真治此时倒显得有些茫然失措,老人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真治犹豫了一下,看了看美里,“没关系,和你父亲聊聊天。”本期望得到美里帮助的真治却被美里推了过去。
  “坐下,来。”冬月往旁边挪了挪,空气中充满了紧张的气息,真治和父亲对视了一下,低下头去,也许他还不太习惯于和父亲面对面谈话吧,哪怕只有那么很慢的时间。
  “父亲,你来……来了……”话还没有说完,真治觉察出这是一句废话,便没有往下说。“真治长高了呢。”冬月把他那双略显得有些粗糙的手放在真治的头上,真治挤出了一个干干的笑容。
  “学校怎么样?”中年男人终于说了句话。
  “嗯,还行。”
  “那就好。”语气还是那样的生硬。
  “……那我……去那边吃饭了。”真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脸色很是难看。
  “碇,你应该搞好和你儿子的关系了,这样不是个事儿……”冬月叹了口气。
  “啊。”
  在另一面……
  “真治,还是老样子。”美里看了看表,清了一下嗓子,接着说:“父子的对话不超过4秒钟。”
  “我倒是更喜欢副司令,他要比司令好得多。”美里说罢下意识地看了看冬月的桌子,以确认没被他们听见。
  真治满脸的苦笑,相信这时候没有比苦笑更适合真治的了。
  气氛渐渐平和下来,几个人也都低头认真地吃饭了,似乎忘却了刚刚发生的不快。
  碇元道和冬月不知是什么时候走的,大概吃得太认真了,也没有注意,总之,真治和美里吃过后起身,便发现原来的那个位子已经空了,何必管那么多呢?
  来这儿吃饭的客人不断多了起来,那扇门就那样“唿唿”得被人推进来,推出去,却又很称职的回到原位,PENPEN似乎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只是一个劲儿地看看这儿,看看哪儿。
  美里用纸巾擦了擦油腻腻的嘴巴,“我直接回家,然后你去学校,说不定这时候明日香已经醒了。”
  “嗯……完了,书包没拿!”真治满脸歉意地看着美里,四下望了望,以表示他并不是故意不带书包的。
  “搞什么!”美里眼睛里放着火,眼前的这个臭小子白白浪费了她一大早的时间,“反正今天是考试,你就到学校向同学借只笔,答卷就可以了。”看样子美里是给惹毛了,“男孩子为什么都这么粗心!”“可……”真治刚刚想出了一个辩解的好理由,“快滚!”美里做了个送客的姿势,头也不回的向家走,小声咒骂了一句:“小孩子就是烦。”可谁知她是不是也是个小孩子呢。
  真治摇摇头,顺着那宁静的街,慢慢向学校走去。
  马路上不时有一两辆汽车飞驰而过,带走一丝尘土,在夏天的空气里,轻轻地飘着。整条街似乎早就被刻在人们的记忆中了,只是每天独自走过都带着不同的心情罢了,不过相信,生活只有这样才会多彩吧。
  今天走在街上的只有真治一个人,风有时调皮的吹起他的头发,也不大在意了,也许他在想早上与父亲的相见,或是晚上和绫波将要离别吧。
  这个故事是并不带有平乏的那种凄美,只是一个人真实的生活罢了。
  阳光,万物之灵,似乎给人们带来了对生活的希望,使岁月宛如琴弦带着流水静静的划过了。人生的旅途中,许多人已经拥有了太多的春、夏、秋、冬,但对于真治来说太少了,不过已经足够。
  鸟儿站在树上成群的望着校门口来往的人群,从身边走过的人渐渐多了,真治站在了校园的门口。“早上好。”一头黄发带着只小眼镜的剑介从后面迎过来,拍了拍真治。“嗯。”真治象征性的应了一声。
  五楼。
  从一楼上到五楼,并没看见有多少孩子,这就是第三东京市的现状,“喂……真治,今天绫波要走,你知道吧。”“嗯。”真治低着头,顺着台阶,木然的向上挎着步子。走廊里回荡着两个人的脚步声。
  “可能……可能有一天我也要离开吧……”剑介用手支了支眼镜,大概真治听到了这句话,他没回答,沉默是最好的回答了。
  ……
  在教室门口就能感受到里面已经乱作一团。女生三人一帮俩一伙得了着什么,男生则在互相传看着某种不适合他们看的杂志。窗边的座位是空的,没有人……只是阳光照在桌子上的反光。
  “也许今天她不会来考试了吧……”真治脑袋里装的已经不是考试了,全是绫波的影子。
  钟表走得很慢,至少与真治与绫波的哥哥约定送绫波的时间还有很长一段。
  两个人回到座位坐好,加持跟着进来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教室里顿然鸦雀无声,学生们个个都在盯着班主任加持手中的试卷。
  “等等。”果然是明日香,给加持老师陪了一个笑,加持也没说什么。
  一切没有如期发生。
  明日香坐下之前,在真治面前挥了挥拳头,留下一句,“我国语要是不及格你就死定了。”
  铃声按时响起……
  只有绫波缺席。
  ……
  时光飞逝……
  看明日香的脸色,她的成绩好像不太理想,吃苦的便是真治了。
  放学时,真治识相地逃过了明日香的追杀,向那座公寓跑去……
  生活是一去不复返的,然而面对我们的,又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有时候,它像一只唯美的蝴蝶,振翅飞翔,顺着慢慢的岁月追逐那多彩的梦幻去了……
  又是那条灰蒙蒙的大街,或许我可以把它称为街。建筑工地传来的声音依然响着,似乎打算一直响下去,此时,它却与真治的脚步声混为一体了。
  真治看了一下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来晚……”
作者的话:十分感谢叶子猪的帮助,平时的稿子都是他帮忙打的,在此表示深深地感谢。
the next text《开往地平线的火车》</P>
发表于 2005-2-22 03: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看毕。更新很快,加油。不知道作者打算让真嗣跟谁好?好奇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19-10-21 20:5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